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十六人的修煉故事〈之三〉

——大哥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8日】哥哥2001年7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是我們家兄弟姊妹中最後得法的,從98年開始向他弘法,整整有三年多。

哥哥是家中長子,我一直認為他是兄弟姐妹中最聰明的,看他不怎麼念書,卻總是名列前茅。記得小時候,爸爸媽媽雖很關心我們讀書上學,但從不過問,也不打罵強求,我從小念書有了問題,都直接找大哥解決,記憶中沒有問題難得了他,有時甚至比學校老師還管用。我們幾個弟妹幾次聯考,都是哥哥陪考;填志願、選學校,也都是他當軍師出主意,不像其它人都是爸媽圍著團團轉。

哥哥大學、研究所念的是計算機,畢業後工作一帆風順,是我們幾個兄弟姐妹中,生活最順遂的。然而,或者就是生活的幸福,讓他沒有修煉的念頭;另外一方面,實證科學的框框,也讓他很難接受「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記得98年有一次,我和妹妹特別在一次家庭聚會時,刻意坐他的車,想一起在車上向他弘法。那時,我們提到大法的種種好處,「修煉圓滿」是千真萬確的、可以達成的道路。為了讓他相信,我和妹妹都提到一些超常的感受。他那時雖不反對我們修煉,但對我們的「投入和相信」有些嗤之以鼻,在他那時的理解中,覺得我們之所以有特殊感受,只不過是「迷信」了某種東西後,產生的「自心投射或幻覺」罷了。

不過,修煉大法的媽媽和他同住,卻讓他確確實實感受到大法的好。他常常提到媽媽氣色好得不得了,也比以前開朗。奇妙的是,兩個小孩因為有奶奶同住,居然也比較少生病。(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啊!)

2001年上半年,妹妹開始積極的向還沒修煉的哥哥與弟弟弘法。移民新西蘭的弟弟終於也決定要修煉後,家中兄弟姊妹,就只剩下哥哥還在門外徘徊。那一陣子他的工作十分忙碌,始終無法好好將《轉法輪》一書讀完。有一回,哥哥又要到大陸出差,妹妹千叮萬囑要他帶著小巧的精裝本《轉法輪》同行。那次他恰巧出差「九天」,晚上沒別的事做,就這樣終於把《轉法輪》一書好好從頭到尾看完一遍。神奇的是,哥哥說他在大陸很少碰到搜行李,那次卻碰上了。不過,無巧不巧的是,那時他把小本《轉法輪》放在口袋裏,卻沒人搜他的身。就這樣有驚無險。我想:師父早就在看著他、保護著他呢……

他的思想框框因為真正接受了大法的洗禮,終於突破了障礙,徘徊的腳步終於步入大法中來了!2001年7月,他慎重地打了一通電話給我,只是要告訴我一件事:「我決定要修煉了!」當時我忍不住熱淚盈眶…。我們家四個兄弟姐妹中前後三年多,自此全部成為大法的修煉者。

修煉不久後,哥哥排除困難,接替媽媽成為煉功點的輔導員,一早就提著錄音機到煉功點煉功。哥哥說,修煉後,他甚麼「感覺」都沒有,沒有「又吐又拉」的淨化身體、也沒有感覺體內法輪旋轉、也沒有感覺能量流動。我問他,那你為甚麼相信大法?他說,師父講的道理實在博大精深,而且每念一次《轉法輪》,都有新的體會。他常訝異為甚麼有些東西以前都沒有看到。這和他當年因「看不見,摸不著」就不願相信,真是不可同日而語。妹妹也說,哥哥完全是從「理性」上認識大法的。現在的他,不用看見也深信不疑,真是要憑「悟」而圓滿。

為了積極講清真相,需要到大陸出差的他,總是盡力向當地人講清真相,破除邪惡。父親當年是和國民黨政府搬遷來台灣的,家鄉還有以前的親人。哥哥也特別抽空回去,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在這「法正人間」之前的關鍵時刻,我知道,哥哥的腳步再也不會遲疑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