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老太太被綁架進洗腦班 鄰居們仗義執言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5日】一、被無理綁架到洗腦班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被610、派出所、單位三方強行綁架至洗腦中心迫害,我要把我的經歷和所見揭露出來,向世人曝光。

先是單位領導騙開我家門,卻進來幾個我不認識的人,說讓我去參觀一個展覽,看完就回來,我不配合,說啥也不去。又僵持一陣,後來說讓我和單位領導談。我心想讓這幾個人儘早離開我家,想問是怎麼回事(單位領導一直沒進我家)。我一出門,院裏停了一輛麵包車,一眼我看見車內坐著三個穿警服的「610」人員,心裏全明白了。他們叫我上車,我不上,我快步向單位走,心裏盤算著到單位怎麼向他們講真象。然而我剛走到單位門口,幾個年輕人就撲向我,我用盡全身力氣抵制邪惡,兩隻鞋都掉在道上,光著腳被它們弄進了車裏。坐定,兩邊兩個惡人還死死架著我的胳膊,不許動,只能靠著。這時我感到心裏很難受,快喘不出氣來了。我警告他們:「我一個花甲之年的老太太,煉功前有心臟病,你們現在害得我心裏很難受了,一切後果你們要負責!」於是惡徒才鬆手。然後拉我到一武警醫院,強行體檢,在醫院裏我就往大門外跑,他們便上來一幫硬把我弄回。

當我緩過來些,我就一直向他們講:「我修真善忍,是好人,我師父讓我們做比好人還要好的人,你們如此光天化日下強行綁架我是大錯特錯的,這樣對我很不公」,我一字一句向他們講,「我告訴你們,我們煉法輪功的真的都是好人……」不知為何,我一說到這句話,我的眼淚就不由自主地往外直湧:「你們這樣迫害好人,將來會後悔的……」它們似乎很怕別人(醫院裏有看病的人)聽見我這些話,其中一女人一直勸我:「別說了,看,別人都看著你。」我心想讓越多人聽見越好!我的血壓當時100-180;心電圖做完,他們還故意向我重複:「很好,心電圖正常!」其實它們在撒謊掩蓋,就這樣便把我送洗腦中心迫害。

到了洗腦中心,氣都沒喘定就被輪番圍攻洗腦──所謂的「談話、教育」。我還是不停地揭露邪惡:「我修真善忍,做好人,哪錯了??做好人被綁架,講理嗎?江××動用四分之一國家資源迫害做好人的法輪功,壞人不抓專抓好人!你們可去我院調查調查,我是不是好人?!電視對法輪功的報導全是誣陷,有腦子的人一看就知是造假,我院的人評論說,不管甚麼功,煉功像她那麼善、那麼精神,就是好功。」我說完就閉眼,一是心裏一直很難受,二不願聽他們的謬論,他們就造謠:「你說你煉功身體好,你怎麼還說心裏難受,血壓又高,心電圖心臟供血還不足?」我大聲道:「我六十多歲一個老太,被幾個大小伙強行綁架,血壓不高那才怪哩,血壓高才是正常了,不信換你媽試試。」他們無話了。

在洗腦中心所謂的「談話」一撥接一撥,這撥沒走那撥已到,有時三、四撥彙集,我感到很累,沒力氣,眼睛似乎都無力睜。他們看到我閉眼就冷不丁地時不時向我大聲吼叫:「老太太!聽沒聽見我說話……」並用很多莫須有的罪名和不實的詞強加給我,嚇得一個陪教小姑娘,在我一出房間去廁所就扶住我,總是這句話:「阿姨,他們愛說甚麼就說甚麼,別著急啊!」還有一常人就說:「你進到這裏跳入黃河也洗不清了,看他們那盛氣凌人勁,這種作風慣了,太過份了,要遭報的!」

在洗腦中心電話不讓打,家人不知我去向,裏外都著急,幾日和家聯繫不上,聯繫上也不讓見,幾天都沒有內衣換洗。

當時我的身體狀況已很差,血壓110-190,頭暈、心難受,無力走路,眼睛也不願睜……就是這樣,離中午吃飯只剩下一小時也不放過折磨我,有的見我不理睬,認為我裝的,於是不知以何種罪名向我單位彙報,說我怎麼不好。那時我的兩隻手就剩皮包骨頭了,現在回想,我真是經歷了一場死而復生的考驗!

610犯罪團伙一直在抓大法弟子往洗腦班送,大部份是從家直接綁架,由於不得人心,辦班人數越來越少,現在一個班只有幾個人。惡徒每抓一名大法弟子,就向單位勒索錢4000-10000元不等,有錢的單位就多交,可見抓不到人,洗腦中心就難以維持下去了!希望見到此文的各正義之士明辨是非善惡,堅決抵制邪惡迫害。

二、鄰居們仗義執言講真相

我被抓走後,每天我院門外就有兩兩輪班蹲坑的人,院裏人奇怪:每天怎麼都有兩個生人站院外?時間長了,也熟了就問,回答:「我們等著抓法輪功。」常人A就說:「小偷有的是,放著壞人不抓,你們抓這老太太幹甚麼,院裏公認的好人,每次捐錢捐物最多,誰有困難都幫……」常人B對他們說:「這老太太挺可憐的,身體不好,煉功身體才好了,她對誰都那麼好,我們是鄰居……」常人C說:「這老太才善哩,認識她的人都這麼說,我所認識的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看你們也都像好人,我跟你們說真話,就這一家,有一老太太壯得很,前一陣她大早在院門外拾到一摞光盤,有人幾次勸她都不聽,非交公安局,於是公安幾次來這院抓煉法輪功的,過沒多久這交光盤的老太突然就死了。你們家也有老有小的,還是積點德多好,可別抓這些好人。」這些蹲坑的人聽了鄰居的話,心裏一定會有所震動。

我被綁架的消息傳開,這院裏不認識我的人也都知道我了,知道我是因做好人而被抓,了解我的好人有為我流淚的,有找人要把我保出來的,有找到單位要地址要去看我的(有去了沒讓見)。洗腦班裏有個別受造謠毒害深的問陪教:「你陪她,不怕她殺了你?!」卻有了解我的常人回答:「那是不可能的!」陪教則回答:「開始我也有點害怕,可是一接觸,不是那麼回事,她人可好了,一點都沒有讓人害怕的感覺。而且我所接觸到的洗腦中心的煉法輪功的人都那麼好,他們可不一般,我以前太不了解了。」還有常人跟我說:「我們都吃一鍋飯,可你們幾個煉法輪功的嘴唇都那麼紅,個個都那麼精神,又那麼好,跟一般人真不一樣。我尋思著,有機會我也應煉法輪功。」這一切,都是迫害法輪功的人料想不到的結果!

我回來一進院,一鄰居老太就擁著我哭,有的來家看我,一進門就嚎啕大哭的;有的聽我講在洗腦班的經歷都流淚,看到我的熟人都問:「回來啦!」男的、女的,有拍著我重複:「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全報以善心和同情心。我高興,這些人會因為了解大法真相而為自己生命的未來選擇美好的位置。

我一個只想強身健體、做好人而對政治毫無訴求的老太太,被綁架後,610歹徒還不惜花人民的血汗錢派人緊盯門戶,我還從單位得知,惡徒曾兩次要抄我家,但因家中無人沒抄成。我百思不得其解:要想從我家「深挖」出甚麼?!我出來後,他們還授意一些心靈麻木的人對我盯梢。然而,他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反而使人們更加清醒地看到了真相。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