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住正法弟子的責任 去掉「常人勇士/受迫害者」的迷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9日】前不久,看了網上一篇名為《法輪功學員在阿城被迫害致死目擊錄》的文章,是說一學員不從邪惡而跳樓的事,我對此感觸很深。最近我們地區也發生了兩起類似情況,而且間隔時間不長。我覺得這一情況應引起大家的重視了。在此我想談一下自己的看法,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對證實大法的負面影響

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為了搞鎮壓,邪惡編造了一系列的謊言,其中自殺是主要一條;在今天,有那麼多學員被酷刑折磨致死,而邪惡之徒為了逃避責任,更為矇蔽世人,對外全說成自殺或疾病。我們對這些事情的揭露從未停止過,而且已成為我們講清真相的主要環節,最常用的一句話就是「法輪功不許殺生,自殺是有罪的。」

那麼如今發生了這種案例,雖然是極少數被逼迫、折磨得極端無奈的情況下發生了這樣的事,可這不是在抵消著絕大部份大法弟子證實法的效果了嗎?儘管是被逼的,邪惡可不會這樣講,他們會反咬一口,那不是給了他們繼續迫害的藉口了嗎?而那些被矇蔽的群眾也難免會產生更負面的想法的,那不是害了他們嗎?而江澤民更會拍手稱快,因為他制定的政策(肉體上消滅)有進展了,他恨不得所有的學員全死掉,不是嗎?還一點,我們很多同修的家人是不修煉的。他們本來就因為我們的安全擔心了,會不會因怕我們出危險而阻撓我們做正法的事呢?

師父《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再忙,也得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對待啊;再忙,也得考慮周圍的影響。從1999年4.25開始到7.20以後,邪惡用造謠的流氓手段把我們搞得很被動,使眾多生命受毒害。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眾生中使人們重新認識我們。那麼做不好的時候呢,很可能你費的那些個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無意中起到損害作用。你們修煉人的表現是純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們的表現就覺得你們就是好。如果我們自己平時不注意自己的行為,那你們的表現常人就會看到,他不能夠像學法一樣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現。可能你的一句話,一個表現,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們得考慮這些問題。」

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與和平時期的修煉人不同,在於我們身負眾生的依托和希望,我們有著正法的使命和責任。但是,在正法時期中我們是作為修煉人,作為大法弟子,在做證實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事,與所謂的「革命先烈」或者「常人中的勇士」根本不是一回事。如果無意中一定程度地把自己當成常人中的勇士,摻雜著常人的心情,在迫害中就容易會被邪惡抓住把柄,從而遇到嚴重魔難。

二、記住正法弟子的責任

甚麼是正法弟子的責任呢?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個人圓滿對於你們來講不算甚麼。在歷史上,你們有過多次修煉,很多時期都走過這樣的路,目前對你們個人圓滿標準的考驗根本就不算甚麼,那是對大法弟子掌握法的衡量標準。你們個人修煉的圓滿過程實際上就是給將來維護法、證實法奠定基礎,因為你們得有一定的素質,對法有深刻的認識與掌握,同時在你們個人修煉的過程中,得圓滿完成你們個人所能夠達到的標準,在關鍵時刻才能真正地去證實法,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所以大法弟子的責任哪,不是為了個人圓滿,而是在證實法中救度眾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那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偉大之所在。」

「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迫害的時候,大家首先應該想到的是救度眾生,想到的是怎樣能夠證實大法。這不偉大嗎?這場邪惡的安排我們根本就不承認它,但迫害畢竟出現了,邪惡畢竟迫害了那麼多眾生,我們不應首先想到去抓緊時間救度他們嗎?」

三、從救度眾生的角度去思考

我認為這種「與其被抓去迫害,不如一死」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也許在常人中這樣做不是錯的,但作為大法弟子就不應該了。我們不是要作常人中的英雄、勇士,我們所做的是要在助師正法中救度眾生。

