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向廣大人民說明真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新年、過年、人大會、在軍博的破壞大法的展覽、聯合國人權會,在不同的時機,一批批的大法弟子前仆後繼地走出去維護大法。我也想,只要法還沒有正過來,我們就決不能坐等,再有時機我也還要走出去。可是自上次上訪回來後,我總覺得還沒有完全準備好再走出去,我發現我一回到常人的生活中,一穩定下來,竟產生了執著,想保全這種狀態,而麻木於魔對大法的破壞了。可是魔對大法的破壞卻越來瘋狂了,一個又一個的弟子被活活折磨死,又一輪的媒體的惡毒造謠誹謗,越來越卑鄙的謀殺並誣陷弟子自殺,對師父的行刺也在策劃……。同時一批批走出去的弟子他們一心為法、捨盡生死的境界鼓舞著我。每一個新的弟子被折磨死的報導,都考驗著每一個大法弟子。有的弟子怕自己承受不住,走不出去。我想如果我們都在確認能保全自己的情況下,去付出,那是不是基點還是先是自我,還是沒有放下生死?有一天我產生一個想法,如果我被折磨死的話,就會驚醒更多的弟子和世人。如果需要,我可以付出我的生命。

四二五到來的時候,一些弟子決定到天安門廣場向世人展示大法,我也決定加入他們。那幾天裏在我們製作橫幅、交流感想的過程中越來越多的弟子也做出了決定,加入獻身正法的行列中。我感到今年四二五和去年大不同,今年政府是完全有準備的,他們邁出這一步真的在面臨生死的考驗,大批弟子為正法獻身的心成熟了。

四二五那天,廣場上遊人不多,幾乎全是便衣。他們著裝雖然款式不一,但都是清一色的深藍色。我們一進廣場全被注視著,有的弟子橫幅剛拿出來還沒展開就被抓了。能展開的也保持不了幾秒鐘。在我等待時機的時候,和我同來的弟子已經紛紛被抓了。我不甘心就這樣白白地被抓,我想讓更多的人看到大法。於是我坐車離開廣場,來到一座立交橋,在上層橋的側欄我展開了大法的橫幅,橫幅被風吹得緊貼在橋欄上,橋下迎面開來的汽車都能看到。過了一陣兒,橋下一輛警車迎面開來,他到上層橋還得繞個大彎,我有充足的時間收起橫幅,打了一輛出租車離開了。

我稍休整了一下後,又坐車奔赴天安門廣場。但坐車路上我改了主意,我在一個大路邊的人行道上又展開了橫幅,路上騎自行車的人和坐公共汽車的人都能看到。一個人停下來驚異地問我:「法輪功是正法?」,我鄭重地對他點了點頭。漸漸地一圈人圍了上來,我跟他們說了說我煉功後的身體的巨大改善和心性的提高。又有人問我:「可是電視上報的練死很多人?」我說那些完全都是捏造的,有的有精神病,有的本來就有絕症,與法輪功沒有必然聯繫。談完後我就坐車離開了。

《西遊記》裏唐僧師徒過一座山時,看到滿山遍野的魔,都想繞道而行;可大法弟子面對滿廣場的便衣,為了向世人展示大法,哪怕只一刻,也毫不畏懼;面對信訪局外面滿街的便衣警察,明知要被拘留、勞教仍坦然而行。大法弟子真的很了不起!

但另方面,當我能夠放下生死的時候,當我看到成群的藍衣人一次一次地將我的同修們推上警車的時候,我考慮的不再是走不走出去的問題,我發現我還需要冷靜下來想一想怎樣才能更有效、更有力地助師正法。

這一年裏,數百萬大法弟子以赤誠的心,不顧拘留、勞教,進京上訪,可是至今政府沒有人聽,沒有人跟我們談。我們以憲法給予公民的權利在廣場和平煉功,向世人展示真善忍大法,可遭到的是殘酷的毆打和非法的監禁。我們給政府充份的時間來了解我們,如果這樣能使他們認識正法,擺好自己在未來的位置,我們可以繼續做下去。可是目前廣大的群眾卻都不知道真相,還沒有一個公平地擺放自己在將來宇宙中的位置的機會。在國外,隨著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不斷曝光,西方社會的媒體對大法的報導越來越接近真相,越來越深入,但國內卻恰恰相反。雖然前些年大法在國內的弘傳,打下了一定基礎,可是人的思想是很弱的,在強大的宣傳機器和惡毒捏造的事實灌輸下,使人們對大法的認識完全偏離了真相。在過去的一年裏我們向政府反映情況,現在我們可以向身邊和社會上廣大的群眾說明事實真相。

當人民知道大法創造的無數醫學奇蹟的時候還會相信那「死1400人」的謠言嗎?
當人們真正讀一讀《轉法輪》的時候,誰還能說大法是邪教呢?
當人民知道無辜的大法修煉者是怎樣被毆打致死甚至被活著火化滅跡時還會不知道誰正誰邪嗎?
當人民知道大法的弘傳每年為國家節省了以千億元計的醫藥費,而邪惡的領導者卻動用巨額的錢財來鎮壓最安分守己的百姓和做骯髒的國際政治交易來掩蓋自己迫害人權的行徑時,還會不知道怎麼才叫亡黨亡國嗎?

現在大法弟子的耿耿忠心成了邪魔破壞大法的便利條件,我們為甚麼不可以利用靈活的時間地點來向廣大的群眾展示大法的真相呢?如果一百多弟子,分布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向人們弘法,那會有多少人因此而聞法呢?如果一百萬上訪的弟子每人向十個北京市民說明真相,全北京的人就會都知道真相。如果有一千萬弟子每人告訴十個人真相,全國人民就都知道真相。那時,誰還會去願意給邪魔充當工具幹那喪天良、無人性而為自己招致業力的勾當呢?我聽說,有幾個弟子在軍事博物館舉行污衊大法的展覽時,他們就在館外把澄清事實的材料發給參觀展覽的群眾。這難道不是圓融法在人類這一層次的行為嗎?

水能載舟,也能覆舟。當正法進入人間的時候,天象的變化取決於人心的變化。我們不想要誰的權力,我們也決不會發展成為政治勢力,但是我們要給人們一個公平的擺放自己位置的機會。我們不知道甚麼是政治,我們只想真正地做一回好人。

在國外,為了讓各國人民了解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幾乎每個弟子每天都在超負荷地工作著。在獄中,不知有多少堅定的弟子每天都在生死的邊緣輾轉。如果沒有他們的承擔,我們連今天在家煉功的環境也不會有。

國內的廣大同修們,讓我們從自己的心中和各種觀念中走出來吧!
讓我們把大法的純正無私、萬載難求的真相告訴人們,
讓我們把師父兩袖清風、苦度眾生的事實告訴人們,
讓我們把大法淨化身心、返老還童的傳奇告訴人們,
讓我們把幾百萬大法弟子忍飢挨餓,流落街頭,精忠為國,冒死上訪的事蹟告訴人們,
讓我們把獄中弟子受飢寒大善大忍、歷酷刑無怨無恨的故事告訴人們。
讓我們把趙金華、陳子秀、張正剛堅持真理,寧死不屈的偉績告訴人們。

甚麼是「邪」?如果這樣的行為是「邪」還有沒有「正」?
讓人民來判斷甚麼是正邪,讓歷史來鑑定甚麼是邪正!

大陸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