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8日】

1、語氣、善心、道理

講真象中,很多人對我說:「你的話我聽進去了。」「你的話有道理,打動我了。」「真想再跟你嘮嘮,謝謝你。」修煉人講出的話感動了很多人。師父在講法中講過:「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

是啊!在大法修煉中我們逐漸修成了一個先他後我、大善大慈悲的生命。為了他人,為了眾生,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無憾的,我們就是這樣一個生命。一個不修煉的人的行為,也是他思想支配,而他的思想完全是後天形成的為私的觀念、變異的理。但我們修煉人思想中的理,是從宇宙大法中修煉證悟出的純正的理,他們就能深深地被打動。

2、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幹工作

我專業技術過硬,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始終兢兢業業地工作。但老闆給的工資不算高,很多人為我鳴不平,勸我幹活時別那樣拼命。說實話,憑我的技術再換一個高收入的工作完全是可以的。可我沒那麼做。我理解老闆,公司需要我,我的離開會使他們陷入很難的境地。師父在《富而有德》中講到:「古人云:錢乃身外之物。人人皆知,人人在求。壯者為足慾;仕女為榮華;老者為解後顧;智者為光耀;差吏為此而盡職,云云,故而求之。」「差吏為此而盡職」現在的人啊!錢給的多就幹得好一點,錢給得少幹得沒心情,這不就是一個人嗎?而我是一個修煉人,工作幹得好不好,標準絕不是在錢上,你給得多一點也好,少一點幹好,我們工作都是按照修煉人標準去做,是對得起良心的。

3、老闆的疑惑

我與老闆都是服裝設計師,受邀請參加海外的服裝節。海外單位派出四名記者來中國採訪我們,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就是祥和地對待這一切。而老闆卻感受壓力很大,面對記者很緊張。那天,記者採訪完了已經很晚,老闆還是開著車把我拉了出去。他實在受不了了,大聲問我;「新生,我心裏對你有很多疑惑,你今天必須告訴我!為甚麼別人在利益上斤斤計較,而你不是;為甚麼你身體不好(我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遭受公安迫害,作了脊椎骨手術)而工作卻那麼認真;為甚麼你面對記者那麼輕鬆自然,為甚麼我壓力那麼大!」那天晚上,我們談到很晚,我把我修煉的故事講給了他,他震撼了。從那以後,老闆每遇到他的朋友都要講述大法蒙冤的真象。有時也會遇到對方不接受,他就回來問我:「新生,我就這塊兒沒說明白,你說是怎麼回事?」有時我們請客人吃飯,吃著吃著他就說:「新生,把你們的事講給他聽!」我為他明白了大法的真象而高興,因為他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4、講真象

工作中我努力地付出,老闆把工廠交給了我管理,為人做事、言行我都按照修煉人標準去做。工廠所有的員工都接納了我,認可了我。他們都知道我所說的所做的都是公正的,對工人是負責任的。這樣一來,為講清真象的工作開創了便利條件,我就或直接的或間接的講述大法蒙冤的真象,有一種「潤物細無聲」的感覺。這裏有好多有趣的事。

薩斯嚴重時期,工廠每天都要消毒,工人心裏都挺害怕,他們問我:「新生,是不是我多看幾遍真象光盤,就可以不得非典了?」把我說樂了。

晚上加班,小戴把她5歲的兒子接過來,我把大法弟子製作的彩色動畫片放給他看。看著看著,孩子嚴肅的對我說:「叔叔,把光盤送給我好嗎?明天我帶到幼兒園給阿姨看。」我們全笑了。

小楊的男朋友在南方工作,那天他打來長途,我在一旁打手語,就說:快告訴他「大法好」。小楊樂呵呵地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了他的男朋友,他男朋友不住地說:「我正要煉,我正要煉。」

趙師傅的兒子3歲多,他一來我就抱他去買好吃的,那天我又送給他一張真象光盤。也真巧,那天晚上趙師傅約了很多朋友喝酒,喝著喝著,小孩子鬧起來,非要看光盤不可,這一下「天安門自焚騙局」又被曝光了。到今天為止,上班的時間就能聽到辦公室裏電腦播放的講述法輪大法真象的聲音,已成為一件平常事,也有一些工人主動索取真象光盤。

從看守所闖出來後,我一直在外面流離,家裏電話遭監聽,惡警威脅家人,我回家幾次都被家人送了出來。我在公司裏堂堂正正地講真象,會不會有人舉報我,甚至有一個工人的老公就是警察,曾經做過一些不好的事而遭到惡報。對於這一切,我也思考過。我是大法弟子,我們做任何事都遵循著一個理,一個宇宙當中最正的真理。噢,難道真象講多了,就意味著被迫害?一個神下來度人,就非得被釘在十字架上?這是甚麼歪理?!一個人要得到別人的尊重,首先自己得尊重自己。要想讓別人接受大法的美好,首先自己把大法擺在甚麼樣的位置。大法就是堂堂正正的,我就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一切可能的迫害我都絕不能接受,我就是要做好我應該做的。

5、修煉形式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講:「你們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未來參照的實踐,既做著常人的工作又能修煉。你們要走極端,你們就會破壞這條路,所以不能走極端。你就只管堂堂正正地在社會上做好你應該做的,再去修煉,就完全可以達到修煉人應該達到的標準、可以圓滿的標準,因為未來人就是這樣一條路。未來人類社會是沒有宗教的,人都是社會中的一分子,人們參與著這個社會中的一切,也許學生學的課本就貫穿著人這層法的法理與高層內涵。」師父在《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中講:「所以未來很可能是沒有這種宗教形式的。人類將來學的課本可能就貫穿著法的因素在裏邊。在社會活動中能夠做得好的、能夠做得更好的,那可能就是在修煉了。大法弟子今天你們所做的這一切,你們回想起來,何嘗不是這樣?大法在世間就沒有那個有形的這種東西成為一種社會政治。」真是開最方便之門了,我可以有我的工作,我可以有我的事業,我也可以有我的社會活動,在不同的社會環境中能夠接觸不同的人,都能夠把法輪大法的美好講述給他們。師父在《大法是圓容的》經文中講:「在社會的各個行業中都可以修煉,也都有有緣人等待得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