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講真象 某市大法弟子全部堂堂正正走出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30日】我們因堅定修煉法輪大法,被關押在XX市收教所的洗腦班後,大法弟子互相配合,用智慧全面講清真象,破除了該市610辦、市收教所、所610辦等有關部門負責人與大批幹警的不正確的思想因素。由於師父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至7月上旬,關押在該所洗腦班的全體大法弟子已全部被釋放。這個已經連續辦了兩年的市洗腦班至此結束。

我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於2000年1月第4次被抓,被判勞教一年,因一直堅修大法,先後在看守所、省勞教所、市洗腦班連續被非法關押達3年多。在這期間我與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闖過了衝我們而來的全面無漏的種種難關與考驗,並不斷地用智慧向幹警、身邊的常人講真象,破除了許多人頭腦中不正確的因素,使他們由誤解轉而同情、敬佩我們大法弟子,甚至還有不少人表示出去後要煉法輪功。這裏有曾積極參與做轉化工作的勞教所的科長,對我們由嘲諷、不理解,後轉為由衷地敬佩;也有被大法弟子捍衛真理的正信所震撼的幹警,悄悄向我們借《轉法輪》看後,祝福我們早日成功。由於他們心靈的轉變,後來分別調到其它不再涉及迫害法輪功的部門工作。也有看守所的幹警在我們不斷講真象中,不但清楚了法輪功的真象,還從大法弟子慈善的一言一行中看到我們是真正的好人,悄悄交待倉頭允許我們在倉裏煉功,並認真地把師父《做人》一詩抄在自己的筆記本上……由於篇幅有限,這裏重點談談轉到設在XX市收教所的洗腦班後,如何和關押在這裏的大法弟子用智慧全面講清真象。

把我轉到該市洗腦班一個多月後的一天,市有關部門負責人X主任找我談話。我去後心裏一直非常坦然、祥和,臉上一直帶著和善的微笑。X主任說他到有關部門工作不久,每天都看明慧網,想和我單獨坦誠地談談。我對他給我提供這樣的談話機會表示感謝,並希望今後能多進行這樣的談話。因為我們一直是與看管我們的基層幹警談得多,與高層部門負責人極少有機會接觸,我想他們也是受矇蔽的,也應向他們講清真象。他首先談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及不理解的地方。我很有禮貌地聽完他的陳述,針對他對我們的誤解,祥和、善意地一一從各個方面和不同角度講清真象,破除他不正確的思想因素。

我向他表明,法輪功是法輪佛法修煉,是按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修煉自己,不允許殺生,也不允許自殺,怎麼可能去殺人呢?!舉個例子:一個教開車的師傅,既教人開車,又教人遵守交通規則。有人故意不遵守交通規則,闖紅燈壓死了人或自己被撞死了,完全是他個人行為,他個人要負完全責任的,怎麼能說是教開車的師傅不好,要他師傅負責呢?!

跟著指出江政府對法輪功的定性完全是造謠栽贓,並違反憲法及有關法律的。如法輪功學員去向發表了不符合事實文章的新聞出版單位說明我們的真實情況,要求該新聞出版單位予以更正,完全是符合1997年1月2日國務院頒布實施的《出版管理條例》第27條有關法律規定的,是合法的行為,卻被扣上了「圍攻」的罪名。

對於一些常人與幹警認為的法輪功學員上訪會影響社會安定的錯誤觀念,我跟他擺事實,講道理。我說文革中工廠停產、機關停止辦公、學校停課,鐵路交通癱瘓,這就是影響社會安定。法輪功學員自發地去北京上訪,一沒闖紅燈、阻礙交通,二沒使任何一個工廠停產、機關停止辦公、學校停課,甚至到天安門廣場打標語,也沒有影響每天去那的中外遊客觀光,影響社會安定的指責是毫無事實根據的。況且自古以來有冤就申,在不公正的對待下,總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的最基本的權利,憲法也規定公民有上訪權,不讓上訪中共中央設信訪辦幹嘛?!

我指出中共高層個別人害怕法輪功會發展成歷史上白蓮教之類的擔心也是毫無根據的。因為歷史上一切打著神的旗號的農民起義團體,其最終目的是為了在世間謀取個人的、小團體的或某些階層的利益,如農民起義要求均貧富、分田地。而我們是真正的佛法修煉,是放棄世間的名利的,是不執著世間的得失的,更不參與政治,與打著神的旗號的農民起義有著根本上的本質區別,是不能混為一談的。否則怎麼能稱為佛法修煉呢?!

