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象是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的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1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前,渾身是病,整天病魔纏身,貧血、心臟病、慢性腸炎、神經官能症等等,折磨得我臉蠟黃蠟黃的,長年累月藥不離身,精神萎靡不振,吃甚麼藥也不見好。我真正感覺到了生不如死,我不能上班了,不得不提前病退。1998年5月29日有幸得法後,我剛剛煉功第四天,就覺得身上的病漸漸好轉,再繼續學法煉功,身上的幾十種病在不知不覺中全都好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向內找、向內修

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我從法中明白了許多法理和做人的準則,心性也在不斷的昇華,放棄了許多人的執著。我是個急性子人,脾氣也很不好,在家裏一切都是我說了算,丈夫只能隨聲附和。誰要是說我不好,我就會劈頭蓋臉的回擊他。一點不對就給丈夫發火爭吵,不爭上風不罷休。孩子們在我面前就像老鼠見了貓那樣。

自從學了法以後,我按師父的要求平和自己的心境,改掉壞脾氣。遇事就按照大法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生活中先從自己身邊事做起,遇到問題向內找,歸正自己千百年來形成的那些舊觀念,明白了事事要用「真、善、忍」來衡量,我慢慢地變成另一個人。丈夫有不順心的事給我發火,我也能諒解他,不發火。孩子們對我出言不遜,我也不往心裏去,給我掉臉,我不放在心上。修煉人就得做到無怨無恨,與人為善。

2002年,我不同意女兒的婚事,可女兒態度堅決,堅持要結婚。女兒對我沒有好臉,沒好言,怎麼辦?我是煉功人,遇事要用法來衡量,我不能和女兒僵持下去。於是,我認真學法,化解了矛盾,高高興興地給他們辦了喜事。但有時執著心作怪,還時不時的冒出來不愉快的言行。再認真學法,向內找,我恍然明白了自己的執著,還是自己沒用善心對待兒女,所以還得好好的修煉自己的心性,要修出善心。

排除各種干擾,堅定不移的做好大法的事

在邪惡江××一夥迫害法輪功學員五年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用自己的正念正行維護大法證實大法。在邪惡的迫害中,無論是公安局、安全局、610辦、政法委、民政、組織部門、派出所以及居委會的人到我家來做我的轉化工作,叫我寫保證,我都能正念向他們講法輪大法怎麼好,師父在書上怎麼教導我們如何做個好人。這些不明真象的執法者、派出所幹警、居委會等部門,只要上級下命令就隨時到我家騷擾,我都給他們講一講法輪功的好處和我們師父在《轉法輪》是如何教我們做好人的。我對他們說,煉功人連蒼蠅蚊子都不能打死,還能殺人嗎?其中有一位回族主任說:「就是的,可能是給你們栽贓陷害的。」

派出所幹警做的談話筆錄,叫我簽名,都被我拒絕了。他說:「為啥不簽?」我說:「絕對不能簽,我簽了不就等於背叛了我的師父了嘛。」幹警就在筆錄上註明本人拒絕簽名。然後他說:「那要是省、市領導來找你,你也就這樣說嗎?」我理直氣壯的說:「該說的我就說,不該說的我堅決不說。」因為師父在經文裏教誨我們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配合邪惡,我就是要堅定不移的維護大法,走正師父給我安排的路。

2003年12月13日,居委會三名人員來到我家,說是接到辦事處的電話,省市要來驗收法輪功轉化的情況,叫他們拿上筆、紙來我家讓我寫轉化保證書。我說:「我不寫,做好人還要寫保證,我向誰保證,我保證做壞人嗎?我做好人有罪嗎?我教育子女做好人也有罪嗎?貪污腐敗怎麼不寫保證不貪?江××向人民寫不貪的保證了嗎?」隨後我就向他們講真象,告訴他們江××被告到國際法庭上了,迫害法輪功是江××一手操縱的。他們也連說:「就是,就是。鍛煉個身體有啥錯的。」而後他們就走了。

我被邪惡之徒們當成重點,過了幾天,12月23日,區政法書記、公安局長帶著政保科、派出所、610辦和區政法委的37個人到我家,問我:聽說你煉了個功,我們來看看你。我加強正念說:煉了個功又怎麼了,我們又沒殺人、沒放火,又沒偷沒搶,我們不是在做好人嗎?我正準備給他們多講點真象,他們趕緊個個起身就走了。一正壓百邪!

