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回顧:萬兩黃金動搖不了我修大法這顆堅定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編者按:法輪大法於1992年5月在長春公開傳出,為甚麼短短七年時間內就吸引了一億學煉者?除了繼續發表正法修煉時期的修煉體會和見證文章之外,本網站還將陸續刊登1999年7月鎮壓開始之前大陸法輪功學員寫下的部份修煉心得體會。無論這些學員現在身在哪裏、是否安康,他們當年和平時期的修煉經歷和體會文章都不失為一段歷史的真實記載和見證。

* * * * * * *

我修煉一年多了。最初我是帶著一種強烈的有求之心來學法的。因為我有多種疾病纏身:腰疼、腿疼、脫肛、胃病、皮膚病等,喪失了勞動能力,病魔每時每刻都在折磨著我。甚麼活也幹不動,成天吃藥、打針。走路多了,脫肛;站時間長了,脫肛;想扛點兒東西,脫肛。做手術了都沒好。我身上的皮膚病最頑固,每天晚上都鑽心難受,受盡痛苦也沒治好。除此之外,我身上還有各種動物附體一百多個,它們有時給我點信息:賭錢先知道輸贏,賣東西先知道多少斤,抓獎知道多少號中獎。我自己還覺的挺好,哪知道它在提我的精華之氣。它生氣的時候我可就慘了,叫你哪疼哪就疼,一個響噹當的男子漢說倒下就倒下。這還不算,晚上睡覺時還嚇我。我就是在這種陰森、可怕的境地中活著,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成,度日如年的煎熬著。

有一天夜間,另外空間一條大蛇先盤在我的腰上,後盤在我的脖子上,嚇的我渾身出汗,把被子都打濕了,一夜不敢閤眼。第二天上錦州辦事,整天都在發愁,今晚回家怎麼睡覺。恰巧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一位大法弟子正在向一個人介紹法輪大法,就主動和他說明了我的情況,經他鼓勵和介紹,回家後我就找到余積鎮余東村一位大法弟子借到了一本《中國法輪功》。

那是一九九五年十月初八,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就在這天晚上,我在燈下聚精會神的讀《中國法輪功》一書。讀著讀著,突然另外空間一條大蛇盤在我腰上,涼冰冰的,有十幾斤重,嚇的我魂都要跑了。我想每天半夜來,今天才七點半就來了,我當時嚇成一團,渾身顫抖,不知如何是好。就這樣我哆嗦了約半分鐘,忽然想起了那位學員告訴我附體再折騰我就喊師父名字,可是我一著急就把師父名字忘了。對呀,叫──就在我剛想到師父名字還沒等喊的時候,「唰」一下,大蛇無影無蹤了。真的就這麼神!我驚的呆若木雞。片刻之後我掐了一下自己的腿,是真的,不是夢。我激動的跳起來,大喊著:這回我可有救了!我找到了一位最好的師父!這時我才知道自己身上已嚇出了一身冷汗。我馬上在師父像前向師父保證:不管修煉路上有多苦多難,我一定要堅持一修到底!就在我扣掉過去供附體的那個香爐碗那天,師父法身就在我身邊,那些附體在地下站一片問我:「你是跟你師父還是要我們?」我堅定的說:「你們還來問我,我都把你們扔了,把你們飯碗都扔了,你們還不知道嗎?」「唰」的一下這些東西全沒了。

師父說:「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洪吟》〈法輪大法〉)。我帶著一顆虔誠的心,明明白白的走上了修煉的這條光明大道。通過認真學法,我從根本上改變了有求之心。法輪大法是修佛修道的法,我懷著一種無為的心態真正的修煉了。我每天除集體學法煉功外,還給自己定了一個雷打不動的學法時間,讀《轉法輪》、抄書、背《論語》、背《精進要旨》。談到背,對我來講太難了。兩年前,我曾因車禍受過腦外傷,記憶力很差,背點甚麼可太費勁了。經過認真學法實修我逐漸認識到了:能不能背下來,全靠這顆心。有些大法弟子開始是文盲,為甚麼當他決心學法讀書時就突然能識字會讀書了呢?不就是師父看到了他那顆虔誠而又堅定的心而在幫他嗎?我以前的想法是錯的,認為自己腦瓜笨,還受過傷害,記憶力不好,年齡大等,都是常人認識,都是因為學法不深、心不誠、志不堅。悟到之後,我有時間就背,走路也背,騎自行車也背,《精進要旨》不離手。當我背《論語》時,前兩段總算背下來了,可第三段幾天沒背會。一天晚上奇蹟出現了:我在夢中看見師父看我微笑,我在背《論語》,從頭一直背到完。我一高興就醒了,原來是個夢。我馬上坐起來,開始背《論語》,果然真的背下來了。我就是這樣不斷的學,不斷的背,背會很多篇《精進要旨》中的經文。我深深的悟到了:沒文化、腦瓜笨,根本阻擋不住我們學法。只要你心誠,師父時刻都在幫你。

與此同時我還刻苦煉功,前四套功法好學,我能嚴肅認真、一絲不苟的做。第五套功法就困難了,兩腿硬的像木棒,根本盤不上,單盤好像高射炮。白天煉、晚上煉,不知吃了多少苦,挨了多少疼,終於能單盤了。我想能單盤就能雙盤,就看你能不能吃苦,能不能忍受。經過半個月的苦煉,一天我終於能雙盤了。此時我非常高興,但我的腿疼的好像折了一樣。大家一定能想像的出,一個業力很深的人,剛盤上時是甚麼滋味。豆粒大的汗珠從臉上掉下來,臉也青了,全身在顫抖。這時師父的話在我耳邊響起:「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修煉就是苦,怕苦就別修。我跟自己說:你幹那麼多壞事,你就得受點罪。我的業力太大了,這兩條腿幫我幹了很多壞事:打架時,你也去了,踢過人;殺生時你也去了;偷東西時你也去了。過了一會兒不那麼疼了,有些麻木了,汗水已經濕透了我的全身,我終於勝利了,第一次雙盤就堅持了一個小時。

