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講真象溶入生活當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6日】師尊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對於某些人來講,可能覺得正是救度世人、講清真象的大好時機。」緊接著又發表了經文《快講》、《清醒》。

我覺得在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被大量清除的情況下,人世間的環境也在隨之不斷改善。正法進程對我們的要求是抓緊時機、救度世人,而且應該是「快講」。當時我只是發過真象資料,「講」真象只是針對親朋好友,或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對人講過,主動對陌生人講真象還沒有嘗試過。

當我看到明慧網上一位同修在公共汽車上講真象時,我想到別人都已經這樣去做了,我也必須突破自己。終於在年底的一天,我拿著一張光碟鼓足勇氣,喊住了一個走過的小伙子,問他家有沒有影碟機,他說沒有,並問我甚麼事?我說想送他張光碟,是關於法輪功真象的,電視上演的自焚、殺人都是造謠、誣蔑。他就問我是幹甚麼的?我說是我法輪大法修煉者。結果他接過了光碟,並說拿回去看看。我當時非常高興,心想自己終於敢當面講真象了。

現在想來是師尊鼓勵我精進。此後我就一直面對面與人講真象,同時送上適合於他的真象資料。尤其是光碟,我都是當面送給對方,想到上面內容豐富,全面又直觀,如果對方接受,他一般會回去看,如果他實在不接受,那也不至於浪費了資源。我發現這樣做有個最大的好處,就是我可以針對他的疑惑破除他的執著,當看到對方明白接受時,尤其碰到非常有緣份的,我會為這個生命的得救而喜悅,知道自己的付出是有收穫的,也就更加促使自己儘量去救度世人。

在講真象的過程中,我也有一些自己的見解和經驗,想與大家互相交流促進,使我們更好的履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我們在生活中時時處處都會接觸到人,而這個人很可能就是等待著我們來救他,也許他再也沒有機緣接觸到別的大法修煉者,所以要把握時機,否則猶豫之間往往機會就錯過了。「再有,你們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講真象。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所以不只是親朋好友、工作環境中的人跟自己有緣,就是每天碰到的人,我們都要儘量把機會給他,這樣才不至於太多遺憾。

我對賣東西的人、買東西的人、坐車時同坐或周圍的人、問路的人、走在街上發給自己廣告傳單的人、帶著孩子時同孩子打招呼的人、孩子主動接觸的人、路過時正好站著或蹲在旁邊的人,我都不想錯過機緣,就給他們真象材料,同時講真象。如果時間太急,也會對他們說:記住「法輪大法好」。絕大多數人都願意接受,而且很多人還說「謝謝」,只有個別的人怎麼講也不接受,那就只能是他自己的選擇了。以前如果碰到一個不接受的,我心裏非常難過,沉重得好久才能平靜,現在已經不會那樣患得患失,會接著對下一個人講。不是為了講真象而講真象,而是自然而然的就講了,一個大法修煉者的職責,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本就應該這樣做。

直接講真象說難也不難,只要把握機會,放下怕心,不要左思右想,心裏時刻裝著救人,很多時候是很自然的就跟別人講了,經常有人說我是不是有很高學歷,其實我的學歷也不高。我原本性格內向,可我們都不應該被這些觀念障礙,再說關鍵時刻師父也會幫我們,啟發我們的智慧。最好是出門時就帶上不同類型的真象資料,有時我就因為沒有帶真象資料而錯過了機緣,有的人雖然看過了傳單,但還是沒有擺脫媒體的毒害,所以只要有時間就先把自焚疑點列舉幾個,真正做到「講一個你就得讓他明白」。下面我就列舉一些自己講真象的小例子。

我到一家店買東西,因為當時沒有帶真象資料就沒對老闆講真象,後來我路過這家店時,專門給老闆講真象後又給了他真象光碟和小冊子。當我第三次路過這家店想送給老闆的小兒子一些餅乾時,一進門,坐在沙發上的小伙子站起來請我進去,然後就問我上次給的光碟還有沒有?我以為他是老闆的親戚,原來他只是偶爾來此進貨的。上次他剛進門正好看見我給老闆真象資料,當時他沒好意思跟我要。我知道這是師尊安排的有緣人,就給他和老闆、老闆娘、看孩子的姑娘講了半小時真象,臨走時給了他小冊子,並向他要了電話說下回給他光碟。他也向我要了電話,考慮到他的迫切心情,我就給了他號碼。誰知六點剛過,他就打來電話,說他一個朋友一定要今晚與我見面交談。當時有同修說危險不願意讓我去,可是他說朋友馬上要出差不知何時回來,我決定還是見他們。我們一直談到11點,他們問了許多問題,尤其這個小伙子問了些修煉中的問題,我就根據他能理解程度回答了他。第二天,他說看了光碟,挺真實,建議我們控告惡人。

