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寒亭看守所毒打大法弟子並試圖製造假新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5日訊】我是1999年2月份得法的,煉功後按照師父的教導,修煉心性做個好人,通過煉功,原來身上一切病都沒有了。

1999年7.20江氏集團突然鎮壓法輪功,逼迫我們放棄信仰,看到師父受到誹謗,看到那麼多好人都被關起來,我心裏有說不出的難受。

2000年的3月份,我踏上了去北京上訪的路,到信訪局向政府討個公道。剛到信訪局門口,就被當地住京辦抓去,全身搜了個乾淨,罰款500元,通知家裏把我接回來。我被當地派出所送到拘留所拘留半個月。出來後,我就開始把真象傳單送到每家每戶;學了師父的經文後,我更明白了讓世人識破江××謊言、知道大法真象的重要性,我就把真象傳單、光盤送到每個人手中。

2002年5月11日那天,我帶著傳單、光盤、條幅,去講清真象,一個一個村的講。當我來到第四個村,正在跟一個老太太講時,從後面來了一輛警車,從車上下來兩個惡人,硬是把我和同修馬愛芹拽到車上。我們在車上我給他們講真象,他們不聽,把我拉到雙洋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們讓我說出地址,姓名,資料是哪來的,當時我腦海裏想起師父的話,「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就說我是修煉「真善忍」的,我們師父叫我們做好人,我也沒做壞事,我為甚麼向你報住址、姓名?

我給他們講真象。他們見我不配合,有個胖大惡警,就是開車抓我的惡警,就打我,直到打的遍體鱗傷,拽掉我的頭髮,用耳光打我的臉,眼睛被打的充滿血絲,胖大惡警讓我坐在水泥地上伸直腿,站在我腿上用勁踩我的腳腕,腿腳當時都腫了起來,腫的當時爆了一層皮,又用一根四稜棍打遍我全身,全身都成了黑的、紫的,連手、胳膊都是紫的。一直打了四五個小時,最後胖惡警還說:給你找個地方吃飯去吧,把你送到昌樂。我說:你說了不算。

後來又把我送到寒亭看守所,那時我生活不能自理,在看守所裏的前兩天,突然看守所的醫生(非常邪惡的醫生,裏面的犯人都叫她「母狼」)領著做飯的拿著荷包雞蛋送來叫我吃,要我配合錄像,我不配合。醫生罵我,又找裏面的犯人替我吃,犯人誰也不配合,醫生覺得沒面子,領著做飯的和錄像的走了,嘴裏還說:「出去找人替你吃。」這時裏面的犯人都對我說:明白了,原來你說的全都是真的,電視都是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