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十六人的修煉故事〈之一〉

——十六個法輪大法修煉者的家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22日】 我1998年初有幸接觸法輪大法,迄今四年。先生和我同時學法,加上五歲的小女兒,一家都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不過,這兒說的「我們一家人」,可不只是我的小家庭一家三口,而是由「我的娘家」所衍生出的大家庭範圍。

我的娘家共有六個家庭成員:爸爸、媽媽、哥哥、姊姊、弟弟、妹妹。我就是其中那個排行老二的「姊姊」。我父親97年底因病去世,我是在98年初學大法,也是家中最先得法的。遺憾的是父親生前未及得法,除此外,家裏的媽媽、妹妹、弟弟、哥哥都先後陸續成為幸運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還不只如此,加上我們分別成家後的家人,整個大家族總共有十六個人都修大法。說實話,現在社會上有哪一種所謂的宗教,有這種強大的力量?

我是家裏的長女,多少對家人有份說不出的責任感。得法後就迫不及待的想讓家人都得法。那時哥哥弟弟都沒興趣,媽媽和妹妹倒是很快就入門了。我的母親是一個害羞、膽小又內向的傳統家庭主婦。父親去世後,我更擔心她,煩惱她老來無伴,或是身體不健康、心情不愉快等等。大概是出於對我的信任吧,向她大力推薦大法後,她沒多想就接受了。而我也沒料到只有小學程度的她,很快就進入狀況,讀法煉功不落人後,比我們這些年輕人還精進!她常說她沒念過甚麼書,只知道修。殊不知,這樣最好了,我有時都很羨慕她的一派天真呢。當然,我也從此無須再記掛著她、擔心她。

再來就是我的妹妹,她和母親幾乎同時修煉。向她介紹大法前,她正想走上修行之路,當時參加了一個台灣非常有名的佛教禪宗法門,學著打禪七等等。然而大法的純正融煉了她,她不多久就決定全心專一修大法。由於明白大法修煉是最珍貴的,妹妹認真督導她的三個小孩修煉。這三個小孩一個四年級,一個二年級,在學校是活潑可愛的好學生;最小的才三歲半,人見人愛。就像師父說的,由於小孩兒非常純淨,真是進步神速的。另外,妹妹住在屏東的婆婆也因而得法,那兒也有好多她的親人因而走上修煉大法之路。不過,妹夫可是在妹妹得法三年後,「歷經千辛萬苦」才決定修煉。學「地球科學」的妹夫,要接受在他看來「不科學」的修煉,真是有點難。一開始時,雖不至「連摔帶打」,但也製造了不少讓妹妹「提高心性」的機會。那時妹夫認為,社會上有那麼多騙人騙錢的玩意兒,他要保持「清醒」,在需要時才能「解救」我們。結果,還是大法將他融煉了!在花蓮擔任國中老師的妹夫,得法後對弘揚大法可是不遺餘力。

弟弟出生不久後,就得了過敏性皮膚病,吃了不少苦頭。家裏也為他訪遍名醫,花了大筆的醫療費。雖然長大後,情況好了許多,但終究無法根治,必須不間斷的擦藥。我得法後,自然非常希望弟弟得法,因為那是達到無病狀態的唯一道路。弟弟開始並未排斥,但也沒有真的動念,《轉法輪》一書始終沒看完。記得大概三年前,有一次他終於動念要我教他五套功法。我興沖沖的從彰化趕到新竹,吃完午餐後,正打算開始,他卻倚著沙發睡著了。我那時想,不是師父已經開始調理他的身體,就是來了干擾。後來雖然功法會了,但還是屬於「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不久,弟弟舉家移民新西蘭,當正法進程愈來愈緊時,妹妹連續打了多次長途電話,苦口婆心地敦促。2001年五月,弟弟終於下決心修煉了!而且不多久,太太和八歲的小兒子也隨之加入。他們很快地加入「助師世間行」的行列,在新西蘭最著名的觀光勝地成立煉功點,向西人及大陸遊客弘法講清真相。奇妙的是,弟妹的媽媽到新西蘭觀光兼探親,就在弟弟家中看師父講法帶,遠從台灣跑到那兒得法!

最後,只剩哥哥了。哥哥是學計算機的,大概是被現代科學框住了吧,他總覺得修煉是「迷信」。但我和妹妹始終沒放棄,不強求但鍥而不捨的向他洪法三年多。去年妹妹轉為積極,花了許多時間善心勸說。2001年七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一通哥哥的電話,他說,他只是想告訴我,他「決定要修煉了」!

就這樣,媽媽,我一家三人加上我的小姑,哥哥,弟弟一家三人和他的岳母,妹妹一家五人和她的婆婆,我們這個不大不小的家族,全部都修煉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