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慈悲對待親情,用正念開創正法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4日】我從九八年得法到現在,走過了風風雨雨,曾經迷茫過,曾經摔倒過,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和指導下,終於爬起來走到了今天,家庭和周圍的人際關係邁入了一個祥和、友善的新階段。這都是大法的威力所致。在此談出自己在走出情的磨難這方面的點滴體會,讓我們共同全面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突破三界根深蒂固、無孔不入的情的因素帶來的干擾束縛,在神的路上得到更快的提高和昇華。

開始得法時,我細讀了三遍《轉法輪》,從想做個好人到明確大法是真正的修煉,我發下誓言:一定要跟師尊回家!放下了治病之心,清除了一部份名、利之心。但在如何放下情,如何對待親人、對待家庭的問題上,我卻走了極端。我從小離家在幼兒園與學校中長大,父母由於南征北戰無暇給我更多的關愛,我自認為自己沒有太多的情,認為只要不去多想,不去管常人的一切事就是放下情了。因此就抓緊一切時間學法、煉功,對親人有時冷淡、漠然,幾乎凡事不聞不問了,對他們指責我「自私」、「只想你自己圓滿」也不以為然,反而認為他們的悟性不好,是對我能否堅定修大法的種種考驗,用這些當藉口掩蓋了自己的執著。

99年7.20殘酷的迫害開始後,我經過反覆思考,在師父《走向圓滿》等經文的指導下,放下生死,兩次背著家人到北京去證實大法。被非法抓送回來後,無論在戒毒所還是拘留所,我愛人和孩子都毫無顧忌的去看我,送吃、送穿,在我正念的作用下,他們沒有說對大法不利的言論。我近80歲的婆婆雙腿骨質增生不能打彎,還硬讓她的女兒用車陪她坐了1個多小時,在過年前到拘留所給我送丸子、點心和水果,要同我一起過年。儘管看守所最終沒有讓我們相見,但她從不認為我有罪。在這種情況下,我沒有悟到這是我學法後善念改變自身後的結果(回婆婆家表現都是比較和善),反而動了人的情,對他們開始感恩了。

但此時我母親的表現卻大相徑庭。我以前煉功她只是觀察,並沒有太多的過問,因為周圍許多熟人都在煉。但迫害一開始,她就勸我放棄修煉,說練其它功吧。因為她經歷了太多的政治運動,深知「政治帽子」一經戴上其殘酷程度不堪設想。隨著邪惡宣傳毒害的加深,以及周圍個別煉功人的動搖、不正的表現從反面刺激了她(其實這也是舊勢力安排的一切),她要求我不要到北京去上訪,並讓我愛人將所有錢、物收藏起來以備不測,這樣逐漸引起了我的反感、不滿。我沒有從內心去悟她為甚麼這樣做,是否自己存在甚麼執著,也沒有用慈悲善念去感化她,向她講清真象,只是更少的與她來往。我兩次被抓後,她整夜整夜睡不著覺,怕我被打、被傷,甚至想到有可能提前離開他們。對我婆婆的行為她認為女兒不是她生的,當然她不著急了。漸漸的,她從怕到變成了怨恨我為甚麼學了法。我這時迷在了常人的情中,認為婆婆這邊有正義,懂善念,而母親那邊是干擾、阻礙,是惡念。於是也產生了怨恨,恨她不了解女兒的為人,不理解大法,不明白師父的慈悲,進而產生了強大的求心,求她得法,求她看材料,求她改變一切不好的觀念。實際上,此時的我是站在為私為我的基礎上,希望她能贊同大法,以此證明我是對的,來平復我的氣恨、爭鬥、委屈,同時又執著於親情怕她遭惡報。沒想到事與願違,她根本不再聽我講的一切,完全相信電視的欺世大謊,矛盾越來越深,越僵化不可收拾。

這時我由於情的干擾,陷在各種執著中,被邪惡黑手鑽了空子,頭腦整日昏昏沉沉,看不進去法,臉色黑黃,無精打采。惡性循環中,邪惡擴大著我的執著,讓我不敢去發放真象資料,不敢去見同修。我渾身陰涼陣陣,牙齒不斷的出血,噩夢連連,都是往下走,向髒的地方爬,還夢見上下樓層都拆沒有了只有我這一層在空中搖擺。我心中一陣陣的悲痛,恨自己不爭氣,怎麼掉到今日這個樣子,覺得師父不會再管我了,我真不知道怎麼辦好了,路該怎麼走下去。這樣的狀態更激起了母親的仇恨心理。因為沒有一絲正念能夠破除她頭腦中的邪惡了,所以她就走向了大法的反面,以至心態失衡,最後得了不治之症於2003年初去世,臨終前還怨恨我和大法。

在這巨大的悲痛及幾個妹妹仇恨的眼光中我痛定思痛,開始反思自己。一人煉功,全家受益。為甚麼我沒有給她們帶來福份,反而產生這樣的結果,我究竟錯在甚麼地方?