針對很多警察和常人有一種錯誤的觀念:認為現在政府對法輪功的定性及迫害已經通過法規條文的形式定下來了,不管你再有理,是法律就得遵守,這更成為一些惡警對我們進行迫害的心理支柱。我站在更高的角度,從根本上去否定這種不正確的觀念。我說:縱觀古今中外,法律從來都是打擊邪惡,保護善良的,殺人放火,偷盜搶劫都是法律打擊的對像,但是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定性及圍繞定性所制定的法規條文和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把善良、把正法作為了打擊對像,根本違反了法律制定的基本準則,政府自己把自己擺到了邪惡的位置上,幹著人類歷史上最邪惡、最卑鄙的事!

對於X主任誤認為我們修煉法輪佛法好像是看破紅塵了,甚麼事也不幹了,對社會的發展進步沒有積極的意義。我說,這是你的誤解。我們看淡的是個人的名利情,在個人利益上不與人去爭、去鬥,可是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在社會上要做個好人,在單位要做個好員工,對單位工作負責,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我們法輪功學員有技術、業務職稱的,在單位都是業務骨幹,沒有很高學歷的普通員工也是單位中人們交口稱讚的好員工。而且大法開智開慧,很多孩子學了法輪功,原來成績不太好的,一躍成為班級的前幾名;一些搞科研的專家、學者,不但身體好了,科研成果大增,怎麼能說對社會沒有積極意義呢?!

另外,我還用自己的理解、自己的語言,從科學道理上跟他解釋了另外空間的概念。起碼使他有個概念,另外空間和高級生命並不是虛無縹緲的,並不是人所認為的一種盲從盲目的信仰,而是有科學理論依據的,用科學道理是解釋得通的。然後打開思路,引導他跳出現在人的思想框框:並不是唯有現代實證科學才是科學,中國古代科學走的就是不一樣的路。每次史前文化科學發展的途徑與方法都不一樣,不管用甚麼方法和途徑,只要是發現了宇宙的規律,這規律本身不就是科學、不就是真理嗎?!其實修煉也是一種探索宇宙、時空、人體的途徑與方法,人們通過修煉發現和認識到了超於人類社會的宇宙高層的真象與規律,這不就是發現和認識到了更高的科學與真理嗎!而修煉的本身不就是一種探索科學與真理的科學道路與方法嗎!根本不是人所認為的「迷信」。

X主任還談了他對個別學員表現出的行為不理解,說我們不顧家人受到的損失,沒有親情。我說,這得從兩方面來看:今天人類道德急速下滑,很多人在物慾的驅使下,拼命追求錢、權、名、欲的時候,有這麼一部份人為了捍衛真理、維護真理、不怕失去工作,不怕失去家庭,不怕坐牢,我真的覺得我的同修們很偉大,很了不起!從另一方面來說,我們修去情並不是冷酷可怕。情是建立在私的基礎上的,只是對我的親人好、朋友好,對與自己利益相關的人好,而我們修去情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是對所有的人都好,對天下的孩子都像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天下的老人都像自己的父母一樣,對周圍的人更好,對自己家人更好,處處考慮別人。我們修去情是修這顆心,心不為情所動,並不是不要我們的父母。

他也不理解為甚麼法輪功學員要去新聞出版單位說明實情,要求新聞出版單位予以更正。我說:某個人他個人怎麼看、怎麼說,是他個人的事,個人的路自己定,就連何XX,他自己都在電視上承認「4.25」以後分別上他家找他,想和他談談的法輪功學員總共不過才5、6人,而法輪功學員在全國有幾千萬。我們去新聞出版單位說明我們的真實情況,要求對不符合事實的報導予以更正,因為大眾傳媒發表了不符合事實的報導影響會很大。一些善良而對法輪功不了解的無辜的人,如果因此腦子裏裝進了對偉大而神聖的法輪佛法的不好的惡念,那這個生命將來都會遭殃的。所以法輪功學員去向新聞出版單位說明實情,要求該新聞出版單位予以更正,完全是本著善意,完全是為了人好,而且也是合法的。

整個下午的談話在非常坦誠的氣氛中進行,X主任一邊聽一邊點頭認為有道理。他有甚麼問題和看法提出來,我就用人好理解的這一層理來回答或指出其謬誤所在。談到一半,他忍不住讚揚說:「有人說你的素質很高,果真如此。」一個下午很快就過去了。臨走前,他用非常尊敬的口吻問:「我可以和您握手嗎?」「當然可以」,我微笑地和他握了手。我知道今天他是發自內心對我們的尊敬與敬佩,這一切都是大法賦予我們的。

