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人同修煉 正念正行講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28日】99年7.20至今已經四年了,四年來在血腥的狂風驟雨中,大法弟子們沒有倒下,他們牢記師父的教誨,履行著史前的誓約,在助師正法、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這條路上堅定地一步步走了過來。很多同修的正法經歷可歌可泣,現在我就講一個我認識的同修一家人不畏艱險、向世人講真象的故事。

這位同修和她的丈夫、女兒、兒子都是大法弟子,他們於95年96年相繼得法,開始得法的幾年中,他們一起煉功學法,尊長愛幼,一家人和和睦睦。

99年7.20,鋪天蓋地的鎮壓開始了。流氓頭子江澤民出於小人的妒嫉,利用手中的權力,動用了全國的軍、警、特務和一切宣傳工具開始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全面鎮壓。師父和大法遭到了誣陷和誹謗,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應該怎麼辦,當時的大陸弟子都面臨著生與死的考驗。經過斟酌,大家都冷靜下來,我們修的是真、善、忍,沒有錯,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使我們道德回升,身心受益。師父遭到惡人的誹謗,我們不能坐視不管。從99年7.20開始,無數的大法弟子放下生死,前赴後繼地走到北京去上訪,去向政府、向世人講清大法的真象。

這位同修和眾多的大陸同修一樣,曾幾次因進京上訪被非法抓捕、被關押,曾兩次被送勞教。但都因為她正念很強,沒送進去。她在平時的講真象中也抓得很緊,從不放過一切機會,無論是出門辦事,買菜,走親戚,所有碰到的人都是她講真象的對像。她還經常和丈夫一起騎車到很遠的地方去發真象資料和光盤。

2002年8月,她因開法會被綁架,被送回當地派出所,她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派出所把她關在鐵籠子裏,外邊幾個人輪流看守。她堅持在裏面煉功,背法,發正念。幾天後的一個晚上,以強大的正念從派出所闖了出來。派出所亂了套,他們都感到納悶,這麼層層把守,她怎麼跑了呢。因當時的案子省610親自管,哪個派出所的人跑了,所長就地免職,所以他們非常恐慌,把她家裏的親戚一下抓來20多口,她弟弟(不修煉)一看連累的親戚太多,只好把她所在之處說了出來,她又一次被綁架進派出所。所長問他:「你告訴我,你是怎麼跑出去的。」她說:「是我師父把我救出去的,希望你趕快放我,如果不放,我還會跑的。」第二天,她身體又出現了症狀,身體動不了,頭暈目眩,所裏叫來醫生,一量血壓高達200多。她知道這是師父在幫她呢,心裏很清楚,就堅持發正念,徹底鏟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一定要出去。家裏人也找派出所說:如果人出了問題派出所負完全責任。派出所也怕擔責任,趕快向上級彙報,兩天後,她堂堂正正地從派出所出來。

2002年「十六大」前,區610惡徒幾人突然闖入她家,要把她送洗腦班,她的第一念就是,決不能被他們帶走。她向他們講真象,並義正詞嚴地告訴他們,決不會去洗腦班。丈夫和兒子也共同抵制。這時她身體又出現不適,惡徒沒辦法,就往市610打電話,市610邪惡至極,在電話裏叫嚷,有一口氣也得抬去。惡徒們又往派出所打電話,所長帶著幾個年輕的保安來了。這位同修雖然不能動,但心裏非常清楚,她不斷地發著正念,請師父加持,決不能讓舊勢力的陰謀得逞,堅決不去洗腦班。

惡徒讓幾個年輕的保安抬她,她丈夫、弟弟、兒子都攔在門口說:「人現在成這樣了,萬一出了事誰負責任就給簽個字,簽完字把人抬走。」惡徒們你看我,我看你,誰也不敢簽字。最後打電話叫來了救護車,醫生來了,一量血壓200多,醫生把他們訓了一通說:「人都成這樣了,你們還這麼折騰,再著急血管就崩了。」醫生一說,他們也沒了辦法,只好幫著把人抬上了救護車。救護車往醫院開去,警車沒有跟來。在師父的呵護下,她保持強大的正念,又一次從魔難中闖了過來。師父講:「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北美巡迴講法》)

