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市610洗腦班內幕曝光(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6日】在濰坊市奎文區新華路北首,有一處掛著「中國共產黨濰坊市奎文區黨校」和「濰坊市衛生學校北校區」兩塊牌子的地方(附圖一)。院子裏有一鐵門緊鎖、院牆上拉了三道帶刺鐵絲網的「院中之院」,院門處掛著「山東濰坊市法制培訓中心」的銅牌。進入到這個陰森恐怖的小院中(附圖二),可看到有南北兩排平房。南排平房自東向西依次是伙房、值班室、辦公室;北排平房大約10間房子的空間,分五個門進出,最西邊的門進去分三個室,每個室都安裝了監視監聽設備。最東邊的一間掛著「電教室」的牌子。每個房間都在門和窗上安裝了拇指粗鋼筋製成的鐵稜子。小院裏還栓了一隻黑色的惡狗,和傳達室遙相呼應……這便是臭名昭著的濰坊市非法組織「610」辦的洗腦班。
洗腦班位置洗腦班布局平面圖

從2000年10月份開始,這裏便成為濰坊市非法關押、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基地。三年多來,就在這樣一個僻靜的地方,「610」恐怖組織一直沒有停止它們用謊言欺詐掩蓋著的對法輪功學員在精神與肉體上的摧殘與迫害。

一、 參與洗腦班迫害的惡人

宋繼武,男,年近50歲,原市委「610」辦公室主任。該惡人長期在市委辦公室從事信息收集工作,為人虛偽、奸詐、自私。表面和善,可骨子裏為了自己向上爬得快一些,不擇手段地損人利己,在單位名聲很差。

自1999年法輪功遭到打壓後,該惡人認為這是自己撈取政治資本的大好時機,於是,分外賣力地收集所謂有關法輪功的信息,絞盡腦汁地為市裏不法官員打壓法輪功出謀劃策。撈到了市「610」辦公室主任的角色後,更是昧著良心,使出渾身解數,去勞教所、蹲洗腦班,上竄下跳,無所不用其極地策劃、指揮迫害法輪功。濰坊市「610」洗腦班是宋繼武直接實施迫害法輪功的「試驗基地」。可以說,濰坊市成為全國打壓法輪功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全市被迫害致死30名法輪功修煉者,宋繼武是主要責任人之一,它手上沾滿了大法學員的鮮血、背負了累累血債、命案。該惡人出賣人格、出賣良心的卑劣行徑,卻很得市裏某些不法官員的賞識,使宋撈官的慾望很快得以滿足───它由副縣升為正縣,成為濰坊市信訪局局長,但它還是不忘給它帶來政治資本的「610」辦公室,繼續從事著迫害法輪功的罪惡勾當。

徐玉軍,男,45歲左右,濰坊市委副秘書長,接替宋繼武擔任市委「610」辦公室主任。該惡人既黑又胖,品行低劣。因作風不檢點,亂搞男女關係,在市直機關的名聲臭不可聞。幾年前徐某援藏回來後,與濰坊市某機關一位30多歲的女人非法同居。無所顧忌地亂搞男女關係。該惡人時常到「610」洗腦班,擺出一副無賴嘴臉,對大法學員時而偽善地謊言欺騙,時而諷刺、威脅、打罵。

寇建輝,男,41歲左右,市「610」辦公室副主任。該惡人原是濰坊市委副書記王立福(原專職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大法極端仇恨,不擇手段地迫害大法學員。其於2002年初升任市政協主席,沒過多長時間,即遭惡報死於肺癌)的秘書。寇某跟隨王立福迫害打壓法輪功不遺餘力,出謀劃策做了不少壞事,如1999年4.25以後,見市委宿舍院有的大法弟子在大院裏煉功,它便使出小人伎倆,暗中盯哨,立即舉報。王立福迫害大法遭惡報死後,寇某卻不思悔悟,尤其是到市「610辦公室」工作後,更是變本加厲地為迫害法輪功獻計獻策。最無恥的是2001年,寇竟然給全國「610」頭子李嵐清寫了一篇迫害法輪功的建議性文章,後被採納,對全國迫害法輪功造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業。寇某是濰坊「610」迫害法輪功的主謀之一,其參與迫害時間長,作案經驗豐富,雖不經常拋頭露面,但躲在陰處指手劃腳。可以說,濰坊所有迫害法輪功的措施、手段及決策都滲透著它的罪惡。工業幹校洗腦班更是它經常光顧的地方,它常常是口傳心授暴徒們迫害大法學員,並直接指揮其對大法學員精神與肉體進行摧殘。