2002年春節後,我想我現在除了給身邊的人講真象之外,還應以寫信的形式向有關部門講真象,那裏可能還有很多有緣人,還有很多人應該救度。所以我把上面談的觀點與內容整理充實後,給市委、市政府領導、市610辦全體工作人員和有關負責人寫了一封公開信。信寫好後首先交中隊幹警,她們看後再交所領導、所610辦,再到市610辦,層層往上走,這個過程就是對他們的講真象過程。我感到信寫出去後,對他們震動很大。首先是中隊的幹警與隊長、副隊長,過去與她們談,總是表現出不想聽或排斥心理很大。信我是晚上交給值班幹警的,第二天早上當其他人上班看了我寫的信後,一個個分別走進我的房間裏來看我,顯得很激動,眼神裏透著震撼、敬佩和激動的目光。有的說:「你的信我看了……」,都想和我說些甚麼,但一時又不知說甚麼好。我知道這封信已經破除了她們思想上對法輪功的不正確的看法。中隊裏被關的其他大法弟子知道後,也都紛紛給有關部門寫信講真象。

5月我看了師父的《北美巡迴講法》後,產生了堅定的一念:要出去講真象,救度眾生。一週後身體出現強烈的消業反應。所裏很快向上打報告,提出要保外就醫。

夏天男中隊的全體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抗議對法輪功的長期關押迫害,要求無條件釋放法輪功學員。此事對610辦和市裏震動很大,他們派出人員來調查。610辦要他們停止絕食,許諾以保外就醫的形式放人。調查人員在和我談時表示是為了向上寫報告,反映情況。

8月市610辦一處長帶人來專門找我談。一開口就說「你寫的信這裏的610辦認為有道理」,並說今天就要我談兩個問題,就是對海外法輪功學員在各種公眾場合打標語、遊行、靜坐,揭露迫害等活動的看法和對「4.25」事件的看法。我剛一開始談,就被旁邊的人打斷,並提出其它的問題岔開了。再談,又被其它問題岔開了。結果半天過去,都談其它問題了,這兩個問題基本沒怎麼談。這位處長問我身體如何,我說是消業,不要緊。

10月底得知610僅放了2、3人就停了。2003年春節前區610辦主任找我談,要我保證遵守公安部6條(才放人)。我拒絕了,我說那6條本身就是違反憲法的。春節後我想起去年給有關部門寫過信,現在市裏及有關部門人事可能有變動,加上自己又換了中隊,今年應該再寫。這時才突然反應過來,其實那個處長專門來提出的兩個問題,正是他們現在的癥結所在。他們認為海外大法弟子在各種公眾場合揭露江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跟政府作對,已成了反政府的勢力。他們認為那當然要鎮壓了。他們還認為「4.25」事件是搞政治,就應鎮壓。正是在這兩個問題上的錯誤認識成為他們一直迫害大法弟子的最後藉口和心理支柱。而我去年寫的信中也恰巧忽略了這兩個問題沒談。我責怪自己為甚麼這麼遲鈍,沒早意識到呢?

要全面講清真象,哪一方面漏了都不行啊!於是馬上動手,就這兩個問題給市610辦寫了書面回答,並又給市委、市政府領導、市政法委、市610辦全體工作人員和有關負責人寫了公開信,並把對以上兩個問題的看法和對「轉化」現象的看法都寫進去了。

對「4.25」中南海事件的看法我主要談了3點:

1、法輪功學員本著善意去天津教育學院某雜誌社向他們說明實情,要求他們更正歪曲事實的報導,完全是符合《出版管理條例》第27條的有關法律規定的,是合法的行為。但天津市委不能依法正確處理此事,反而採取出動警察抓人、打人、關押等極端手段,45名學員被抓。天津是直轄市,國務院直接管轄,為了儘快放出被抓的無辜學員,法輪功學員只好去北京中南海國務院信訪辦直接向國務院領導反映情況。所以「4.25」中南海事件完全是由於天津市委不能依法正確處理法輪功學員的正當行為引起的。

2、「4.25」是法輪功學員自發的集體上訪,到場的法輪功學員非常祥和,沒有標語口號,沒有阻塞交通,沒有影響國務院及附近機關辦公、商店營業。談判代表祥和、善意地提出3個問題:a、馬上放人;b、重新允許大法書籍公開出版;c、給我們一個寬鬆的煉功環境。沒有提出任何政治要求,對國家權力機構與國家安全、社會安定沒有任何影響。政府掌握著軍隊、警察等國家專政工具,一個沒有提出任何政治要求的非常祥和的一萬多人的群眾上訪就能影響社會安定?如果按此推理,西方國家天天有示威遊行,是否其內閣班子因此而天天更換?其社會也因此而天天處於不安定之中呢?所以影響社會安定的指責是毫無事實根據的。

