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大法弟子在邪惡迫害下跳樓的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10日】明慧網2002年8月29日《記住正法弟子的責任 去掉「常人勇士/受迫害者」的迷惑》一文談了大法弟子在邪惡的迫害下跳樓的行為不符合法理之處。絕大部份我很贊成,但也有不同看法。

首先,我也同意在邪惡的迫害下跳樓、撞頭等一些比較激烈的行為的確不是我們大法修煉者應該鼓勵的,因為這種行為的結果直接與當事人的心念和修煉狀態相連,稍有把握不好之處,不但容易在常人中造成不好的影響,而且正法修煉走到今天這一步,憑著我們的正念,應該有更好的破除舊勢力安排的方式。就像一個有過此種經歷的同修在事後所講:想起來很慚愧,一個大法修煉者卻被一些爛鬼逼得不得不從高樓的窗口奪路而逃,實在有損大法的神聖,如果出了危險還可能讓常人不理解。

不同的想法是,我覺得作者同修在文中好像把「跳樓」與「尋死」、「不要這個人身」或「離開人世」過於等同起來了,其實那些不正確思想只是事情中的一個小的部份,只是這部份一旦出現,雖然數量很少,但卻容易影響比較大。

事實上,絕大多數有過此舉的同修並沒有出現危險。其初衷是覺得不能讓舊勢力的安排得逞,把跳樓作為一種正念走脫、打破舊勢力安排的方式;而且正是因為並非要尋死,認為在法中修出的正念足以保證自己不會有危險,所以大多數跳樓的同修並沒有死。

我周圍有幾個這樣的例子,明慧也報導過,很多同修從很高的樓層跳下後直接打車走了,即使不同程度的受了傷,一般也很快就恢復了。只有極個別的恢復得慢,也有其他的原因。

師父在《挖根》中說:「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我就是一個恢復得慢的。但我覺得我的問題在於自己當初在潛意識中,總有一種思維定式:認為要想堂堂正正地讓惡警亮出通行證,就必須得演化出一些身體方面的問題來。正是這種隱蔽很深的很不易察覺的人的東西,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才導致傷得很重,而後來又不精進,一時沒能衝破人的觀念,所以恢復很慢。

文中還提到「在哪裏都能講真相」,這的確沒錯。但是勞教所、監獄本不是我們修大法的人應該呆的地方,我們就不應該被抓,被抓了也應該抓住一切機會走脫,因為長期被關在勞教所、監獄裏講真相並非上策。而且破除舊勢力的安排破除得越早,對邪惡勢力的打擊就越大。放過了本可以走脫的機會,被邪惡送進了勞教所、監獄,這也是不同程度的疏漏。

我和很多同修都有同感:在被送到魔窟之前,師父為我們創造了很多次走脫的機會,但往往都是我們正念不足,或因放不下人的執著而放棄了。這是很可惜的。比如我,邪惡把我留在派出所好幾天,有一天夜裏兩個看著我的人都睡著了,我本該走的,但一方面害怕如果走不了被抓住會遭到更邪惡的迫害,另一方面害怕這樣一走會被通緝,以後就再也不能回家了,而希望能用正念,不配合邪惡,甚麼都不說,讓它們甚麼都抓不到而將我無罪釋放,這樣就能保住很多常人中的安逸了,現在想來,就是對它們的邪惡程度估計不夠,更重要的是沒有做到捨盡,而有漏了。後來得知邪惡已從長期的電話監聽中得到很多它們想要的了,事情發展的形勢越來越不利,我決定再有機會一定走,但機會又來的時候,又覺得這樣走了會給很善良的所長帶來工作上的麻煩,就又沒有走。放過機會之後悟到:讓他順順當當地把我送到魔窟並不是對他好,因為那樣他的罪更大。所以下定決心,一定要走。在最後一次機會之前,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更好的機會又被我大大咧咧地放走了,醒來後非常難過。也許就是這個夢給了我決心,所以當最後一個只有幾秒鐘的機會來了的時候,我沒有絲毫猶豫,從窗口跳了下來。跳下後,本想打車走的,但只爬了幾下就不能動了。其原因,上文已講,不再贅述。

事情雖然沒有按照最好的方式發展,但我們仍可以每一步都最大限度地去發揮正念的作用。──當常人朋友驚訝於我身體的恢復打破了醫生的結論時,總要問我到底是怎麼傷的。我覺得遮遮掩掩的沒有必要,早晚他們要知道的,那時也許就不能理解我這種舉動了,所以我一般都告訴他們:我被壞人綁架了,他們不但搶了我的東西,還要把我送到比納粹集中營還邪惡的地方進行迫害,我為了逃命,就從窗戶跑了出來,只不過那是個14米高的窗戶。常人朋友立即心領神會,知道了我是被江羅集團迫害的,旋即又笑了,因為他們覺得我的解釋很有意思。我想我這樣說,他們不僅會驚嘆大法的威力,還能體會到大法弟子對生命的珍惜、對大法堅如磐石的正信、以及從法中修出的睿智和幽默,本能的反應只有佩服,而且又能體會到江羅集團的邪惡,而油然生出正義感來。

到現在我也不後悔當初的行為,因為我打破了舊勢力的安排,沒有被送到勞教所,而且在外面既可以學法,又可以助師正法。所以我想,修煉是很複雜的,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同,一念之差會帶來完全不同的結果;我們在看待自己選擇和看待別的大法弟子在正法中的具體行為時,是否應該儘量更全面衡量。不把邪惡迫害中的絕食、跳樓這些具體抗爭行為當成模式,不從事物的表面上去模仿或者拒絕,重要的是讓自己的心念足夠正、足夠純淨。

同時,我們應該加強正念,站在正法全局的角度考慮問題,儘量用常人可以理解的方式打破舊勢力的安排,做到圓融。避免給大法和救度眾生帶來損失。這一點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