傅進賓,男、46歲,現任濰坊市「610辦公室」副主任,是濰坊市「610」洗腦班主管。該惡人有兩個綽號:「土匪頭子」、「色狼」。說它是土匪頭子,是因為該惡人心狠手辣,品質低劣,言行粗野、作風霸道,說話辦事不講理。迫害大法學員的手段滅絕人性地狠毒;說它是「色狼」,是因為在洗腦班上,該無恥之徒常常對被非法關押的女性大法弟子動手動腳,尤其是對年輕漂亮的女大法弟子更甚。不少人看到過它對女性(不論年齡大小)用低級下流的動作和語言進行隨意挑釁和騷擾。用手拍打觸摸婦女的頭、臉、背、肩、胳膊、腿部等等,下流語言和動作隨處可見。它有時甚至去掀女學員的被子。在洗腦班一直流傳著一句話:「要防色狼」,主要就是防流氓淫棍傅進賓。付某與30多歲的女猶大郭靜眉來眼去,關係曖昧。只要郭靜值夜班,付某晚上就不回家,在洗腦班住下……付某負責洗腦班,將它所有的流氓惡霸毒招都使了出來,直接將洗腦班變成了恐怖集中營。

濰坊市「610」「洗腦班主管傅進賓手機:13853646838

先後參入濰坊市洗腦班迫害大法學員的其它惡人還有:

李同奎(610辦公室副頭目);
婁金洪(610洗腦班凶犯):無恥之徒。採用卑鄙、下流手段褻瀆大法和師父。
婁金洪手機:135063606117;
郭黎東、李煥昌、杜強(610洗腦班主要凶犯)、劉××、顏××(市公安局)、王科長(女)等。
孫先正:原奎文區610辦公室主任,手機:13070761878,13017671878;
梁斌,手機:13006561258;
谷志勇:東關派出所所長,電話(宅):0536--8226940,住人民醫院宿舍;
參與迫害的部份猶大:
郭靜:女,是在洗腦班助紂為虐、迫害大法弟子時間最長的猶大。此人修煉前作風放蕩,修煉後收斂。單位同事介紹說:學大法後,在男女作風上郭靜還真是「安穩」(意思是:沒有不軌行為)了幾年。但走向大法的對立面、徹底成為助紂為虐的猶大後,「舊病復發」,尤其是與惡人傅進賓臭味相投,眉來眼去地打得火熱。其被邪惡控制後,性格扭曲,對大法學員極為狠毒。她目前靠迫害大法弟子掙錢糊口。電話:8254171(宅)8808786(郭靜的母親宅電)
馬常玲:濰坊十一中教師。未學法輪功前患歇斯底里症(當地農村俗稱「附體」),曾赤身裸體地在大街上奔跑,怎麼治也沒治好。是法輪大法使她死而復生,但她卻忘恩負義。3年多來不遺餘力地助紂為虐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學員張亮被折磨半個月不讓睡覺,一直站著,張亮睏了打瞌睡時,馬常玲便往張亮的脖子裏倒水。
馬的手機:13070776705
邱世剛:電話:6312272(宅)諸城人,兇惡地毒打大法學員,不論男女老少。
丁愛麗:電話:8950878(宅)不知廉恥、兇狠地在洗腦班靠迫害大法弟子掙錢。
孫桂珍:電話:8214715(宅)。
呂麗娟:8879851(宅)。
張秀燕:電話:2311021(宅)迫害大法弟子的幫兇。
王紅:8310950經常借大法弟子的錢不還。
付萍:手機:13953636207.
郭文傑:是青州人,原擔任過青州婦聯主席,惡毒地迫害大法弟子,被叫作「巫婆」。
王好文家電:(0536)8257681,住址:濰坊柴油機廠宿舍。
李愛蓮、李有燕等

二、 迫害手段主要有以下幾種:

