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煉去執著心的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0日】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

煉功人身體的變化人們都知道、看到,學法煉功的人越來越多。1997年年底,煉功點人多,就分三個點,我就在新開的小區煉,煉功人多數是新學員。

我開個體每天早7點開業,晚八點到家,吃完飯繼續幹活,幹完活學法到12點,開始打坐學法困,就跪著學法,還困,用涼水洗頭,再睏就把頭髮吊在櫃子上繼續學,直到學完一講才睡下,每天只能學一講,白天聽帶子。

我和幾名老學員每天教功,自己就早起床,兩點煉靜功一小時,接著煉動功一小時,有人的身體,睡魔就干擾,起早不習慣想睡覺,心裏想著師父的《洪吟》:「關關都得闖,處處都是魔。」「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我下決心克服睏魔,讓魔搆不著我,就用涼水沖身,精神起來,再去領大家煉功。寒風吹在身上是熱的。

有一次學法盤著腿似睡非睡,看著一個小和尚,在前額順著鼻子滑下來,在書前邊用手指劃著它自己的小臉蛋說「丟,丟,丟!」(註﹕方言,就是丟臉、難為情的意思)我一下打起精神學法,學著一會又睡了,書前又出現小和尚把腦袋歪到另一面丟、丟、丟我。我知道師父點化我,鼓勵我精進學法。我意識到把學法提前,晚上6點回家,幹完活9點,每天學兩講。苦修半年才順過勁來。

人多了事也多了,幫學員買書,買磁帶,給錄錄音帶,店就顧不過來,又搭錢,過年了活多,又影響生意,自己就起了人心,錄音機交給別人,想退出來,心想我早晨起來學法煉功,不管這麼多事多好,沒這麼多煩惱。我和功友正說這事,功友急了說不行。我說我有工作沒時間,我就把錄音機交給一位能起早的學員,在回家的路上腿疼的走不動路,沒悟。早晨起來學《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回答學員問題中師父講:「你生活上遇到的、在工作上或者社會上遇到的一些事情,可能對自己的某顆心能夠起到提高的作用。可能你碰到那件事情,也許是為了去你的執著心,也許是為了幫助你甚麼事情。一旦人走上修煉這條道路的時候,那麼他的今後的一生,都不會有偶然的事情存在。因為修煉是有序地安排,時間不是那麼很充裕,不可能有甚麼偶然的事情,都是安排得很緊的。你們不要把平時碰到的那些好像是偶然出現的那些小事當作是偶然的,因為不會有很多奇怪事情出現,或者跑到另外一個空間中去修煉,那麼你就提高不了這顆人心。」一本書看完去點上煉功,拿機子人沒來,大家都看著我,我和大家說:對不起我今天口喊,大家一起煉功。心性提高上來,其它矛盾也都順利解決了。

1998年我一女友的父親84歲,突然不會動了,說不行了,叫我一起去看望,我去了她家人急的哭,我也坐在老人身邊,說人多苦,生老病死的,修煉就不存在生死之憂。老人睜開眼睛看著我說晚了,我不自覺的握住老人的手說,大叔你沒事,等您好了我教您煉功。我用右手給他擼胳膊,擼腿,等回來後,晚間女友叫我,明天他父親叫我去給他擼頭,我爸他好了,晚上能下地走了。

我嚇壞了,師父講學員不能給人治病,我這不是無意給人治病了嗎?我跪在師父的像前說:「請師父饒恕弟子不是有意做的。」今天我不會去,又該怎麼說呢?我去就給他聽師父講法。我到店裏等女友,這時一顧客來取衣服,我站在凳上拿衣服一下摔下來,碰巧屋牆邊立著三塊玻璃,我的手劃在玻璃上,起來一看手掌劃壞三個口子,靠小指骨那口都露白骨了,奇怪地不出血,三個口冒出紅色的血漿封住傷口也不疼。女友來了一看,馬上給我買雲南白藥上,不讓上不行。強行給我上藥我疼得難忍。我用水沖掉,眼看血漿把傷口封好不疼了,女友講這麼深的口子不出血,你是不是煉功的作用,我說是。師父慈悲把我擼在手上的病業排除,又叫我悟道。

她說:「明天你也教我煉功,今天你就別去了。」我把師父的講法交給她。幾天傷口好了,但三個疤痕卻留下叫我記住這一教訓。

1999年年初三我在店裏學法,一顧客(老熟人)和我談起人間男女之情,我用人的理講道德,心裏還生氣,他說你還煉功,氣成那樣,一句話提醒了我,對,我是煉功人不和他一樣,要高姿態。於是我給他念《洪吟》中的「做人」一首。我念了幾首詩他就走了。我起來送他,他用手一擋我坐在了地上,他也沒回頭就走了。我原來尾骨增生,煉功後不疼了我以為好了呢,這下疼得起不來。我心說:該!誰讓你起了人心,不守心性,我在機台上拿起書讀法。第2天我煉功,不能做隨機下走,晚上不能翻身。初七那天我們去中關村體育場,集體洪法,我想一定去,於是租車去。到體育場,司機講就在這,怎麼不對?我說司機是我錯了,我心不誠,所以找不到,我走著找到了,功友已經煉上了,我一進煉功場感覺身體法輪在轉,身體發熱,煉抱輪時感覺法輪轉到後身,在尾骨上像拔火罐一樣揪了一下,然後入靜,看到許多飛天在空中飛,景象美妙。回來後坐車,人多忘記疼痛。走路,上樓身體發輕,到家孩子講休息一會再吃飯,我身體平躺床上,想起了我好幾天不能翻身,怎麼好了?我用手一摸包沒了。我想起老師講的:「人哪兒長瘤啦,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在一個很深的空間中有一個靈體。」(《轉法輪》)慈悲的師父叫我「悟道」去掉人的情,人的慾望。心性達到病根才給拔掉。

有不足的地方請同修幫修改,多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