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正念闖關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5日】我是98年得法,一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從沒有一絲一毫的動搖過,師父讓做好三件事,我就一定去做好,憑著對師父的一顆至誠之心,對大法的堅定信念,精進不懈,正念正行走到今天。

2003年7月22日晚上我與兩位同修來到另一同修家,準備出去掛條幅,還沒邁出門,突然闖進3個惡警,當時把我們4個人手背扣,揪著頭髮踢倒在地,不停地拳打腳踢,我腦子不停地發正念,心坦然不動,持續發正念,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師父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惡警從屋裏踢打到院子大門口,踢倒了我們爬起就跑,我們就是不配合,邪惡之徒怕我們從大門跑出去,就把一位同修踢倒在地用腳踩著胸部,然後又揪著我的頭髮用腳拌倒摞在躺在地上的同修身上,就這樣把我們摞在一塊,猛擊我們頭部,同修的孩子上前喊媽媽,惡警一腳踢開,孩子的頭撞到牆上,孩子一動不動,我們大聲喊,孩子,孩子呀!惡警全然不顧,同修善心勸阻說:「我們都是好人,你放了我們。」惡警不但根本聽不進,還大喊:「打電話來車,帶槍來!」我一聽猛一股勁站起來就衝上前去,對著惡警胸前大聲喊:你打吧,打死我,我也不怕,我們都是好人,打好人要遭報,天要懲治的!我的心很平靜,心想在這極為邪惡的環境中為大法放下生死,絕不讓惡人電話打通,我感覺自己正念出來了,渾身一陣熱流一身正氣,一股強大的能量,很高大,很理智,一個巨大的我站在惡人面前,眼睛盯著惡人,惡人老實了,也不打我了,惡徒在正念面前退縮了。

院外圍了很多人,這時同修的丈夫回來了敲門,而惡警不給開,還叫人鎖上,同修的丈夫就從鄰居家的院子跳了過來進院急了(同修的丈夫是常人)惡警齊擁上去就要打,這時我二步並一步跑到大門口,手一拽鎖頭開了,大門敞開了,我感覺鎖頭並沒有扣上,我悟到是師父不讓鎖上,我手是拿著鎖頭邊跑邊喊法輪大法好,喊師父救弟子衝出去,門外群眾這個說快往這跑,哪個說快往那跑。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正念闖出來了,手裏的鎖頭也丟了,忙通知同修家屬把大法書放好,然後又把家裏寫的26個條幅決定當晚用智慧掛出去,我腦子不停地發正念,我是師尊的弟子,只有師父可安排我修煉的路,其他的任何安排都不要,不承認。時刻不能忘記救度眾生,一路上求師父保護弟子安全,給弟子加持,正念正行,感謝師父對弟子的慈悲苦度,26個條幅安全的掛出去。深夜12點了,我離開了家鄉。

23日得知,幾位同修還有那位同修的丈夫被非法綁架進公安局。

另一同修(就是那個孩子的媽媽)也正念闖出來了,可那位同修的丈夫(未修煉)卻遭到無理的迫害,當時被打的屎尿一褲子,現已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當天當地新聞就播放了,抓了幾個法輪功,收了多少條幅,條幅在電視裏一一播放了,殊不知倒幫我們做了一次更大面積的洪法。

向內找,我雖然闖出來了,但被邪惡抓本身就是有漏了,是被邪惡鑽空子了,回想以往與同修出去掛條幅,每次去都是充滿信心,慈悲眾生,大面積去救度眾生,正念很強,一掛一大片,真是遍地開花,迎風飄展,有的條幅掛到樹上14天沒有往下拿。

這次出去不同以往,臨走時,不知怎麼,我不加思考的問同修一句,咱們幾個人一塊去她家行嗎?同修說:「行,沒事」。不料敲門時有一個人站那瞅著盯著我們不動彈,我是後一個進院,當時我有點懷疑,腳步一停想喊同修不進院,又一想,同修也看見這個盯梢人了,又大膽的進去了,我怕甚麼,儘管預感有問題還是進去了。一進屋同修說「我家不安全。」另一同修說:「沒事啊」。同修說:「師父還讓我們不能掉以輕心呢,你們來也沒打電話」。你一句,她一句,這些現象的出現分明是讓大家悟到,趕快離開此地,當時我究竟在想甚麼?真是麻木了。基點是你、我、她,根本沒在法上,忘記自己是證實法去了,忘記是自己救度眾生去了,忘記自己是大法弟子了,忘記用正念除惡了,結果造成這麼大的損失,都是自己平時學法不深,悟性不高。

師父說「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出問題的根本就是沒有協調好,沒配合好,回想起來,真的是出事之前都有預感,但都不去重視,掉以輕心。

師父說:「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北美巡迴講法》)說來說去,還是自己有漏,以後要多學法,聽師父的話,踏踏實實,繼續做好三件事。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