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十六人的修煉故事〈之四〉

——弟弟一家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4月13日】媽媽常說,弟弟是我們家最乖的小孩。從小他就很安靜、聽話。不過,家裏最讓爸媽操心的卻也是他。

弟弟出生後不久,就患了過敏性皮膚病,嚴重時身上、腳上一處處的斑塊,奇癢無比,還會流膿流水。因為屬於過敏體質,很多食物,如魚、蝦等都不能吃,環境還要保持清潔,衣服被單媽媽都為他打理的特別乾淨。除了皮膚,鼻子也有過敏毛病,一點灰塵或天氣變化,便會讓他噴嚏、鼻涕連連。為了醫病,幾乎看遍全台名醫,花了很多錢,也吃了很多苦,例如高燒住院、藥物引起副作用水腫等。雖然不惜錢財、大費周章,他的毛病從來就沒有根治,症狀時好時壞。有的醫生說,二、三十歲年紀大了自然就會好。可惜這個奇蹟始終沒出現。弟弟二十多歲後,雖然患處集中到了腳上,而且病情緩和許多,但是還是得不間斷的擦藥,以免惡化或癢得影響生活、工作。

有一個關於弟弟的畫面一直深印在我的腦海中:記得念國中時,有一天經過弟弟的教室,看到全班學生端坐上課,就只有一人彎下身把頭倚在桌上…。那個怪怪的人就是弟弟,因為他必須彎下身來抓癢…。就看到他頭倚桌、眼看黑板、雙手卻在腳上不停的來回搓動。當時心裏十分難過,想他一定是非常不舒服…。

98年初我得法後,雖然知道大法不是為了治病,而是非常神聖偉大的修煉。但以那時的心情,卻因而更加希望弟弟早日修煉,因為唯有如此才能真正解脫人世的苦難。心雖急,但知道凡事強求不得,自有因緣。好不容易有一天,弟弟終於想要學「五套功法」,我趕緊跑去準備教他。那天吃完中飯正想開始,他卻倚在沙發上睡著了…。媽媽和他太太都說奇怪,因為他幾乎不睡午覺的。我心想,若不是來了干擾便是師父已經在調理他的身體了。無論如何,那天他總算學了功。我提醒他還要看書才行,不過他有一搭沒一搭的,沒有進入狀況。後來有一天,他開車時突然頭痛無比,從小對「病」很敏感的他嚇到了,趕緊到醫院檢查,卻查不出個所以然來。我一直提醒他看大法書中有關「病業」的部份,然而他終究沒有悟到,還是沒有放下那個心。

後來,弟弟一家三口移民到新西蘭,和太太都從事旅遊業的他,定居在著名的觀光勝地。去年年初有一陣子,突然沒有工作上門,閒的沒事做。他開始思考起「人為甚麼活著」這類的問題。恰好那陣子妹妹也頻頻跨海打越洋電話催促,希望他把握機緣學法。或許是機緣成熟了,在認真閱讀完《轉法輪》後,他開始動心修煉了。

那一陣子,據說他如飢似渴的閱讀一本本大法書籍,沉浸在真理浩瀚無涯的世界裏。但是,家裏情況卻出現了一點緊張氣氛,因為弟妹雖然以前也斷斷續續地讀過大法書,卻還沒有進得門來。對於弟弟突如其來的專注投入一時無法理解。不過,弟妹後來告訴我,有一天她忽然想通了,既然弟弟要修煉,與其疑慮憂心,不如同心試試看吧。就這樣心念一轉,沒有多久,她也決定修煉了,而且馬上一起勇猛精進。當然,小孩子也和爸媽一塊成為修煉的人。聽說,在那之後好一陣子他們倆人還是閒得很,都沒有工作打攪。一家三口,起床後就是不停的讀法、煉功,沒有其它……弟弟說,這是師父安排他們要趕緊跟上來。

2001年7月華盛頓法會時,偉大的師父出現在法會現場。我看到弟弟在師父講法的過程中,從頭到尾淚流不止。那次他也告訴我,以前有皮膚病的地方都長出了新的、像嬰兒一樣的細嫩皮膚……

他們居住的新西蘭著名觀光地,師父當年曾駐足停留。為此,一家三口在那兒建立起煉功點,引導有緣人得法。他們還在交通要道上立起了大法的看板,讓過往旅客都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訊息。當然,對大陸旅遊團講清真相,是他們結合工作的最重要修煉道路。弟弟深有感觸的說,倘若他三年前就修煉,就不會移民到新西蘭了。也許他的修煉機緣就是如此安排,促使他在新西蘭的觀光重鎮,適當的扮演他該盡的責任。

神奇的是,一回弟弟的岳母到新西蘭探望他們,他們把握機會為岳母放起了師父的講法帶。其中有一幕是師父打大手印的畫面。弟弟的岳母看完後告訴他們,你們的師父真好,我看到銀幕中金光閃閃,李老師身穿袈裟,頭髮捲捲的打著手印…。弟弟和太太吃了一驚,心想那卷講法帶中,只有穿西服的師父啊!就這樣,他的岳母千里迢迢由台灣到新西蘭得法修煉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