不要把「爭鬥心」當成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9日】我是一名老學員,在正法的路上和那些做的好的同修比,我做的很不夠,幾次和同修交流時,同修都建議把我的一些認識寫出來,可由於自身做的不好又擔心誤導別人,所以一直拖到現在(而且感到這個話題似乎有不利於大家證實法的因素在裏面),現在把它寫出來和大家切磋。認識不同希望大家能共同交流。

2003年3月在看明慧週刊時,被同修的正念正行深深感動,大意是他們家是資料點,某天當惡警闖入他家時,他挺身而出迎向警察發正念制止邪惡,同時又向警察講真象,結果是資料一點沒有損失。還有很多類似例子不一一列舉。那一段時間我說話明顯聲高,講真象一步到位,渾身像一種甚麼力量在湧動。頭一天晚上有同修到我家來,告訴最近警察對大法弟子家裏有行動,讓我注意安全,可當時的那股力量又在支撐著我──有正念不怕,第二天從母親那回家時,就感覺不對勁,到家後,也感覺有事,晚飯中愛人提出把書和師父的法像收一收,可我卻是無動於衷,甚至很反感,飯後學法也學不進去,就打坐,而坐那就想警察來了我怎麼對付他們。

就在這時門鈴響了,愛人去接電控門鈴,明知是警察,可我還坐那兒不動,最後當警察進屋後我第一個反應就是看書收沒收起來。結果和警察直接發生了正面衝突,我話是沒少說,可損失是巨大的,教訓是慘痛的。

到派出所我的第一念就是理順自己,哪出了問題了,為甚麼會這樣,結果發現自己表面上好像正念很足,其實正念裏面摻雜著很強的爭鬥心,摻雜著很多的人的情緒在裏面,這個爭鬥心把師父的一次次點悟都錯過了,結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控制著我的大腦,當時就像一個沒有頭腦的傻瓜,每每回想起那時的狀態,心裏總覺得不是滋味,那種生命被控制了的狀態是十分可怕的。

通過一年來不斷的學法和講真象,漸漸對摔的這個大跟頭有了較深的理性的認識,一個生命當他不理智不清醒的時候是最容易被控制的。另外空間的一切師父都可以給我們做,但這個空間卻是要我們來做。「正念」不是激進,「正念」不是不理智,「正念」不是去爭鬥,正念不是不怕死,正念是慈悲、是祥和、是理智、是智慧、是為一切正的因素負責。聯想開始發正念時渾身熱血沸騰,雙盤坐著都感覺要蹦起來,甚至都要喊出來,發完正念渾身軟軟的,現在回想起那時的狀態真是很可怕。

師父傳授我們的是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我們就是在不斷的同化於這個特性,修出一個大慈大悲的覺悟的生命,修好了的部份師父給推過去了,修煉人從表面上看就是一個人,而所有神跡、奇蹟都是修成的那一面在發揮著作用,發正念就是修好的那一面起作用,神的一面怎能不理智、不智慧的去做呢?

前面講的同修之所以臨危不懼,那是修煉達到了那種狀態,他不是做出來的,而是修出來的,是佛法神通的展現,那就是神在世證實法。所以我們無論做甚麼事都要正念、不要爭鬥、不要帶有任何人心、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因素。越到最後,「毒藥」越毒,而我們就要更理智、更智慧、更紮實的做好三件事,不辜負歷史賦予我們的使命和責任。

在本文開頭我說「感到這個話題似乎有不利於大家證實法的因素在裏面」,我想指出,我們不能因為同修在抵制迫害中有一些爭鬥心就否定了同修抵制迫害、證實大法的行為。任何以沒有爭鬥心為藉口而屈從邪惡,配合邪惡,逃避大法弟子的責任,不敢走出來證實法的言行都是錯的。本文所討論的去掉爭鬥心的問題是抵制迫害、證實大法這個大前提下進行討論,目地是使我們在證實法的路上越來越純淨,牢記恩師的教導,穩健的走好正法中的每一步,兌現我們的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