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魔難心志堅 正念正行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日】1996年石堅(化名)有緣喜得大法,他如飢似渴地讀著《轉法輪》這本寶書,知道人活著的真正意義、知道這是萬古難尋的宇宙大法。得法後他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努力做一個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好人,身心很快得到了淨化,身體健康了、道德昇華了。

去中央電視台上訪

1999年7月初我們聽說中央電視台要播放誣蔑師父、誣蔑大法的電視節目,周圍同修們紛紛自發地給中央電視台寫信、發電報,用自己修煉法輪大法的親身感受,講述法輪大法是對任何人、社會、國家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誣蔑善良就是對邪惡的縱容,所以我們要阻止播放對人民有害的節目。石堅想,寫信、發電報不如面對面講,他決定親自去中央電視台講明法輪功的真象。

1999年7月13日石堅到了北京,先去了北京的燕京飯店的煉功點,那裏空氣已很緊張。他看到有幾個人坐在車裏在監視煉功點,說明它們在7.20之前就已經著手要迫害法輪功了。他問了功友去中央電視台的路,然後來到了中央電視台門口,各種原因上訪的百姓很多不讓進,一打聽才知道不少同修已來過。有人專門「接待」法輪功學員,石堅被帶到一個屋裏,一名女工作人員兇惡地問:「甚麼事?」他說明了來意,這時又過來一個男子,問:「你幹甚麼來了?」 石堅答:「聽說中央電視台要播放誣蔑法輪功師父、誣蔑法輪功的電視節目,法輪功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這樣的節目不能播。」 那人惡狠狠地說:「播能怎麼樣,就播。」他說:「不許播!」他倆僵持了半天。石堅平時是個不愛言語的人,在關鍵時刻他以一個大法弟子的正氣,抑制了那幫人的囂張氣燄,他們只得給了他一張紙讓他想寫甚麼就寫上面,還說保證給反映上去。石堅寫了來中央電視台的目的,然後就回家了。然而大陸百姓這樣的自發地對「真、善、忍」的維護卻成了所謂圍攻中央電視台的「罪證」。

去北京信訪辦上訪

誰知「風雲突變天欲墜」(《心自明》)。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開始對法輪功修煉群眾進行瘋狂的鎮壓。1999年10月石堅聽說鎮壓又要升級,他就和另一同修10月25日到北京國務院信訪辦上訪,向政府反映大法是利國利民的、對社會和國家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是被誣陷的。他們剛到信訪辦就被扣押,又被押送到駐京辦事處,後被當地公安局帶回關押。他們提審他時問他×××進京上訪的路費是不是他給的,哪來的?(同修進京上訪沒錢,他把平時省吃儉用省下的錢給了同修,那位同修被公安抓捕時給他說了出來。)他說:「是我平時自己攢的錢。」惡警就開始毒打他,惡警們打累了就說:「你隨便編一個人吧,沒有這個人也行。」他想:我信仰「真、善、忍」哪能說假話呢?如果編了個人他們就會誣蔑法輪功是有組織的,上邊給拿的錢上北京,用心多險惡呀!他識破邪惡的詭計,堅定地回答:「不能編!」惡警兇狠地打他無數耳光,他還是不編。惡警就用子彈放入他五指中間勒他雙手,用幾根香煙捆在一起點燃按著他的頭熏嗆他,他痛苦地大喊。就是這樣他也堅定不屈。最後惡警把他關進了看守所關押、折磨近兩個月,還勒索他親屬8000元錢。

開法會遭綁架,絕不能出賣同修

2000年5月石堅因在同修家開法會被惡警綁架到佳木斯市看守所,他絕食、絕水9天抗議迫害,9天後被無條件釋放。

2000年6月2日為了同修都能夠在法上提高上來,他們又召開了幾十人的法會,再遭綁架被關押在市看守所,他馬上絕食絕水抵制迫害。第一天分局提外審時,問他誰通知的開法會,他想我是大法弟子決不能出賣同修。他不說,惡警就讓他坐「老虎凳」,兇狠地打他。第二天惡警又把他提出夜審,追問他是誰組織的法會,他還是不說。惡警就把他的手反背銬用木棒別住手銬讓他處於蹶勢後,把他的褲子扒掉,用橡皮筋彈抽他小便處、用木棍狠打小腿骨、在電暖風上放煙頭熏嗆他、用特製的錘子把他胸部墊上紙猛擊(這樣即使內臟被打壞外表卻沒有傷痕)。就這樣惡徒毫無人性地折磨了他一夜,他也沒說出一個同修。2000年7月非法判了他3年勞教,關押到勞教所。