有一次,派出所的一個女幹警到我家叫我配合他們的工作,說別煉功了。我就給她講,我的師父叫我們做好人,不做壞人,做好事不做壞事,與人為善,教人道德回升。我煉了功以後,我的身心變化很大,我的病也全都好了,我也在做好人。你們不要再跟江××迫害法輪功學員了,否則就會遭惡報的。過後,她又到也是法輪功學員的我弟媳家裏騷擾,並說:你嫂子說迫害法輪功的要遭報應,我就要以身試試你們的這個法,看能把我怎麼樣。結果沒過多久,她真的遭報應了,她丈夫坐單位車經過一個水庫邊時,車翻了,她丈夫掉到水庫裏淹死了,司機卻好好的。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不僅自己會遭惡報,還連累家人。後來她再見到我時,她為她的不聽大法學員的勸告導致家人遭殃而深感慚愧。

2004年的一天,居委會的幾個人來我家,叫我到公安分局去看攻擊大法的錄像,我沒去,我堅決不配合邪惡,更不能讓邪惡的陰謀得逞,於是我就在家對著公安分局發了一天的正念,鏟除公安分局和居委會背後的邪惡因素,他們從此再沒有找我的麻煩。

講真象、救度世人是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的使命

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以來,親戚、朋友、同事多次勸阻我:政府不讓煉了就別煉了,你們扭不過××黨的……我說:不煉辦不到,我來到人間就是為了得這個大法的,這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宇宙大法,我絕不能丟掉,我不煉那就意味著把命都丟掉了。無論邪惡指示誰來對我施加壓力,迫使我放棄修煉都是不可能的。

沒辦法他們就說,那你就在家裏煉,別出去活動。公安局的人也叫我別出去串聯我們的功友,就在家煉,出遠門或回家給他們打招呼。我告訴他們:憑甚麼給你們打招呼,我是師父的弟子,要聽師父的話,師父叫我幹的,我就幹,而且要幹好。師父叫我做好三件事,向世人講清真象,救度眾生,修好自己學好法,我就要不打折扣的做好。

抱著堅定的正念,五年來我一直堅持面對面到親戚家、朋友家、同事家、老鄰居家,得了法後不煉了的學員家去講真象,告訴他們我們是被誣陷被迫害的,這場鎮壓是違反憲法的,揭露天安門自焚事件是江、羅一夥導演的一場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鬧劇……通過我持續不斷的努力,給他們講清了真象,使他們中的大部份人都真正明白了江××一夥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目地。對那些迷得特別深的,我就一次又一次的登門繼續給他們送去大法資料、新經文、光盤讓他們看。通過我發正念、多次講煉功的好處,證實法的經歷,國外大法洪傳的情況,邪不壓正的道理,改變了他們不好的念頭,認識到江××一夥的邪惡,有的學員開始重新修煉並能夠走出來證實法了。

我的哥哥是某市一所大學的教授,受電視媒體的矇騙,中毒很深,前幾年給他講真象,他不但不聽不信,反而說了許多不好的話。看他被迷得太深,我只好回來了。今年我又回去給他講真象,給他看師父的經文《解梅花詩後三段》和「梅花詩」、「風雨天地行」光盤,並持續不斷發正念,最終他醒悟了,而且他對江××一夥的行徑很憤怒,對師父講的法理十分佩服,還想進一步了解法輪大法,看大法的書籍。大法的威力太大了,這次我回家也真是讓不少百姓明白了真象!

我平時利用各種方式講真象,並且幫助在家煉功沒有走出來的學員,鼓勵、帶動他們走出來講真象。如果我們在家學法煉功,不出來證實法,不敢講真象救度眾生,怕揭露邪惡殃及自己,那是大法弟子嗎?那還是有正義感、有良知的好人嗎?通過交流,大家明白了,我們跟師父來到人間,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度眾生啊。

通過這幾年的修煉、講真象、揭露邪惡、救度世人,就我自己的方式來看,我覺得面對面講真象並附之以有針對性的真象資料,這樣講真象的效果確實好,同時使自己在講真象、救度眾生、證實法中也不斷得到昇華,對法的認識也在實修中提高,使自己不斷的成熟起來了。

由於我文化低,修得不好,講真象的事情做得也不太好,就沒動筆,就等著看明慧文章,看人家的修煉體悟。看了本地區的製作的明慧文摘,我忽然明白了,是羞怯心的舊觀念作怪,正好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我立即行動起來,動筆把我五年來修煉、證實法的過程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

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批評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