也是因為買東西我結識了一位老鄉,我就去他店裏好幾回,給他講真象後又談自己修煉後身體的受益,世界觀的改變,修煉前後待人處事的不同做法。中秋節前我們家正好托運了一些蘋果和月餅,我就給這位老鄉拿了一點過去,又送給他和家人中秋節問候的卡片。這次我們又談了很多,我告訴他以前我也練過別的,但是發現並沒有甚麼用,半年之後就不練了。而法輪功學員在五年的迫害下我都沒有放棄,如果不是身心受益誰這麼堅持呀!後來他說:明天中秋節來這裏一起過吧,把你們那書給我也看看。第二天我就把書拿給了他。

有一次路過一個市場,我看到門口有七、八個人蹲坐在那裏,我就過去問:你們是司機呀?他們說不是,司機在旁邊,我就問一車貨多少錢?他們回答了我之後,我看到一個人身上刺有紋身,就說你還挺趕潮流的,胳膊上紋個龍。他們全都笑了起來,氣氛很輕鬆。我說人體是最美的,世間的任何東西都無法和人相比,其實自然是好。然後說,看你們沒事,給你們一些小冊子看吧。於是給了每個人內容不同的真象小冊子,其中有人問自焚是咋回事呀?我就給他們講疑點,之後又說江××因為栽贓陷害好人,現已在多國被起訴。我們老百姓可不要跟著媒體人云亦云,要分清善惡好壞,就會有美好的未來。

一天出門時剛下雨,看到一輛公共汽車亭下許多人避雨,我就走過去跟他們聊了幾句,然後就說給他們光碟和小冊子,同時給他們講真象。其中一人問:你不怕我是派出所的嗎?我說:每個人都有佛性的一面,都有善心,如果他知道我是真正為他好,他會自己做出選擇的。這個人笑了。我就讓他把光碟儘量多給親人、朋友看一下,如果讓別人明白了真象,不再受謊言矇蔽,就做了大好事了。這個人一個勁的答應,於是我又給躺著、坐著的人,誰要就給誰資料。恰好這時來了一對母女避雨,我也就順便給了她們一份,同時說千萬不要跟隨江××,它已經在國外被起訴了。這位母親說,堅決不相信××黨,就跟它們對著來。我笑著說:只是讓你分清善惡好壞,做一個正義、善良、有頭腦的人。

有一次陪同修去剪頭,店裏的顧客不少,理髮師都在忙碌著。我不知如何開口引出話題,不一會同修剪完頭給了理髮師一個小冊子,就準備走了,我一看其他人還都不知道呢,情急之下脫口而出:你們知不知道江××被起訴的事情?回答都說不知道。我於是開始講江××被起訴,以及中國是一黨專制,電視、報紙都受控制,包括電腦網絡都被封鎖,所以在大陸不可能會公開看到這消息,但是通過突破網絡封鎖,或出差、旅遊到國外,包括香港,都能看到海外的真實情況,到處都是「全球公審江××」,「停止迫害鎮壓法輪功」。當講到自焚時,一個一直低頭理髮的小伙突然說:自焚一出來我就看出他是假的。我高興的說:你可真有頭腦。我和他一問一答配合的很默契,好像原來就排演過一樣,之後我們給了理髮師、顧客每人不同的資料。最有意思的是,我剛開始講時進來一位阿姨坐在椅子上,一直聽到我講完,給了她資料後,站起來就走了,根本就沒有理髮。可見眾生都在盼著得救啊!