1.限制人身自由。凡進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全部被嚴密監視(室內設監視器),行動被限制。同時,陪護人員和家屬也受到牽連。晚上將煉功的和不煉功的關在一起,鎖上屋門,不准進出,不准上廁所。男女在一個房間用一個痰盂大小便。這種違反道德、違反法律的行為曾遭到大法學員強烈反對,但它們根本不予理睬。

2、謊言歪曲誣陷大法。

3、誘迫學員看誣陷大法的錄像。從早晨它們上班直到下午它們下班,每天逼迫學員連續不停的到所謂的「電教室」看誣蔑詆毀大法的錄像,強行灌輸小丑們製造的謠言。每天把人灌的頭腦麻木,晚上還不時的有猶大過來給大法弟子洗腦。

4、用「不轉化就判勞教」威脅。惡人們時常用「不轉化就判勞教」來威脅學員。在洗腦班上有堅定信仰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從班上送往勞教所時,「610」洗腦班負責人就借此機會,把非法關押的所有大法弟子都叫到院子站成一排,看著被勞教的大法弟子被帶走,並對著大法弟子狂妄地叫囂:「這就是不轉化的下場」,以此來威脅大法弟子。

5、暴力強制轉化。對不配合、不服從它們的非法要求、謊言欺騙、勞教威脅不管用的大法弟子,惡人們就採取粗暴行為,拳腳相加、連撕帶打。如:有一位大法弟子從家裏被綁架劫持到洗腦班上,傅進賓等人喝令:跪下!她堅決不跪,並喊「法輪大法好」!頓時,傅進賓、婁金洪、高興昌、郭黎東、李煥昌、王科長(女「610」)、劉××、顏××(市公安局)等一擁而上,掐著脖子、撕著頭髮,摁在地下劈頭蓋臉拳打腳踢毒打一頓。有一次,郭黎東將一位近六十歲的老太太從院子裏拖到屋裏,猛力把她推到地上,肋骨碰在桌子腿上,老太太在地上足足有半小時沒有爬起來,大口喘著氣……還有一位煉功人因為不妥協被傅進賓連續幾掌打的她連聲叫喊。一次傅進賓在院子裏突然用擒敵拳扣住她的胳膊將她摔在地上。這種對大法學員的暴力行為在洗腦班上隨時可見。大法弟子吳敬霞2002年初,就是在這裏被迫害致死的。

6、「熬鷹」折磨。有一種酷刑折磨,它們叫「熬鷹」(連續多日折磨晝夜不准閉眼,比暴行毒打更殘忍!),大法學員張亮被「610」惡人用欺騙手段騙至洗腦班後,由於堅決不妥協,在傅進賓的直接指揮下,暴徒們對其實行了「熬鷹」折磨。連續一個多月24小時罰站,不讓坐下,不讓睡覺,一群惡人輪番上陣連喊帶叫,攻擊污衊大法及李洪志老師,無數次地被撕打推拽。他被熬得神情麻木,辨不清方向,碰在牆上,摔倒地上。兩腿兩腳腫得嚇人!皮肉透明發白,隨時就會破裂。小腿和大腿同粗,兩腳無法穿鞋,兩腿無法站立,走路寸步難行。一位從醫的親屬忍無可忍的告訴傅進賓等人:「你們不能這樣對待他了,再繼續下去,可能會導致他下肢終生癱瘓……」它們怕擔責任,才結束了這場「熬鷹」的折磨。

