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允許邪惡勢力奪走我們寶貴的人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27日】記得在很久以前,一位同修慷慨激昂地講:「我們要放下生死,我們要走出人來,我們要上天安門證實法!」我為之感動。而另一位同修很平靜平淡的一句:「哪裏有生死呀!」我卻為之一震。

我知道有許許多多的大法弟子為證實法受盡肉體的摧殘而矢志不移;還有很多很多的大法弟子為證實大法而被邪惡勢力奪去生命。我覺得他們真偉大。有的同修說:「大不了,這一百多斤扔給它們,脫了這個身體,死也不背離法!」我覺得大法弟子真偉大,但這句話中卻可能包含了常人之心──常人勇士之心。為甚麼要準備隨時丟棄肉身呢?大法弟子要是都離開這個空間了,誰最高興?魔和舊勢力最高興吧。有了這樣的認識,我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了──用堅定的正念破除邪惡勢力的安排,絕不允許邪惡勢力奪走我們寶貴的人身。

五一前後我三次上天安門證實大法,臨行前也在想著在邪惡勢力的迫害和酷刑之下要寧死不屈。想著想著,我就不這樣想了。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大法堅不可摧》)「宇宙中的生命都在重新擺放位置,人不配考驗這個法,神也不配,誰動誰是罪。」(《導航》-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

當我們身神合一溶於法中時,就構成了金剛之體,不是我們貪生怕死,而是邪惡不配迫害我們;而且,即便我們還有執著和常人心在,他們也不配考驗我們,因為我們有自己的師父在管著。我再一次明白了《道法》的內涵。本性在覺醒:它們動不了我。我覺得它們動我一根汗毛都是針對大法的一種侵犯和褻瀆,都是它們的罪,它們要償還的,而不讓它們動我是對它們生命的一種慈悲和挽救。有師在,有法在,它們動不了我。

臨行時,我對自己也對舊勢力說:「我不怕死,雖然我這個身體不足百斤,長得也並非漂亮,但舊勢力想要,不給!我還要留著這個身體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清除邪惡的舊勢力呢!」同時請求我們偉大的師父加持我。

於是我就這麼去了北京,也就這麼回來了。

由於這個身體被賦予了同化大法的內涵、救度眾生的責任、助師正法的使命,它顯得如此的美麗、高貴而神聖。我們應該珍惜、珍惜它,並好好地利用它,邪惡勢力沒有權力奪去它。因為我覺得這個身體呀,它不僅僅屬於我們個人,它還屬於大法,屬於我那個體系的整個宇宙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