正念正行 脫離勞教所的監控

在勞教所裏法輪功學員被強制勞動、不准煉功、不准學法,有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到期惡警也不放人,還給無理加期3個月。法輪功學員找一名惡警隊長說理,惡警揚言:「上邊有文件不放人,有能耐你去自殺、絕食、逃跑,隨便啊!」 石堅和其他幾位同修悟到不能在勞教所裏受迫害,我們是大法一粒子,迫害我們就是迫害大法,這裏不是我們修煉的環境,應該出去救度眾生、助師正法。就這一念,「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勞教所裏從來不停電,一天晚上突然停電了,他們十幾位同修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衝出了魔窟,匯入了正法洪流。

正念顯神通

2002年除夕夜石堅和同修出去做真象資料被惡警跟蹤抓捕。他馬上向內找,找到了自己心性上有漏的地方後,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企圖迫害他的一切邪惡,並請師父加持離開派出所。趁惡警上廁所,他戴著手銬衝向門口,推了兩下玻璃門鎖著,這時他感覺惡警已到身後,當時他用手銬輕輕碰一下門玻璃、人下意識地向外走,人就出去了。到了幾米以外的馬路上,而玻璃卻在身後碎了,身上沒有一處劃傷。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他正念走脫。

「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

2002年9月5日由於別人的出賣,石堅被跟蹤,在打電話時被惡警抓捕。他堅決不配合邪惡,大喊「法輪大法好!」5、6個惡警把他綁上抬到警車裏,周圍圍觀的人很多,惡警用膠帶封他的嘴不讓他喊。這時師父的講法出現在他的腦中:「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他想不管遭受怎樣的迫害也不能配合邪惡。一拿下膠帶他就喊:「法輪大法好!」提審他時他也喊,惡警就打他,喊一句打他一下,後來他們打累了就不打了。7個保安輪流用樹條專門抽他的臉,樹條抽碎了換新的接著抽,這樣抽了他12個小時,把他的臉抽的面目皆非,沒一塊好地方。審問了他10天10夜也沒他從嘴裏摳出一個字。後來他們找來一個所謂「全國十大預審員」之一的人來提審他,他已不能走路、不能說話、不能睜眼了,他想我死也不說一個違背大法的字、出賣同修的字,最後惡警也沒能從他嘴裏摳出一個字。

他被抓後一直絕食抗議,惡警給他強行灌食的食管給他一直插了5天5夜。他被折磨得昏迷不醒,保安就用針扎他的腳、用打火機燒他的手。在2002年10月末,他絕食近2個月時被轉回看守所繼續迫害。它們天天給他強行灌食插鼻管50多天,鎖在鐵椅子地環上5天5夜,後把他押到勞教所繼續非法關押。在勞教所裏他被關進了小號,雙手給固定到地環上7天7夜,管教兇狠地踢他,他昏倒了才把他放到床上。這時他已起不來了,連續絕食快3個月了。惡警叫兩個犯人24小時看著他,那樣了還不放過他,還天天強行給他灌食,又送入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醫生給他檢查身體時,要抽4ml的血用於化驗都抽不出來了,做心電圖的儀器吸盤不能吸住他身體,這時他只呼氣沒有吸氣。管教們交頭接耳小聲說:「他不行了,就這幾天了。」當時他已連續絕食近5個月了,被折磨得已無人樣了,瘦得剩一把骨頭,不能說話。惡警看他不行了怕死在勞教所裏擔責任,就找到他的親屬逼他的親屬把他接回家了。

在這次關押他的5個月多里他一直絕食抗議、沒回答邪惡一個問題、只喊了「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