這時同修們都來鼓勵我,讓我分清自我,這一切壞的念頭都不是真正的我,都不要承認它,堅決將它們徹底鏟除,師父在等著我爬起來。想著這麼多同修在關心我,時刻惦著我,不就是師父還沒有放棄我嗎?我怎麼能這麼自私陷在情中不可自拔呢?師父說「誰言智慧大,情中舞乾坤。」(《回首》)我認識到就是自己心不正,不能時時處處把自己當作一個真修弟子才讓邪惡鑽了空子。於是我加大力度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自己,清除所有的邪惡爛鬼、黑手。我一天天的清醒了,一天比一天理智起來了。通過深入學法,我認識到真正斷送我母親的兇手是邪惡的舊勢力和江××一夥邪惡集團,它們不但迫害大法、迫害我們大法弟子,還使世人被欺騙、毒害,而世人才是最可憐的。真正對眾生負責來救度世人的是我們最偉大、最可敬的師父。由於我不能嚴肅學好法,帶著根本的執著求這求那,才走了極端,在情的魔難中跌了跟頭,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把本應該用慈悲救度的眾生用常人的心推向了反面,這不是自己魔性一面的大暴露嗎?悔恨的淚水不斷的流著,我決心一定要走出人來,在哪跌倒在哪爬起來,補過這一關。

我放下了常人的情,生出慈悲心,決心用善來化解一切,寬容眾生,救度世人。2004年春節我回家住了半個多月,一個人一個人的耐心誠懇的找他(她)們交談,講出真象,承認自己的過錯,並用實際行動來關心、善待他們,忍受了巨大的心理痛苦(消業過程),在我真誠的感召下,他們都說「大姐又回來了」。他們的眼光裏不再是仇恨、猜疑和冷淡,逐漸的靜下來聽進我講的話,接納我的同時接受了大法,開始看光盤和表示要做一個好人,師父慈悲的佛光照到了他們的心田裏。

我感到自己的生命又一次被師父救度了回來,是大法開創了一切,我明白了甚麼是真修,甚麼是正法,如何去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正從人中走出來。我悟到在一切矛盾中向內修、向內找是提高層次的根本,靜心學好法,用法來指導自己的每一言每一行才能做到實修。一個修煉者是否符合高層次的心性標準,不是自己主觀想的,是由大法來衡量的。如師父所說:「正念越來越強的時候,當你真的是慈悲眾生的時候就不會再有情來困擾你了,而且所有牽扯到情的家人也不會再說你對他們無情了,也不會再因為感情問題發生衝突了。講來講去還是自己要提高的問題。」(《二00三年元宵節講法》)我感到在師父的洪大慈悲中我在成熟、理智,在提高、昇華,我決心做好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給周圍同事、朋友、過去的同學,親戚分別講了真象,揭露江××一夥的迫害,讓人們樹立正念,明白善惡有報。在買菜時,坐汽車時都給遇到的有緣人講真象。同時向自己的家人和婆婆家的親屬講清真象,使他們全都知道我現在仍在堂堂正正的修煉大法,身心健康,大法是最正的。不管他們學不學法,他們都知道了大法好,公認我是一個好人。

我在證實法的路上邁開了自己新的堅實的一步。當然我所做的離師尊的要求還相差太遠,還有許多應該救度的世人因為自己的一念之差沒有得到救度。但我現在堅信一點: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要為大法負責,要使自己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真正宇宙的保衛者,要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成為一個高尚的新宇宙的生命──大法的一個粒子。同時善意的提醒沒有完全放下常人心的同修們,千萬不要迷戀常人中的一切名、利、情,不要有利用大法得到常人社會安逸生活的種種好處的骯髒的常人心,不要被情所迷惑,為了今天的親人而看不清真正的方向目標。修不好自己,救不了他們才是真正的過錯。莫待真象大顯的那一天,才感到深深的痛悔。記住師父的話:「清醒吧!這場歷史上最邪惡的魔難都不能叫你們清醒,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間時驚悔與急恨自己太差勁的絕望中看著真修的大法弟子圓滿的壯觀了,這也是自己種下的因果。我不想丟下一個大法弟子,但是你們得在真正的學法與修煉中提高自己呀!在證實法中救度世人,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精進吧,放下人心的執著,神路不算遠了。」(《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讓我們整體成熟起來,堅信師父,堅定大法,堅定不移的走過所遇到的一切難關,多思念師尊的巨大承受和為我們付出的恩澤,讓佛性在迷茫變異的末世中閃閃發光,照亮所有眾生前進的路,救度世人,一同在師父的導航下回歸我們真正的家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