當然邪惡之徒是不死心的,他們經常往家裏打電話騷擾,問在家裏幹甚麼,每次同修都告訴他們在看書或煉功。歹徒們怕她一家人與別的同修聯繫,把她家的電話線絞斷,他們就通知電話局再接上。就是在邪惡之徒嚴密監視的情況下,他們仍然堅持著向世人講清真象,從不間斷。

她的丈夫是個忠厚、善良的人。99年7.20剛開始鎮壓時,由於怕心太重,也曾阻止妻子去北京上訪,但慢慢地看清了江××的邪惡嘴臉,認識到了師父讓我們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這沒有錯。認識到以後,他決心去掉怕心,也投入到了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行列中。他經常和妻子一起到很遠的地方去發資料。並向親屬和單位的同事、領導等講真象。他們單位效益好,他是收款員,經常碰到用戶請客的事,可他從來不參與,也從來不收用戶的禮,一直按大法弟子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現在又主動擔起了接送資料的工作。每次接到師父的講法、明慧週刊和真象資料後,他都仔細地分好,再逐一地送給每個同修。

她的女兒現在在上大學。前幾年上中學時,在學校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學校幾次找她,讓她放棄修煉,她都向學校領導講真象,並表示決不放棄大法。學校以開除嚇唬她,可她說:「寧願不上學也要修煉。」學校也知道她是個好學生,最後不了了之。

2002年夏天,她面臨高考。嚴肅的問題又擺在了她的面前。學校說,上面有指示,如果她不放棄法輪功,就「政審」不合格,不允許參加高考。她和家人商量,就是不讓考學,也不能背棄大法。家裏人都是大法弟子,一致同意。她就把她的想法告訴了校長。校長聽她寧願放棄高考也不放棄大法,覺得無法理解,就把她的母親找來。她和媽媽一起向校長講真象。母親問校長:「孩子在學校表現好嗎?」校長說:「好啊,她各方面都好,可就是法輪功現在上面不讓煉,就說個不煉,你自己心裏煉誰知道呢?」母親說:「我們修的就是真、善、忍,不能說假話。修煉的人不管在那個崗位上都是好樣的。他們踏踏實實地學習,兢兢業業地工作,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的不對。師父要求我們做先他後我的好人,這難道錯了嗎?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嗎?」接下來母女倆又向他講了江××為甚麼非要鎮壓法輪功,講了她們修煉以來身心的變化。講了世界上60多個國家都在煉法輪功,和在國際上榮獲上千個褒獎的事。校長聽完真的被打動了,他說:「如果不聽你們講,我還真弄不清是怎麼回事。」校長知道了真象,沒有再難為她,她順利地通過了高考,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大學。

上大學後,她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繼續向同學講真象。開始向本宿舍的同學講,又向班裏的同學講,因為她的學校離家不是很遠,所以經常回家帶些真象資料和小冊子分給同學們看。現在和她接觸的同學很多都知道了法輪大法好。

同修的兒子是個很靦腆的男孩,可在講清真象上卻做得非常好。他年齡不大,卻從不像別的孩子那樣貪玩兒,只要一出門就要帶上真象資料和光盤,走到哪兒,發到哪兒。有時聽到同修們說,哪兒、哪兒是死角,不好發。他聽到後,也不多說話,帶上資料就把那片家家戶戶都放上了大法的資料。

同修一家的故事講完了。從他們身上也讓我們看到了大陸的每一個真修的大法弟子都在不失時機地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師父在《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說:「每個人都是在自己所在的環境做大法弟子此時應該做的。你們是自己發自自己內心地在做,每個弟子真的像大法的一個粒子一樣,在維護著法,在救度著眾生。」「我們是用心在做,他們是用錢在做,這一點他們永遠也比不了。」

同修們,讓我們以法為師,共同精進,排除干擾,在最後的這段時間裏,把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完成得更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