7、用巫術實行精神摧殘。洗腦班前期每天高音喇叭裏播放著謊言,震耳欲聾,對大法弟子進行精神摧殘。後來,傅進賓等惡徒們又費盡心機地「創造」出了裝神弄鬼的醜陋表演。它從青州找來一個叫郭文傑(這個巫婆式的郭文傑原是青州市委婦聯主席)的人,過去練過法輪功,邪悟後專門配合「610」洗腦班迫害法輪功。該人率領邪悟人員王好文、郭靜、呂麗娟、馬常嶺、王紅、丁愛麗、李有燕、邱世則、孫桂珍等,一齊對著煉功人的胸部、心臟、頭部、後背亂拍亂打,雙手對著兩耳使勁的拍打叫「雙風貫耳」。用紙殼捲成紙筒插入雙耳,輪番對著紙筒狂呼亂叫,攻擊大法、攻擊李老師,這種強大的噪音刺激和精神折磨使一位煉功人當場暈倒在地……每實行這個辦法時都是傅進賓直接策劃。有一次傅進賓向郭文傑一使眼色,郭文傑立即率領5、6個人將一位大法學員推壓在床上渾身上下前後亂抓、亂掐、亂扣……對著腋下、肋骨、大腿根、頭、脖子等敏感處撕、擰、掐……無處不抓。這位煉功人被抓得青紫紅腫,前胸被打的變色。再疼她也不敢出聲,因為一出聲,它們就喊,並對著這個部位掐的更厲害。此情此景,目不忍睹!這個邪惡的招術它們不止在一個人身上使用過,並作為「經驗」介紹推廣。大法學員張傳花,經歷了11天的絕食,多次被鼻飼,不讓坐、不讓睡長達26天,從腳腫到了小腹。在不讓她睡覺的同時,惡徒們用紙捲成筒插在她兩隻耳朵裏,大聲謾罵、誹謗大法;它們對她採取這種巫術折磨:惡徒將她按住,搔癢處、渾身亂掐……大法學員於麗麗也遭受過這種殘酷的迫害。

8、親情折磨。對於堅定的大法學員,它們在摧殘本人的同時,用威脅、挑撥等伎倆,唆使學員的親人到洗腦班用親情施壓,逼迫學員妥協。大法學員張亮被高壓摧殘多日仍未屈服,它們就把張亮的父親、奶奶、姑姑叫來勸說施壓。更殘忍的是,惡徒們不惜敗壞人倫,逼迫張亮那七、八十歲的老奶奶給張亮下跪,……

9、強行灌食。有的煉功人對惡徒們的暴虐行為以絕食表示抗議,他們便採取強行灌食進一步實施人身傷害。有一位煉功人絕食七、八天時,傅進賓等六、七個人抓著胳膊、摁著腿、掐著脖子、抓著頭將管子往鼻子裏硬插,大法弟子拼命掙扎、叫喊……一時間,叫喊聲、嘔吐聲、訓斥聲亂作一團!直掐得該大法學員渾身青紫紅腫,筋疲力盡。該學員絕食13天曾多次被這樣灌食。還有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已有5、6天不吃不喝,身體十分虛弱。在被灌食時,它們掐胳膊摁腿的一齊上來,傅進賓一腚壓在她的胳膊上指揮灌食。這位大法學員經不住這種折磨,被折騰得奄奄一息。奎文區大法弟子杜秀花被綁架至洗腦班後,抗議絕食,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被插管灌食。因她痛苦地掙扎,插不進管,惡徒們就把杜秀花手腳銬在床上,還有幾人按著她使她不能動,幾天後,她的手腳麻木不能動了,邪惡找來了醫生給她打針,掛吊瓶,……後來又將她送到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

10、對女性煉功人進行性侵犯和性騷擾。在洗腦班上,不少人看到過傅進賓對女性(不論年齡大小)用低級下流的動作和語言進行隨意挑釁和騷擾。用手拍打觸摸婦女的頭、臉、背、肩、胳膊、腿部等等,下流語言和動作隨處可見。一次有人見它手伸進一位婦女的腋下,一邊說著下流語。還有一次一位年輕的女大法學員還沒起床,傅進賓進屋掀開她的被子剛要動手,被人進屋發現,它才停止了不軌行為。每次這些行為都是伴隨著說「笑話」來掩飾它的齷齪骯髒的惡行。在它的帶領下,其它人的言行作風也極不嚴肅、端正,如郭黎東、李××等。

11、瘋狂斂財。被非法抓進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交納生活費每人每月2000元(本人或單位交納)。出班時必須交納轉化費,最少2000元。根據當事人及家屬、單位的情況、態度,數額隨意確定。有的2000、3000、5000、7000、10000、20000,等等不一。個別堅決不交的也有。這些收費沒有任何根據,因此也沒有任何正式手續,都是迫使家屬和單位私下辦理。一次,洗腦班上的一個頭目打電話給一個單位:「給我們送幾個人來(指:大法弟子),拿著錢,沒有錢別來……」要錢是洗腦班和傅進賓等人的重要目的和手段。它們打著「轉化」的招牌,藉著大法學員家屬的求助心理,肆意勒索財物,誘迫家屬請客送禮,吃喝受賄隨意而取。傅進賓等幾個人還將要來的錢私分貪佔。同時,無恥的惡徒還脅迫一些被它們所謂「轉化」了學員或其親屬,為它們做錦旗送去,將其掛在牆上欺騙不明真象者。