通過實修,我對大法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我的心靈不斷得到淨化,不斷得到昇華。

過去我為自己的利益幹了很多壞事,打架、罵人是家常便飯。活了四十五歲,從來沒怕過誰,一打架就玩命。我總這樣想:我自己一身病,早活夠了,跟誰一起死都不虧。不但在社會上打架,還打到派出所、收容所。在收容所呆了十五天,還跟做飯的打了一架。被我打的人不僅有普通百姓,還有工商局的股長。我在村上為難村幹部,要負擔稅不交、晚交,村上義務工勞動不去(我也真幹不動)。在家裏更不用說了,她們娘倆經常挨我打。我妻子頭部曾經被我打傷縫過七針。我還賭錢,多大都敢玩。

可現在通過修煉,簡直變成另外一個人。在社會上不打架,不罵人了。做買賣時,多給我錢,我都給送回去,一年這樣的事有幾十次。對於以前我打過的人,我主動上門賠禮認錯。賭錢也不玩了。在村上有義務工幹活,我也主動去了。過去村上各種負擔錢,村長不敢到我家去要,如今我主動送上門。村幹部笑著說:「這回你可真的變了,法輪大法可真神奇,能把一個人變的這麼好。」過去我總打別人,現在別人打我,我也忍受了。因為我想到我是煉功人,知道了超常的理。有一次我去錦州賣東西,有三個地痞,搶我的東西我沒給,他們二話不說,上前就打,把我打倒在地,打一頓。奇怪的是一點都不疼。我心裏默念著:「謝謝」,不小心說出聲來,其中一個人聽見了說:「別打了,他是個精神病。」他們就走了,我又過了一關。在凌海也有過同樣遭遇。在凌海打我那個人是我前年打過他,這回他報復,我欠他的債還了,我忍住了,沒有動氣。那人走的時候還說:「我不願打這樣的人,沒意思,我下不去手。」我又過了一關。

這以後新的考驗也隨之而來。就在今年正月初十這一天,我們站負責人開會。中午一回家,我妻子看見我就氣不打一處來,一頓指責之後舉拳就向我打來,我忍住了,看不好,就走了。可是到了晚上回來時,我妻子的氣還沒消,接著又向我打來,最關鍵的一下是一個通天炮,正打中我的眼睛和鼻樑上,把我打倒在地,眼睛疼痛難忍,鼻子發酸。我的鼻子最容易出血,有時洗臉都出血,今天打的這麼重,一點血都沒出。可我的眼睛可完了,甚麼也看不見,我的心涼了,眼睛保不住了。但我轉念一想:我是一個煉功人,有師父保護我沒事。馬上叫我兒子一看,甚麼事也沒有,只是左眼珠淤了一大塊血。我兒子說打他記事媽媽總挨打,可今天媽媽打爸爸,這事想來挺怪的。以前我大喊一聲都把她嚇的夠嗆。剛學法的時候,我們家三口人都說大法好,我妻子說這回可好了,你爸爸不打人了。兒子說大法是真好,誰知爸爸能不能做到。怎麼今天她竟敢打我兩次,還打的這麼疼。我終於悟到了:過去都是男的打你,你能忍,現在一個女人打你看你能不能忍受。我忍受了,我欠她的太多了,我打她十八年,她是怎樣忍受過來的?這也是還債。就在當天晚上奇蹟出現了:打坐時間增加四十五分鐘,我又過了一關。可我妻子打我的那隻手疼了半個月。

我剛學大法時,我們村只有我一個修煉,受益之後,我開始弘揚大法,我們村有很多人也先後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來又發展周圍四個村,到現在已有六十多人入道得法。全余積鎮現有二百多人在修大法。我專管請購各種書和資料,自己拿錢做底墊。我把名利情看淡了,每週要跑兩三趟市裏請書,有時還佔去做生意的時間,每次都要花錢。我不管妻子怎麼說,總是一笑了之。我記住師父的話:「忍中有捨,能捨是修煉的昇華。」(《精進要旨》〈無漏〉)

一年多來我把自己當作一名新學員,沒有在學員之上的心。師父說:「要無所求而自得」(《精進要旨》〈學法〉),我以一種無為的心態堅持修煉。我的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修煉前的各種疾病全部消失。今年四十多人挖樹坑兒,我挖的很多,排名第二。扛玉米袋子、刨茬子等活兒十多年沒幹了,這回都能幹了。村裏人看到我都很吃驚。我還看到了許多法輪大法顯現的神奇現象。有一次我抱輪兩個小時後,一睜眼看掛在前方的「真善忍」三個字金光閃閃。「真」外邊有好多「真」,「善」外邊有好多「善」,「忍」外邊有好多「忍」,好多好多的「真善忍」,一直到現在也是這樣。還有一次我還沒睡著,只覺的眼前亮的刺眼,我以為是外邊著火了,可馬上就看清了,是一個金光燦爛的大法輪,從窗外進來了,落在我的小腹處,我的小腹很熱,有一種說不出的美妙舒服的感覺。

修大法後,我們全家都深深的受益了。現在我一家三口都在修煉大法,我們點學法煉功就在我家。

法輪佛法是修佛修道的法,是真修弟子登天的階梯。是法輪佛法把我從死亡線上挽回來,我由衷的感到喜得大法,三生有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