3、如果說群眾自發的集體上訪就必然要招致政府的鎮壓,這本身也是不符合憲法及有關法律規定的。

對於海外法輪功學員在各種公眾場合揭露中國江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我指出:我們不參與政治,也不反對政府,也沒有任何政治訴求,江氏一夥不迫害我們,我們也不會去向人講甚麼真象。我們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只是針對國內媒體對我們的造謠栽贓和迫害,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的真象,揭露江氏集團對我們的無理、邪惡的迫害,在不公正的對待下總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最基本的權利,難道連喊冤、申冤也是有罪的嗎?!至於說影響國家形象,江氏一夥代表中國政府對法輪功迫害的本身才是真正地敗壞國家形象,才是真正地給中國人抹黑,才是全人類的恥辱!

對於邪悟人員的一些表現也確實迷惑了不少常人,特別是幹警。因為有的人在此前也表現得很堅定,去過北京,絕過食,不怕打,不怕坐牢,可是卻一夜之間或幾個小時突然「轉化」了,而且還痛哭流涕地說受騙了,表示悔過。我在信中指出:轉化人員中除了一部份放不下個人利益、害怕而「轉化」的以外,還有一部份是被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鑽了空子,思想真正被控制了。當初他們中有的人敢於走出來去北京,不怕被抓,不怕坐牢,是因為他們通過修煉認識到了師父給我們講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認識到法輪大法的偉大。但是由於學法不深,在迫害下妥協了,被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鑽了空子,有的是被附體上身,思想真正地被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控制了,表面上看一切正常,但實際上已經變得理智不清。這都是另外空間控制他們的邪惡生命幹的,不是他們生命的真正本意。因為邪惡生命的目的就是要破壞人們的正信,就是要害人。這是洗腦帶來的惡果之一。

信中最後要求他們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立即釋放所有無罪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在師父正法進程不斷快速推進的大環境下,大法弟子這樣的講真相努力,也在不斷體現出威力。比如上述我的信交上去後,就對中隊的警察產生了影響,隊長們的態度起了微妙的變化。有一個年已50的幹警,這兩年一直在看管法輪功學員,由於受猶大的迷惑,一直認為我們是錯的,看了信後震動很大。她把我叫到辦公室,我針對她的心理特點說:「一個人對工作負責是沒有錯的,這是人應有的職業道德。但是在這特殊的歷史時期出現了對法輪功的鎮壓,是完全錯誤的,把佛家弟子、把善良的人作為鎮壓對像,根本違反了法律制定的基本準則。中國有句古語:不看僧面看佛面,就是那個僧人有再大的錯你都不能對他不敬,因為他是佛家弟子,對他的不敬就等於對他的師父不敬,就等於對神的不敬。現在對法輪大法及修煉者這樣迫害,不久的將來參與迫害的人都要遭報的呀。所以對關押在這的法輪功學員,越管的嚴、工作越負責,罪就越大!一個人要真正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啊……」。她一邊聽一邊沉思地點著頭,說:「本來是我們做你們的工作。現在倒過來了,你們來做我們的工作了。」

隨著正法進程的變化,今年4月初,洗腦班開始大批釋放關押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過去警察一直對我們說不轉化就別想出去,無限期地關押下去。這天把我叫到辦公室,幾個隊長和幹警都在。隊長說:「今天放你出去,你說要遵守法律……」我打斷她的話說:「不!我沒有這樣說,我只是說遵守國家憲法。公安部的6條及對法輪功的迫害和限制都是違反憲法的,對我沒有約束力。」就這樣我們大批堅定的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監獄,走出了洗腦班。在關押了3年多後終於堂堂正正地走出來了!

據了解,至7月上旬,我們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已全部放完。這個已經連續辦了兩年的市洗腦班至此結束。這是師父正法洪勢越來越接近我們這個空間的體現,也是全體大法弟子堅定修煉、共同努力講真相的結果。幾年來全世界大法弟子不斷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明慧網等大法網站不斷地向世人講清真象,清除世人包括能接觸大法網站的一些受矇蔽的直接迫害者的不好的思想。關押在我市洗腦班的大法弟子通過絕食抗議、寫信、談話、抵制他們強制我們做的一切等等多種方式與途徑全面講清真象,破除了我市有關部門從上到下的大部份有關人員的不正確思想因素,使關押在洗腦班的全體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地走了出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