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心的完成自己的偉大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8日】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家庭婦女,今年64歲,1996年7月20日,我有幸得法,從此走入大法修煉中來。現將自己8年來正法修煉,特別是99年7.20以來,緊隨師父證實法,救度眾生的經歷向師尊和各位同修做如下彙報:

一、得法淨化身心

修煉前,我性格潑辣,天不怕,地不怕,丈夫、孩子都被我管得服服貼貼。由於孩子多,家裏只有丈夫一個人上班,家裏生活非常困難,我身體不好,患了七八種病,甚麼心臟病、胃病、腿疼病、肩周炎等等,整天病歪歪的。我還有附體,家裏供著狐黃白柳,被它們磨得生不如死。那時,鄰居們都以為我活不長,我去買冰棍、汽水,人家都不管我要錢,為的是積德做好事。雖然那時我被疾病、附體折磨得死去活來,可心裏卻總有這樣一個念頭:我不能死,我還有個大事沒辦呢。具體甚麼大事,我也不清楚。

96年春,我做了個夢,夢見空中下來一個頂盔戴甲的神,進屋後變成個現代人,在屋裏呵斥一番,走了。從此,附體就沒了。學法後才知道,是師父超前給我清理附體。同年7月,我小學的老師給我介紹了法輪功。我到書店看到《轉法輪》,心裏立刻產生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這就是我多年要找的天書啊!從此我便走上了大法修煉的路。

修煉後,我的心性提高得很快,壞脾氣很快就改掉了,身體也相應發生了巨大變化。我經歷了好幾次大的消業過程。有一次消業,我就像滾釘板一樣,疼得我昏了過去。丈夫害怕了,要送我上醫院。我守住心性,說啥也沒去。不長時間,我臉上的老年斑就消失了,過去患的七八種病也沒了。熟人見到我都很驚訝,說我年輕了,簡直換了個人。

二、三次進京證實法

1999年邪惡鎮壓開始後,我心裏非常難受:這麼好的師父,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讓壞人隨意誹謗呢?可自己該怎麼做,一時拿不定主意。後來看到各地大法弟子陸續進京上訪,我打定主意:我也要進京上訪,為師父和大法說句公道話。

2000年10月,我隻身一人到北京天安門證實法,當天就被惡警非法抓走,關進北京市模範監獄。次日被黑龍江省駐京辦事處帶走,不久又被市公安局接回當地,關押在市看守所。關押期間,惡警們逼我寫保證,被我拒絕。十多天後,惡警們讓我在一張半掩的紙上簽個名,我沒多想就簽了。當天就回家了。出來後才知道,我兒子在那張半掩的紙上替我寫了「不再上訪」的保證。我一聽,後悔極了:大法弟子怎麼能向它們做保證呢?我決心用實際行動彌補我的過失。

同年11月,我再次走上天安門證實法。來到天安門,我心裏有點怕,聽到有個聲音說:你快回家,你快回家吧!我知道這是魔在干擾,不讓我證實法。我心裏說:我不聽你的,我聽我師父的,證實法的事我做定了!我當即從衣袖裏抽出寫有「真、善、忍」的橫幅,高高的舉過頭。瞬間,怕心一點也沒有了,感到身體輕飄飄的,非常美妙。當時我就被惡警帶到前門派出所。在派出所我給他們講真象。一個高個警察說:「我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我們警察也有好人哪!你別不相信我。」他當著我的面把填寫地址的表撕了,說:「你走吧,誰要問你是不是煉功的,你別回答,免得再抓回來。」走時他還問我有沒有錢,我說有。當天我就坐上火車,一路講著真象,非常順利的回到家。

2003年春天,我第三次進京證實法。在天安門前,我繞著金水橋邊走邊發正念:清除北京市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爛鬼,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感覺非常好。當時我還看到一些外地同修也在天安門前發正念,雖然我不認識他們,但大法弟子的心是相通的。

