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不法人員出爾反爾抓捕上訪者 8電棍電擊大學生

——我目睹和經歷的四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19日】1999年7.20之前的十幾天,坊子區在一本叫《科普論壇》的刊物上登載了一些惡毒攻擊法輪大法的內容,我們當地一些大法弟子去找他們理論,他們躲著不見我們,我們便去了坊子區信訪局。誰知區信訪局的負責人將我們的姓名地址留下來後,通知地方官員把我們抓回去。我真沒想到他們會這樣做。

我在煉法輪功前患有肩周炎、乳腺炎、肌腺炎,腰椎盤突出20多年,臉色蠟黃。每次走娘家,我娘看著我那蠟黃的臉就難過。自從我有幸得了法輪大法後,身體變化非常大,體會到了渾身無病的舒服感覺,騎自行車多遠也不覺著累。臉色也變得白裏透紅。春節的時候,我家來了滿屋子的客人,他們都說:滿屋人就你的氣色好看。由於我親身的受益,無論走到哪裏,我就會把大法弘揚到哪裏,叫更多的人受益。現在大法受到這樣的誹謗,我看不下去。

於是,7月14日那天我又去了濰坊信訪局想反映情況。到那一看市信訪局的院子裏已經坐滿了大法弟子,他們也都為此而來。我們在灼熱的太陽底下坐著等候處理結果。直到中午以後也沒有結果。警察還將去信訪辦的各個路口封鎖住,不准大法學員進入。儘管如此,還是有幾千名大法弟子來到了這裏,大家秩序井然地站在市政府樓前的大馬路旁的人行道上。滿載著警察的車,就像部隊要打仗一樣,一輛接著一輛地開到了市政府大樓前,拉上警繩把我們圍了起來。……一直等到天亮,得到了信訪辦受市長委託的答覆意見,意見中聲明「今後濰坊新聞媒體不會再刊登令人不愉快的報導」,「不得打擊報復上訪的法輪功修煉者」等幾條答覆後(附濰坊市府答覆的影印件),我們才回了家。

高精度圖片
濰坊市府答覆的影印件

可誰知當天晚上半夜之後,當地派出所及鎮上有關人員開著警車,拉著近20人砸開門闖入我家,把我80多歲的老婆婆、十幾歲的兒子嚇得渾身哆嗦。他們不由分說,就像土匪綁架一樣,扭著我的胳膊,連拖帶拉地將我扔進了車裏,拉到了派出所。第二天,給我們錄像後,關進看守所,我與三個功友一下車就被一個女惡警大罵了一通,飯不給吃飽,還罰我們幹活曬玉米。到期後不放我們回家,而把我們拉到計生辦去,把我們三人分別關了起來,白天把我關在一間小南屋裏,上面只有一層水泥蓋,一關就是幾個月。外面大雪紛飛,裏面滴水成冰,原來還有一張連椅,也被他們抬走。這樣關了整整一個月,春節到了才放我們回家。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裏,有一天女功友的小兒子去看她,我們叫他給我們買點飯送來,被鎮第二書記看見了,不容分說連打帶踢,拳打胸膛。可憐的孩子捂著胸口大哭。

後來,江氏獨裁者開始更加瘋狂地迫害法輪大法。我們找不到一個說理的地方,春節一過,我與十幾位功友便踏上了進京護法的路。當我們的車還沒有到我們要去的地方,就被抓起來,帶到濰坊市駐北京辦事處。當盤問我們的地址姓名時,我們不告訴他們,他們就對我們拳打腳踢,然後把我們帶進廁所,扒光衣服把我們的錢和衣服都搜走了。隨後進行體罰,有的下蹲成馬步,有的貼在牆上直立胳膊上舉。對我進行電棍電,蹲馬步,貼牆。因為我堅持煉功,他們逼我坐在廁所前面,兩腿伸直用皮鞋跺膝蓋,然後把我銬在一個大柱子上。

在第二天晚上,我鎮的書記和當地的派出所,還有坊子區公安局的人開車來到辦事處。他們把我們單獨分開,把我帶到一間房裏。一個惡警用盡全力打我的臉,左打右打,打的我兩眼冒金星,然後另一個人扒了我的棉衣,用電線擰起來的電繩抽打我,叫我趴在地上,直到他打累了才住手。第二天把我們拉回鎮上毒打。有的功友年歲很大也一樣受罰,讓我們十幾個學員在冰涼的地上坐了一晚上,誰要一動就得受拳打腳踢。在這期間,房××、王××、范××等功友分別被拉到一個屋子裏輪流的進行電擊,用殘酷折磨叫我們放棄修煉,有的功友經不住這樣的毒打就違心的寫下了保證書,並且被罰款3000至5000元。受刑比較厲害的是一位功友王××,她多次被電棍電擊,又由多人一起電,後用涼水潑在身上電,直到電的當場失去知覺才罷休。

