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市寒亭區大法弟子張蘭芳和丈夫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3日】山東濰坊市寒亭區郭家鄉東小營村張蘭芳和丈夫因身體有病在1996年煉了法輪功,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原則修煉、做一個更好的人,在很短的時間之內,身體得到了淨化,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一切順順當當。村裏人看在眼裏,都說法輪功好,就有30多人煉法輪功,加上鄰村共有60多人。張蘭芳家成了一個很大的煉功點,而且人越來越多。在村支部書記洪法、介紹法輪功後,得到了村委的支持,給了學員們兩間大房子。每個學員都按照煉功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村支部書記逢人就表揚我們。

自從1999年7.20獨裁者江澤民出於嫉妒,在全國範圍內開始了腥風血雨的鎮壓法輪功,從中央到地方成立了610辦公室指揮迫害,對法輪功學員迫害極其瘋狂,迫害是多種形式的,洗腦轉化、拘留、勞教、判刑等非法關押大法弟子,手段慘不忍睹。所以,張蘭芳夫妻倆在郭家官莊鎮就成了重點人物了,不法人員對她家整天騷擾,汽車每天都堵在她家的胡同道裏。

張蘭芳和丈夫走上了上訪之路,多次進京,去北京向中央領導反映情況,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夫妻倆每次被非法抓回來都遭受拳打腳踢,罰款、抄家、超期拘留,被鄉黨委非法扣住不放、強行勞動,在大眾面前侮辱,晚上家裏人送的被子不讓蓋,不拿上錢不放人。張蘭芳的兒子們沒有別的辦法,又怕別人笑話,借錢拿上,每人兩千元,北京罰款上萬元。

在這四年之間,張蘭芳遭受非法關押十多次,罰款上萬元,看守所非法關押數次,拘留2次,還在派出所和鄉政府非法關押數次。關在看守所裏的寒亭的女大法弟子有好幾個,包括王麗華、楊明珍、袁慶霞、張德香、王麗、張玉娟,都多次被非法關入看守所,惡警總說你們又來了。為了證實大法,大法弟子們每天在看守所堅持煉功,背《洪吟》,遭到惡警的打罵,每次都被銬在門上窗戶上,直到人休克了才放下來。

寒亭看守所的惡警越來越壞,叫犯人幫著做了「十字架」大刑。十字架是用三塊木板製成的。兩塊豎著一樣高,躺在上面不平,橫著的一塊也不平,頭還在下面,兩腳鎖著,兩手銬著,人是「大」字形吃飯、大小便都是豎起來。有一次,惡警把王麗、張玉娟、袁慶霞三個人銬在一起行動非常不便,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一個施刑的惡警說,張蘭芳年紀大了,留著給她仨支使吧。他們的手腳都連在了一起,吃飯由張蘭芳來喂,腳腫的老大,手也腫了,上廁所都不能去,都有張蘭幫著。光這樣還不算完,惡警有時還來打罵,叫犯人從炕上一塊拽下來,頭腿都摔在地上,他們還用腳踢。

最殘忍的一次是,那天早上由大組長領著一幫犯人闖進了女監室,大法弟子們正在打坐,惡警拽著張玉娟她們幾個的頭髮拳打腳踢,大組長拿著拖鞋往臉上打,右邊打了左邊打,這樣還不算完,把幾個大法弟子一人一隻手銬在兩米高的暖氣管子上,不一會,多數人都汗水濕透了衣裳,頭髮都往下滴水,多數人都休克了,最後被放下來,又把被銬在了十字架上。有的惡警還做著流氓動作,口裏還放出一些低級下流的話(惡警李勇)。

張玉娟被銬了5天5夜,蚊子咬的她身上全是疙瘩,惡警手裏拿著書捲起來抽她的臉,人一動也動不了;王麗被銬8天8夜,骨節半年都沒有恢復。郭華銬在死刑床上一個多月,以後看見出現了危險才放回家。(我文化有限,生動的詞我寫不出來,可我們幾個在寒亭看守所所受到的迫害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

在2002年的10月份,不法人員又非法把張蘭芳夫妻倆勞教三年,張蘭芳被非法關押在濟南,那時她家經濟困難,張蘭芳給大兒子帶一個孩子才5歲(因兒子離婚了),二兒子的孩子才三歲,而小兒媳婦才過月子。

張蘭芳的丈夫被非法關押在昌樂,沒有上廁所的自由,在昌樂吃盡了苦頭,被強制洗腦轉化。有一次,他們6個大法弟子被惡警打得死去活來,6個人的皮帶被打碎了5根,只有一根沒斷是皮的。惡警還用腳跺,當時就把昌邑的劉述春打死了,張蘭芳丈夫被毒打休克了,臉上大口子出血,打掉打碎了9顆牙。三年來,張蘭芳丈夫有時還被逼迫蹲小號、加期三個月,惡警不讓家人去看,不讓夫妻通信。

法輪功學員也是中國普通的老百姓,就因為學了法輪功,以師父的教誨真、善、忍高標準要求自己去做一個好人,這有錯嗎?錯在哪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