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自殺和不怕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4日】在這場邪惡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鎮壓中,被迫害致死者的名單裏陸續出現了一些自殺案例,有的是在抗議迫害中發生,有的是為震懾邪惡而發生,也有個別的是不堪繼續承受更殘酷的迫害……。針對這個問題,想談談究竟應該如何看待才算是大法弟子的正念。

從常人層面來說,這些死亡無疑都是迫害造成的,是邪惡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欠下的一筆筆血債,是邪惡對大法犯罪的罪證。如果沒有那些非法關押、追捕、酷刑折磨,大法弟子仍然會像99年7.20全面鎮壓開始之前那樣,在和平環境中煉功、學法、洪法,強健身體、提高心性,絕不會出現寧死不屈的慘烈結局。

但是,修煉是超出常人社會層面的,因而宇宙法理對大法弟子的要求總是高出常人的,何況這場迫害從根本上來說不是常人對常人的迫害,而是舊勢力操控世間邪惡之徒針對大法弟子以檢驗為名進行的迫害。那麼要清除迫害,不能只看這個空間的表現,因為用常人的心態和標準是無法闖出重圍、解體邪惡因素的,一定要站在修煉的基點上,用大法弟子的思想和行為去對待。

那麼從修煉的道理來說,大法嚴禁殺生,包括自殺,這是無條件的,這一點在《轉法輪》「殺生問題」中有明確講解,所有大法弟子都知道這一點。最近師父在解法中再一次明確了這個法。在2003年元宵節法會上,有學員問:「大法弟子在監獄寧願放棄生命而不放棄大法,自殺違反大法嗎? 」師父回答:「自殺是不對的。你真的非常堅強,你能夠堅定得死都不怕你自殺幹啥?是要看你堅定的那一面,但是自殺那怎麼給你算呢?當然了,作為大法弟子我會全面地衡量,不能只看一件事,要從歷史上看。可是呢,即使不會因此而怎麼樣,那不是污點嗎?因為師父在法中都講了自殺是有罪的,你怎麼不按著法的要求做呀?!還不是一般的悟性問題,是不是哪?我說了,在那個邪惡環境下壓力是很大,但是反過來講,你們是幹啥來了?你們是在承受常人的魔難來了嗎?等待你們的又是甚麼呢?」而且,從正法修煉的角度來說,大法弟子自殺誰高興?邪惡高興了,有文章可做了,有百分之五事實根據的謊言比百分之百的謊言更有欺騙性;舊勢力高興了,少一個算一個,正妒忌你呢!

關於這方面的法,師父已經說得再清楚不過了,修煉人都能理解到:大法弟子在任何情況下都必須珍惜神賦予我們的生命,不能殺生,也不能輕生,無論面對何等艱難困苦,無論出於甚麼動機。一個修煉中的人如果採取了輕生的舉動,即便是非常個別的,邪惡也會造謠,它們不說是你個人不遵守大法原則造成的,卻會說是你學大法學的,常人也會誤解大法,這不是學了大法還反過來起到破壞大法的作用了嗎?然而有的同修說,某某學員在勞教所中為了表示自己寧死也不放棄大法的心志,採取了割腕等舉動,的確起到了震懾惡人的效果;有的說某某學員在惡警面前以頭撞牆,表示死不足惜,結果制止了迫害;還有的說那樣殘酷的折磨實在受不了,又不願意背叛自己的信仰,想以死解脫是可以理解的。的確,所舉這些事例從常人角度都是完全可以理解和接受的,但從修煉的高標準來看,卻是完全錯誤的,因為這等於是在說作為修煉人自殺也並不是完全不可以理解和接受。我認為這類想法即便不付諸行動也已經非常令人堪憂,因為它一方面承認師父講的是對的,另一方面在具體情況中卻總希望有特例,也就是說希望證明不按照大法去做也對、也能得到「法外開恩」的承認。這是很嚴重的基點問題和對法的偏離啊!同時,可能也正因為在一定範圍的大法弟子中有類似的想法存在,才會有類似的個案不斷出現,給大法弟子造成更多損失;才會被邪惡鑽空子,抓住一點無限擴大,用謊言給世人造成更大的損失。

換個角度引申一步。希望「法外開恩」本質上是對法沒有足夠正信的體現,也是對法和師父的不敬──因為不完全相信百分之百按照大法要求去做就能破除迫害,那麼我部份用對法的信念、部份用人的方法補充,也應該得到承認吧?懷著一種討價還價的僥倖心理,只想到了自己眼前的情況,卻沒想到作為一個已經修煉到相當境界的生命卻忽然犯下殺生大罪後,會給師父帶來多大的麻煩與為難、新宇宙是否接受這種自定的不純的標準。另外,無論這個空間有甚麼理由,主動傷害自己的身體都是對師父和自己真正父母的大不敬,因為我們的肉身是為了修煉才給我們的,是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大法徒也無權隨意丟棄和毀壞他。

再說不怕死。大法弟子的不怕死,是修煉人看穿人的生死的本質後的自然體現,和無神論者的蠻幹、或者常人為了甚麼而獻身或捐軀相比,具有完全不同的內涵,因為修煉人不怕死並不等於可以主動去死,大法弟子的不怕死是生命同化法理後出現的存在狀態(也可以說是精神境界,因為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並不需要用人中具體去死這樣的物質行為來證實其存在。(人中的自殺和出賣行為往往同是怕心造成的,怕被傷害,怕失去,怕肉體的痛苦超過極限,怕精神的痛苦不堪忍受。)達到了看穿生死的境界才能徹底擺脫死亡的威脅,才能活得正直,活得堂堂正正,才能更好地活著證實大法;反之,以死為從人世間解脫的手段或者達到世間一個甚麼目的的方法,正是沒看穿死亡的表現,因為扔掉了肉身這個人並沒有死,換個空間而已,可因殺生而造下的巨大業力就在另外空間存在,誰去消、如何才能消呢?修煉才能吃苦、消業,失去了肉身如何修煉?製造了一系列大問題。

師父講過,「你修煉整個過程都存在著一個對法的根本認識問題,你堅不堅定的問題,一直到你修煉到最後一步,還在考驗著你對法堅不堅定。這個根本問題不解決,其他問題都是談不上的,甚麼也談不上,不是這個問題嗎?你對法本身不堅定,你能照著法去做嗎?」(《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的建議》1994年12月17日)無數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已經在世間證實了大法,證實了大法的真實不虛與博大精深;這些正念正行也在證實著,只有嚴格按照師父講的法去向內修,才能走好從一個滿身業力的人向新宇宙的神轉變這一艱鉅而殊勝的過程。希望我們大家都能多學法,學好法,更加純淨地在法中修,在如何看待自殺這個基本問題上不要再有迷惑,也不要再給眾生造成迷惑,走正我們在世間證實大法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