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水燙背 水泡粘衣──濰坊惡人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21日】我沒得大法前患有神經性頭痛,神經衰弱,腰椎間盤突出等多種頑固性疾病,經多家醫院治療也沒有治好。1997年2月,我經朋友介紹煉了法輪功。在看了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像後,我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原來久治不癒的疾病也都隨著學法煉功而逐漸消失。我身邊的親朋好友在目睹了我身心的巨大變化後,很多人走上了修煉的路。

1999年7.20,大法受到江氏邪惡集團的鎮壓,大法弟子也都不同程度地受到江氏爪牙的迫害。2000年5月的一天,我正在家中與幾個功友交流,當地派出所所長帶領幾個人闖入我家,強行將我們抓進派出所,同時非法將我家的電視機、錄像機和大法資料抄走。我們幾個同修被惡人銬在樹上一天一夜,強迫我們寫了「保證書」,後又罰款1200元錢才放了我們。

2000年7月的一天,鎮政府無故將我非法抓去,惡徒們給我戴上手銬,強迫我坐在地上,並將我雙手舉起,逼問我給了誰經文。我堅決不說,他們便將我往死裏打,直到我昏死過去才住了手。後他們又將我拖到樓下廁所旁的小黑屋子裏,將我反銬在鐵椅子上,繼續逼問我,並威脅說如果不說,就將我的衣服扒光,讓我在這裏餵蚊子。到了晚上,他們又將我拉到鎮司法所,再次逼問我,我堅決不說,他們十幾個人便用拖把、笤帚、鐵鏟子等物輪番毆打我。

他們打累了看我還不說,一名姓李的紀檢書記便將一杯子滾燙的開水從我脖子後面的衣領內倒下去,致使我的背部被燙傷,疼痛難忍。然後他們將我反銬在水泥柱上,衣服跟背部燙起的水泡粘在一起,脫都脫不下來。就是這樣他們還叫囂:如再不說就將第二杯開水倒進去燙,後因家人的到來他們才罷了手。因我被嚴重燙傷,我弟弟怕我感染,通過熟人幫忙並被迫交了2000元錢(不給收據)後方才放我回家。幾天後,廠裏因此事對我作出留廠查看一年、只發生活費的處理決定,後又非法將我開除公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