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法的一個「信」使我在反迫害中走到今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23日】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怎樣正念正行走好最後的路,不讓邪惡鑽空子,就是在法中精進。因為正法越到最後邪惡越作垂死掙扎,它們麻木的不顧一切的像無頭蒼蠅亂撞,所以我們大法弟子一定要在學法中,正念正行,在反迫害中走好最後的路。在這裏我談談在反迫害中的一點認識。

我九六年得法,因為一身病、特別心臟動過大手術,所以就念了三年學,今天提筆寫這個東西很費勁,但我對師父、對大法特別堅信,沒有一絲一毫的動搖過。我想雖然我理解法很慢,但我就照師父的話去做,跟隨師父,正念正行走到今天。

2001年我因發真象材料被惡人舉報、被110非法抓進看守所,進了看守所我就在想,我不能在這呆著,外面還有很多大法的事要做,那麼多人等著我救度呢!所以看到師父在經文《路》中說:「目前這場邪惡的迫害是舊勢力強加給大法與弟子的,針對反迫害所做的一切,不是大法弟子對大法與自己負責最偉大的表現嗎?」聽師父的話,我堅決反對這場迫害,我一定要出去。接著就開始絕食。邪惡給我灌食我堅決抵制。最後邪惡一看我昏迷不醒、已經皮包骨,就讓我家人接回家了。這樣我堂堂正正的闖出了看守所,又投入到證實法的洪流中。

2002年邪惡又把我非法抓到洗腦班。在我正念下、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邪惡的目的沒達到。2003年7月11日邪惡瘋狂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腦班又成立了,早上9點當社區政法委書記、派出所惡警帶著五、六個人進了屋,進屋後就說:今天送你去學習班。我說我不去,惡警說:你是掛了號的,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當時我說:不去就是不去,死也不去。惡警說:抬也得抬去。我說:抬也不去。當時我心特別平靜,而且認定他們抬不走我。

接著他們上來四個人,三個女的,一個男的。他們開始拽我往床下拖。我就在想:死也不能讓它們抬走。看我抵制它們,惡警趙勇說:把警車開到門口來,後它們把我拖到地下就開始抬我。我當時一念想到請師父加持弟子,就覺得身體像座山似地往下墜,結果四個人沒抬動。其中一人說:這麼瘦這麼有勁?(我體重只有96斤)。這時它們歇了一會又開始抬,他們連拖帶拽把我拖到門口時,我想:師父請加持弟子。緊接著心臟病「犯」了,出現抽搐、大口喘氣的症狀。惡人一看把我放下了。一放下我馬上就好了,當時我喊;我修煉真、善、忍有甚麼錯?為甚麼這麼迫害我?它們說:政府不讓煉,你和政府作對。我說:我從沒反對政府,政府錯你們也跟著錯嗎?然後指著每個人的名字說:如果你們的妻子姐妹以前一身病通過修煉全好了、你們也這樣對待嗎?

當時他們全不作聲,惡警說:抬不走打120來。我說:你打吧,讓外面的人看看我。早晨大夥看我好好的,現在你們到我家迫害我,用擔架抬出去的,你們多能耐呀!不去抓壞人、專抓修煉真、善、忍的好人!

當時他們一聽我這麼說誰也不吱聲了。

後來他們一看沒辦法就給鐵西區610打電話。不一會又來三個人,進屋一句話沒說,拽我的胳膊就把脈。我閉著眼睛發正念。一會兒610的人說:這樣吧,你緩三天,星期一你自己去,因為你是掛號的,不然的話,你走了就給你判勞教。當時我心裏說:你說了不算。就這樣在我正念的震懾下、在師父慈悲呵護下,我闖了過來。那天從上午九點一直折騰到下午二點半抬三回都沒抬走,被我用正念頂住、師父慈悲呵護把邪惡擋回去了。

後來聽我愛人說:外面來了兩輛警車圍了好多好多人、都知道是抓法輪功的。警察和610的人走後,我馬上起來收拾屋子,因為半天下來屋裏已經給鬧得亂七八糟的,但我心裏也確實高興,因為我不僅在這麼多人面前證實了大法、而邪惡那麼多人也沒把我帶走,最後卻灰溜溜地走了。正像師父說的:「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也三言兩語》)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