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進京上訪 被戒毒所、看守所反覆關押勒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19日】過去我是一個老病號,到醫院一次就是四個多月,都沒治好我的病,不管到哪個地方治,就是再好的醫生給我看,也看不好。1996年,我就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很認真地修煉,按著師父教導我們的,做好人,嚴格要求自己,別人打我不還手,罵我不還口。煉功後,我的身體越來越好了。以前醫院醫生說,我以後要癱瘓的,不能走路。我聽了,眼淚都流成河了。沒辦法,因為我有好多病,有高血壓,有腰痛,有骨質增生,有肩周炎等等。到醫院看一次,就花幾百元錢。自從我學了法輪大法以後,我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要吃藥,不要打針,臉色越來越好看,白裏透紅,走路一身輕,爬山就好像有人推一樣。別人問我,臉色怎麼那麼好看,我說:是煉法輪大法煉好的。全身病都沒有了,全好了。

我沒有文化,認不了幾個字。我在學法的時候,就問同修,現在《轉法輪》書上的字,我都認得了。師父要我們做到「真、善、忍」這三個字,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好人。可是政府忽然說不好,還要抓我們。我不明白。我說政府是冤枉我們好人了,我說它好壞搞不清白。我說法輪大法就是好,還我師父清白。

2000年我到北京上訪,遭到惡人迫害,我受夠了折磨,惡人不讓吃飯,不讓睡覺。我堅持著,我也不打瞌睡,也不餓。第四天,我廠派來了兩人,才把我和另一位功友從北京接回來,在火車站戴上手銬子,在車上他們給我和功友吃方便麵,他們吃的是我和功友家的錢,我和功友一人家被勒索一千元。

第二天,到派出所後,所長石××非常邪惡,他要我們罵師父,燒師父像,點出其他功友的名字,我們都不理他,也不做。在派出所又是一個晚上沒睡覺,也沒吃飯。第二天把我們送到市戒毒所,關了9個月,20元一天的生活費,吃的都是「豬食」。後又把我們接回廠看誹謗大法的錄像,看《天安門自焚事件》,我說這是假的,我們煉功人不殺生,難道還會殺人嗎?自殺是有罪的,那全是假的。惡人都罵我們,把我們送回戒毒所。關了一段時間,照舊每天交20元錢,家裏來人見一面要給50元錢。後又送到市二看守所關2個月,又送回戒毒所,就這樣來回折磨我們。在那裏關著時,我連被子都沒有,2斤重的被子我和功友倆人蓋,其他功友的衣服都給我和另一個功友蓋著,每天晚上凍得腳手發抖,在這個情況下,家裏又花2000元錢,才把我放回家,還要我寫保證,我不肯寫。

第二次又來抓我,又要罰錢,把家搞空了,我丈夫說共花9000多元錢,惡人經常打電話到我兒子家。要我丈夫好好看守我,不准我出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