12、隨意扣留煉功人家屬。有的大法學員家屬親友來探望,被傅進賓無理扣押在洗腦班不讓走。如一位大法學員的兒媳來看望婆婆,傅進賓不告知任何理由鎖上大門不讓走了,遭到本人的強烈反對並要爬門翻牆時,這才開門放人。還有一位大法學員的妹妹來探望姐姐,被強留在班上不准走。大法弟子楊峰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時,他已年逾花甲的母親(不修煉),來探望兒子,被傅進賓等惡徒強行扣在洗腦班一個月。放回家後因精神刺激老人突發高血壓、腦痙攣住院急診,治療後脫離危險,花去醫藥費上千元。

三、呼喚正義良知,正告江氏打手

江氏因對真善忍的妒忌而發動了這場天怒人怨的血腥迫害,使多少無辜的好人遭摧殘?多少美滿幸福的家庭被拆散?僅濰坊市就被迫害致死了30個善良的生命,300多人被勞教、判刑……目前,濰坊市「610」洗腦班還在繼續地迫害著被綁架到那裏的大法學員。善良的人們,難道在我們內心深處的良知還允許我們沉默下去嗎?希望明白真相的人們,都能夠抵制這場邪惡迫害。有能力的人,希望你們和全世界的正義的人們一起,伸出援手,營救那些正在市洗腦班,以及其它所有場所被非法關押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同時,我們也正告徐玉軍、傅進賓等人,今天所有打壓法輪功的行為,都將成為明天討還血債的證據。你們的惡行已受到法輪大法弟子的揭露和國際正義組織的追查,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人員的姓名、地址和犯罪事實都已經被記錄在案,或正在被收集整理。現在互聯網「法網恢恢」網站,已經記錄了兩萬多件參與對法輪功進行迫害的惡人、惡事,人證、物證俱在,到了審判的那一天,誰能抵賴得了,誰能逃脫得掉。

但是,我們大法弟子依然用一片真誠慈善之心,勸你用自己的腦子好好想想,在不久的將來,你要面對的是甚麼!立即停止你的罪惡行為,挽回給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的損害,彌補過失,這是你唯一的選擇!

你們知道嗎?目前,法輪大法在全世界60多個國家廣為洪傳,獲得各國政府各項褒獎一千多項,許多國家和地區的大法弟子紛紛建立了以真、善、忍法理為標準的「明慧學校」,讓孩子們從小接受正直、善良、高尚的道德教育,成為一代新人。然而這樣的高德大法卻唯獨在她的發源地──中國遭到了殘酷的迫害。

在這場民族浩劫中,你們充當了江澤民的打手角色,以所謂的「盡職」為由,助紂為虐,以殘害好人為業績撈取政治資本,以為得到了實惠。其實,你是在充當江氏踐踏國法、禍國殃民、發洩個人私憤過程中的炮灰、替罪羊。如果你不思改悔,一意孤行,在不久的將來你所欠下的血債必將償還。

目前,江氏和「610」頭目及各省市的部份主抓迫害法輪功的責任者,已經在世界多個國家被法輪功學員以「酷刑罪」、「群體滅絕罪」等罪名起訴,不久的將來就將受到正義的審判。

正告你們,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盡力挽回自己的罪惡吧,善惡有報是真實不虛的。否則,所造成的實質性惡果,將使你斷送自己的未來,甚至殃及家人和後代。

在此,誠心奉勸:
1.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仍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
2.立即停止舉辦邪惡的洗腦班;
3.立即停止迫害那些大善大忍的、在強權暴政面前仍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的法輪功學員們;
人自己的一念將定下自己的未來。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為了你生命的永遠,給自己留條後路吧!

濰坊全體大法弟子
2003年12月31日

附:濰坊市「610」洗腦班電話:0536──865020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