打從送女兒去幼兒園時,我就想著甚麼時候給這些老師們講真象。中秋節要到了,我送了些蘋果和月餅給幼兒園,想在此時講,可老師們從早到晚忙忙碌碌,很難湊在一起。中秋節到了,再有兩天孩子一個月交費的時間也到了,如果再不講只怕以後不送孩子來就更不好講了。本來我已經帶孩子出了幼兒園的門,可想到今天的日子不能錯過,我就又折回頭問老師:不知你們今天有沒有甚麼特殊的節目,我想與你們談一談。園長趕緊說:謝謝你送的東西,有甚麼建議儘量給我們提。我說:這不算甚麼,你們也不要因為這點東西就對孩子有特殊的地方,應該對所有的孩子一樣好,一視同仁。今天我要說的可是另外一番話,跟你們每個人都有關係。於是我就從天災人禍頻繁發生,是天有大冤,人不治天治,再說江××因為製造最大冤案被多國起訴,然後又分析自焚疑點,再說法輪功不殺生、不自殺,而是按照「真、善、忍」努力做道德高尚的好人,從而吸引了全世界六十多個國家的人煉。當看到她們都在靜靜聽我講,我就問她們誰想看光碟,結果最後各種資料幾乎都被她們分完了。我又送給她們中秋節的祝福卡片,告訴她們許多人因為關鍵時刻念「法輪大法好」得救的事例,讓她們回家趕緊給親人、朋友都說說真象,自己有了美好的未來,也不要落下親人、朋友。她們都答應了。回去時我真是由衷的喜悅,終於把這段時間的心願了了。

還有一些好的例子這裏就不一一列舉了。在一個培訓班上我站起來制止上課老師對大法和師尊不敬後結識了兩個人,總是問我有甚麼要幫忙的,其中一個在我生孩子後去看我,另一個給同學和朋友看了光碟後,說有的朋友想見我;我與她們現在還聯繫著。我的房東在我給她講了真象後,不斷的拿來桌子、凳子、盆、電扇等東西,甚至在裝了天然氣後把一個嶄新的灶具給我們用,為的是讓我們節省一些錢。還有的人本來就對大法有了解,在我們深入的交談之後向我要書看;還有的讓我有時間到她的店裏坐坐;還有的在看到我給別人真象時追上來問我要,並說很同情我們;還有的在我說了法輪功學員遭受的殘酷折磨,包括自己也經歷過電棍、腳鐐、手銬、灌食後,氣憤得直罵惡警;還有的不但說謝謝,還說「今天可真是遇見大好人了。」

當然我也碰到過不接受甚至要報警打110的。有一次我在某市場的一個鋪子買了一包醋,就給了賣醋的一本小冊子,哪知她一看是關於法輪功的,立刻還給我,我對她講了半天,她還是不接受,我只好走了。可她還忿忿不平的在那裏說,惹得幾個人圍上來問是怎麼回事?我想不能讓這麼多人抵觸大法,就走回去想讓他們明白。一個中年男士站在那裏待我走近後,罵我:快滾,再不走就打110了。我知道再說也無用,就走開了。回家把醋倒在瓶子裏,發現不但有許多沉澱物,還有濃烈的農藥味,後來用牙膏刷完瓶子,仍然有怪味。一個人不同化「真、善、忍」,連賣的東西都是假貨,多可怕呀!還有一次去一個生孩子時認識的人家,跟她講了真象,後來又路過附近,我想就再去她家看看她。誰知按了門鈴問清我是誰後半天不開門,於是我又按,結果裏面一個男人大吼道:滾,再不滾就報警了。碰到這樣的人,我真的為他們的生命感到悲哀,機會已經給了他,然而他卻是這樣選擇的。

有時別人不接受是自己沒有及時發正念或講的不到位,有時錯過機緣是自己怕麻煩不想張口或因為個人執著心不去,心情不好,該講的沒講。總之,師尊要我們做好的三件事是相輔相成的,也是互相影響的,所以哪一樣也不能不重視。

師尊的新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發表後,越來越多的同修走出來面對面講真象,再加上江××下台了,這也是正法進程走到這一步了,其實也更有利於我們講真象了,再提到江××時世人的壓力明顯減輕。

在講真象的過程中,我發現世人大部份還是受著邪惡謊言的毒害,只有少部份人不相信電視的造假宣傳,至於江××被起訴的事,就更鮮為人知了,所以還有大批的世人等待著我們告訴他們真象。當我們有著「心慈意猛」的「金剛志」,就一定能做到「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以上個人層次所悟,如有不當請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