我被一個自稱坊子刑警隊的王隊長,個不高,小眼睛,把我拉到派出所裏去,扒了我的衣服,又粗又長的大電棍在全身電,直到電用完為止,他又去充電時充不上,就又用這根大電棍狠狠的打我的臀部,打得我血肉模糊,幾乎昏死過去。有一個小姑娘還在上學,被這些惡警們叫到另一間房子裏進行調戲。我的女兒才十幾歲,跟著我煉了幾天功,邪惡之徒也不放過她,嚴冬臘月銬在冰涼的地上坐了一晚上,然後上電刑,並罰錢1500元。房××被打得頭上起了很多泡,眼睛都看不見。折騰夠了後又把我們這些堅決不寫保證書的法輪功學員關在了車庫裏整整的一個星期,把我們又送去了拘留所。失去了人性的兩個鎮書記,每天用報紙包著電棍去拘留所,將5名法輪功學員電完後回去,第二天再去,這樣行惡長達一個星期。

我在拘留所裏,由於我煉功,惡警曾多次打過我。我不配合邪惡,他們就把我雙手雙腳銬在一起,走路上廁所都很難,連睡覺也像對蝦一樣,大約有半個月才給我拿下來。此後就逼著一天20多小時的勞動,一個月後,鎮書記把我與一位男大學生大法弟子一起用車拉到鎮政府,到了晚上把我關在裏面一間屋子裏,對那位學生進行了殘酷的高壓電擊。大約7、8隻電棍的聲音吧。此時男功友聲聲喊叫,撕心裂肺。我在屋裏聽得清清楚楚,心隨著他的喊叫深深地痛著……

這件事大約過了近兩個月的時間,派出所的二人開車把我騙了去,說半個小時後送我回家,這群騙子把我與另一功友騙了去,由坊子公安、鎮政府、派出所等人在村裏大集上遊行示眾,集上人山人海,宣布非法判我們勞教三年。示眾完後把我們帶回派出所,把我們銬在床上。有一個派出所的工作人員無恥地說:如果你說不煉就不送你去勞教;或者把你的女兒許配給我也不用勞教。真是甚麼種子結甚麼果,由流氓頭子江××領導出的也是一幫無恥之徒。

我被送去濟南非法勞教3年,在那裏被關押著近上千名的法輪功學員。惡警為了達到逼迫我們放棄修煉大法的目的,採取了各種方式「轉化」我們,白天進車間幹活,晚上加班,回去還不讓睡覺,叫犯人看著我們坐著一動不動。由於我們背「論語」,遭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被惡警挨個電擊,電棍電、犯人打,到了晚上,就像在地獄裏到處陰森森的,毛骨悚然,打人的板子聲、高壓電棍的電擊聲、哭聲、喊叫聲連成一片。白天惡警們電我兩次,晚上把我吊起來,叫犯人看著我,隨便說打就打。第二天當我們都進了車間,看到同修們都受到酷刑,有的皮開肉綻,有的滿臉鐵黑,眼睛睜不開,有的上廁所脫不了褲子。就這樣還長時間在車間勞動,後來有的吊起來,有的不讓睡覺,有的被銬在床上,有的被強行灌食,一連數日叫我們坐在小凳子上看誹謗大法和師父的錄像、新聞、焦點訪談。不准動,不准閉眼,兩手扶在兩腿上,一動就打頭。

有一位功友叫石寧,由於帶頭煉功背「論語」,多次被打、電棍折磨後關禁閉21天,腿腫得不會走路。有的功友被折磨成精神病,有的被強行灌食,有的被折磨後不知去向。有一位功友血壓升到220-240,還照樣勞動,後來倒在床上,被送走,不久離開人世。她家中只有一個兒子。這些事是我親眼目睹,這樣被迫害的倒在勞教所裏的大法弟子的數不勝數。

望人們能夠了解這些真象,盡自己的能力阻止這場殘酷的迫害,支持善良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