三、創建家庭小資料點

我有個兒子,1999年12月,我去我兒子家,和當地學員一時聯繫不上。後來我就回到家,弄些真象資料,拿到本地市發。每次我帶的資料有限,本地市又那麼大,這樣做下去也不夠啊!於是我決定自己動手製作真象資料。當地學員有電腦,但不敢在自家做,我就把電腦搬到我家。我兒媳大學文化,也是大法弟子,懂電腦技術。做真象資料有時要靠自己編。我沒多少文化,編起來感到吃力。有一次我想編首救度世人的詩,一時編不出來,我就求師父幫我。我讓兒媳拿筆記,我隨口就說出四句詩來:焦點訪談不要信,誣蔑大法害世人,善惡到頭總有報,法正人間快來臨。資料編好後,要找地方高價印,每張收0.8元,每次都要印數千張,費用全由我兒子拿。我兒子不修煉,但他非常支持我和兒媳證實法。他做生意,效益非常好。他能掙錢,我和兒媳就把掙來的錢用在證實法上。幾年來做真象資料究竟用了多少錢,我也記不清了。資料做好後,我和兒媳往出發。有一次我和兒媳發真象資料,從晚七點發到半夜十二點,共發了3000份,樓區每戶門上、自行車筐裏幾乎全都是真象資料。

四、正念窒息邪惡

幾年來,我做了大量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實踐中體會到,邪惡勢力其實甚麼也不是。別看惡人表面上如何猖狂,都是背後的邪惡因素起作用。「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關鍵時刻只要我們的正念很足,就能窒息邪惡,制止惡人行惡。

2001年11月,我因證實法被人舉報,七八個惡警闖進我兒子家,把兩本《轉法輪》和部份真象資料抄走了。第三天,他們把我和兒媳帶到派出所。屋裏有很多人,除惡警外,還有610和政法委的人。我請師父加持自己,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610的人看到我發正念,嚇壞了,趕緊說:「咱們快走吧!她的事咱們不管了,讓片警管吧!」說完全溜了。片警說:「我也不管了。」這時進來一個惡警,說些不好聽的話,走了。片警說他邪惡,隨手把在我家搜去的不乾膠粘貼(上面寫有正法口訣)貼在那個惡警辦公桌的抽屜下面。我和兒媳不斷發正念,清除這裏的一切邪惡,不許迫害大法弟子。晚上七點多鐘,派出所就把我倆放了。回家後,我繼續發正念:讓片警把大法書送回來。一週後,片警就把抄走的兩本《轉法輪》送回來了。

2002年11月,我在樓區給五六個婦女講真象,結果被壞人舉報。惡警把我帶到派出所。一進派出所,我就發正念:清除周圍空間的一切邪惡,不許惡警迫害我。我給他們講真象,那天我講的真象最多。我說:「你們不要聽江××的。世界上有60多個國家的人民煉法輪功,哪個國家也不反對。」惡警說:「你怎麼知道外國人煉哪,那是謠傳。」我說:「你沒看電視新聞嗎?2001年有12個國家36名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證實法被抓。外國人都說大法好,你們還跟著江××瞎跑啥?」當時我一點也沒把他們放在眼裏,心想:「別看你們氣勢洶洶的,那都是假象。」到了晚上,他們就讓我兒子把我接回去了。

2003年4、5月間,正是非典流行時期,本地是重災區,死了一些人。看到這種情況,我非常痛心。我和兒媳製作了大量真象資料,做好後立刻發出去。我決心要把真象資料做到本地的每一個社區,每一個角落,要讓本地的每一個人都能看到真象資料。一天晚上,我出去貼不乾膠粘貼,不注意走進一個死胡同。我正往電線桿上貼的時候,一道手電光突然照過來。當時我沒有一點怕心,繼續貼,貼好後,還用手拍拍。同時我打出一念,讓對方定住。果然,那個人立刻關掉手電,站在那一動不動。我轉身從這個人面前不慌不忙的走出去。

五、到偏遠山區做真象

2004年1月,我在所住樓房發真象資料,從上往下一層層的做,把真象資料袋貼在住戶門上,做完後又到處去做。回來時發現,粘在住戶門上的資料袋全部不見了。數日後,又做了一次,結果一樣。我悟到:城裏的真象資料不知做了多少遍了,應該到農村去做,特別是偏遠山區,那裏的人根本不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他們也是應該救度的對像啊。不久,我約了一個同修到偏遠山區發真象資料,去時坐車,返回時步行,一晚上,我倆走了五個屯子,發了上千份資料。回來後,腿疼得下不來地,走路一瘸一瘸的。我想這不對勁,大法弟子怎麼能這樣呢?這肯定是邪惡迫害,應該鏟除它。我立掌發正念,清除干擾我做真象的黑手和一切爛鬼。第二天腿就不疼了,一切正常。這以後每次去山區發真象資料,我都先發正念,結果走起路來輕飄飄的,做得非常順利。

以上彙報的只是我在正法修煉中的部份經歷和體悟。今後我一定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堅持正念正行,用全部身心完成自己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