那麼怎樣做才是救度眾生呢?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指出:「你個人的修煉是在救度著你自己所代表的龐大天體中的生命。你在講清真相中,你在救度著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龐大天體與那天體中的生命,」而要想做到這些就必須得有人體,因為沒有人體就修煉不了,沒有人體還去和誰講真相呢?且不說講真相的事了,師父說:「你們自己在人世間表現的人身,其實在微觀上看也是一個巨大的系統。」「也就是說你們人的身體,隨著你們不斷地修煉就會不斷地改善,變得越來越好,同時向神的身體轉化。如果你們修得不好,大家也看到了,表面身體的變化相對來講也小。也就是說你所代表的那個龐大的天體和你的身體是一樣的,是對應的。那麼可能就會有眾多的生命因為你修得不好,他們不能得度;」我們不該珍惜這個人身嗎?所以師父講:「一切看上去都像在常人中,和常人區別沒有那麼太大。有了那個差異,你們說甚麼,人就聽甚麼,也就不存在正法的事兒了,也就不存在修煉的事兒了。人在迷中犯了罪,目前也只得在迷中還。」(《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

四、在哪裏都能講真相

我們是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可一旦被抓的事發生了該怎麼做呢?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況下就是要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從而維護大法。個人的提高與圓滿就在這過程中。那些所謂的做轉化工作的也是被矇蔽了的人,為甚麼不反過來向他們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呢?我建議所有正在被強迫轉化的學員(沒有被抓去轉化的除外)向做轉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同時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惡而不是大法弟子。」(《建議》)「所以講真相的事每個大法弟子都得重視起來,這是你們最應該全力做的最偉大的事。眾生的被救度,你們自己對應的天體的圓滿,都在其中。大法弟子人人要做,不放過一切機會。」「那麼在真相面前,人們都會去斟酌,人自己怎麼樣去對待這一切也是他們的選擇。」(《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試想,如果通過我們的努力,使做洗腦的人覺醒了,「使中國人覺醒了。使全世界的人都覺醒了,都知道了這場迫害的邪惡,誰也不去隨從它,都在抵制它,那邪惡還能支撐下去嗎?」(《北美巡迴講法》)

五、純淨自己的正念

我聽有學員說:「要是來個痛快的還好辦了,那個零罪怎麼受啊!」也有的想:「這回被抓不死也得扒層皮等等。」其實這都是人的想法,這種觀念不去掉是很危險的。因為師父講:「做得好的就會改變自己周圍的環境,做得差的也會使自己周圍的環境隨心而變化。」(《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講法》)「大法弟子在兩種情況下它們動不了。一個就是堅如磐石,它們不敢動。因為那個時候它們知道,不管你舊的勢力也好,舊的理也好,這個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誰再去迫害,我是絕對不饒它。我身邊還有無數的正神呢!我還有無數的法身都會正法。就怕弟子自己心裏不穩,這樣的執著、那樣的怕心,舊勢力看見了就會抓住有漏之心迫害。而在迫害當中正念又不足,遭受的迫害就更大,全都是這個情況。」(《北美巡迴講法》)不能說邪惡迫害我們是對的,但事情畢竟發生了,那我們就要冷靜下來,找到自己的有漏之心去掉它。我們畢竟不是作為常人中的勇士在做大法的事,也不是作為常人中受到惡霸欺壓的受迫害者,我們是修煉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啊!如果我們真的沒有有漏之心,就會像師父舉的例子那樣「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後,坦然不動,沒有任何怕心,你看它舊勢力就不敢迫害他。因為它們知道此人你不打死他,甚麼迫害都沒有用,也就不碰他了。有多少學員能做到啊?他們對法的堅定使邪惡膽寒。」(《北美巡迴講法》)

六、珍惜人身符合法理的要求

師父《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中說:「現在是在正法,而你們是在正法的最低一層次中得法同時又是參與在世間圓融大法的一份子。也就是說你們現在的修煉和正法的整個這件事情是聯繫起來的,所以真正的偉大之處在這裏。」「天象變化下面要是沒有人去動,還不能給常人社會帶來一種狀態,也就不稱其為天象的變化了。」(《轉法輪》)因此,「正法期間弟子必須在正法結束後才能離去」(《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現在正法時期還沒有結束,我們有甚麼理由離開呢?即使是被迫害的,我想也是不應該的,因為邪惡不配,因為我們是師父的弟子,這場迫害也不是人對常人的迫害。

最後,請允許我以師父寫的《助法》這首詩與同修共勉:

助法
發心度眾生
助師世間行
協吾轉法輪
法成天地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