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重慶大法弟子證實大法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5日】生生世世為了得大法,是師父慈悲沒有落下我這個弟子。為了走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路,認真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我就每天外出向世人講真象,開始向掃馬路、擦皮鞋、搬運工人講,後來,又向過路人講。一年多來,大約也講了一千多人吧,越講效果越好,越講越有經驗。心中有師在有法在,真是沒有怕的念頭,有時,惡人就在三、五米處。

得法半年,就遇上「4.25」,緊接著邪惡的「7.20」又開始了,鋪天蓋地的謗師謗法的欺世謊言與惡毒誣蔑和邪惡的揭批等,煽動著無知的世人對大法的仇恨。家人害怕了,逼我把大法書籍交出去,我說你們要交就把我的腦袋交出去,我是不相信電視上的鬼話的。不管當時邪惡如何的猖狂,我也要堅修大法心不動,我就是要跟師父堅定不移的修煉到底。

2001年初,我與同修一道到北京證實大法,我被惡警打翻在地,惡警還用大頭皮鞋在我身上狠勁亂踩,抓起我的頭髮把頭往牆上使勁撞。惡警問我叫甚麼名字,我就說:「叫大法弟子」。惡警惡狠狠的問我為甚麼到北京來,我說:「來說法輪大法好」。惡警氣急敗壞的一邊罵,一邊用電棍惡狠狠的電。由於有師父的保護,電了一會兒,惡警也不敢電了。那些惡警反覆惡狠狠的問了幾十次我的名字和地址,我就是不配合他們。他們一會兒兇神惡煞,一會兒又偽善欺騙。

就在過年的前兩天,一個惡警指著電視問我說:「憑我多年的經驗,看來要把法輪功定為反××組織,再不說就沒有機會了……。」並一直迫害我到凌晨三、四點鐘。後來惡警多次逼我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我當然堅定的對他們說:「我要修煉法輪大法」。

2001年1月23日,電視上演「天安門自焚事件」,我不相信那一套,那一定是邪惡造假,以栽贓、嫁禍法輪大法。我每天背《論語》、《洪吟》、經文等。惡警見不能達到目地就唆使牢中犯人迫害我們,不讓洗臉、刷牙、睡覺、還要挨打。我絕食27天,每天惡徒們強迫灌食,經常灌進氣管裏,咳嗽不止,痛苦萬分,很久都說不出話、發不出聲來。獄霸還逼我睡在條件最差的鐵門邊,鐵門外是冰天雪地,寒風刺骨,由於牢小人多,人擠人,幾個獄霸睡很寬的位置,其他的犯人都是「睡刀片」,意思就是人多,只有擠在一起側著身子睡覺,連翻身都沒法。

我被劫持進監獄的時候有110多斤,出來時不足八十斤。沒有配合北京的惡警行惡,還是被重慶惡警弄回當地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後來,又被綁架到洗腦班。

在洗腦班,610惡人們每天強迫向大法學員灌輸謗師謗法的「毒害」言論,還逼大法學員讀。我們大法弟子都不理睬它,只有極少數的、個別的,以前我們還一直認為他不錯的,在邪惡的洗腦下邪悟了,去讀那些邪惡的書籍。當時我們的心裏在淌血啊!揪心的難受。

不法人員一計不成,又生一計,搞株連迫害,叫來我的家人,哭哭泣泣的逼我轉化,也沒有達到目地。不法人員絞爛腦子的想轉化我們,一面偽善、一面脅迫,我們都沒有妥協。一次,惡人們找來兩個所謂的「已轉化」的所謂原輔導站「站長」,來勸說: 「你那樣說,是出不去的喲」。我說:「誰說了算,只有師父說了算」。的確,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沒有花一分錢,比那些「已轉化」的人提前出了邪惡的洗腦班。聽說他們出來時,610惡人對他們還大大敲詐了一筆,一會兒是這樣費、一會兒是那樣費等,少說也是交了幾千元,才焦頭爛額的出來。

回到家,610惡人和街道、居委會的上我家幾十次進行騷擾。後來,他們派人在我門外24小時進行監控。在重慶要開甚麼國際大會、十六大等等,要軟禁我們,美其名曰是「散散心」而已,其實是很邪惡的,當時我就不應該去,後來被騙去了,我就在610惡人面前講大法好,揭露邪惡,在他們面前公開煉功等。

後來,610惡人和街道、居委會上我家越來越勤了,每星期一次。我發現這不對勁,就在他們一進屋,我就不等他們開口,就先說大法好,從他們來到走,都幾乎是我一個人在講大法好,他們好像被抑制住了一樣。

後來,街道和居委會的都不來了,他們對610惡人說:「你要想把她往哪裏轉化呀!她可比社區的所有人的思想道德都要好,你要真能把她「轉化」了,我把腦袋砍下來交給你」,背下來關心的對我說:「我們都支持你!」街道主任擔心的對我說:「以後它們(610惡人)來了,它們不提,你就不要提法輪功,不要引火燒身」。我說:「我才不管它們呢,但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對呀!」。後來街道主任對610那夥惡人也說我修煉了法輪大法的確是好!

610惡人又想著法去嚇我妹妹說:「你姐姐沒有轉化,還要弄到『轉化班』去,她一個月工資才三百元,在那裏一個月就是四、五千元,交不起錢就只有送到勞教所去了哦」。妹妹的確被惡人的訛詐嚇住了,轉告我。我說:「它們嚇不倒我,去嚇常人,要交就拿我的腦袋去交」。後來悟到,不應該說拿腦袋去交它們呢。

最後,幾個610惡人又輪番的對我進行「狂吠」,謗師謗法。它們求名求利的心,把它們拖得太遠太遠了,給它們講真象,希望它們能夠得救,可它們似乎根本就聽不進去,只知要達到其邪惡目地,一味的行惡。它們又逼我丈夫轉化我,由於丈夫受××黨幾十年的毒害太深,以前還一直配合邪惡迫害我們,這一次,邪惡也沒有達到它們的目地。從那以後,我不允許它們來找我,我也不再理睬它們了,610惡人們就再不也來騷擾我了。

我就每天外出向世人講真象,開始向掃馬路、擦皮鞋、搬運工人講,後來,又向過路人講。一年多來,大約也講了一千多人吧,越講效果越好,越講越有經驗。心中有師在有法在,真是沒有怕的念頭,有時,惡人就在三、五米處。

平時,也很注重學法和煉功、發正念。在被邪惡迫害的半年多,由於邪惡野蠻灌食,氣管、食道及五臟六腑沒有一處好的,說話、吃東西都很困難,啃一口饅頭,要嚼四、五十下,咽著口水才能慢慢嚥下去,心跳、呼吸都極不正常。通過長時間的學法、煉功、發正念,身體迅速恢復。今年八月,首惡要流竄到廣安,當地610惡人串通當地惡警又要抓來我,我沒有讓它們的「鬼計」得逞。

再有一點就是我的家庭關係沒有處理好,特別是在邪惡迫害大法以後,由於丈夫受××黨毒害很深,經常跟我爭吵。由於自己平時學法沒有跟上,在個人修煉上還沒完全做到忍,經常生氣,生不出慈悲心來。師父說:「煉功人必須得忍」(《轉法輪》)、「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正法還沒有結束,這也是最後的機會,我要更加努力,達到修煉人的標準才行啊!在此我也請師父寬恕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向慈悲的師父合十致敬!致謝!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