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止惡人的迫害也是在挽救他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3日】在一次轉監獄的路上,我們幾個法輪功學員在警車中開了一個小型的心得交流會,因為大家已經好幾個月沒見面了,都想談一談近一段時間各人的情況和體會。雖然警察在前面的駕駛室裏威脅我們不要說話,並把音樂放得很大聲,但我們還是談我們的。

有個學員對我說,有一次她們號房的幾名大法學員集體煉功學法,警察進來要打她們。她以前從來沒被人打過,當警察吆喝著髒話過來要打她時,她的怕心一下子就起來了。警察就打了她;但真打上了,她又不怕了,她馬上對警察說:「我們是法輪功學員,我們是好人,你們不能打我們。」警察聽了後就不敢再打她了。

我知道她這樣做是對的,我們都應該用各種善的、非暴力的方式去制止邪惡的迫害,不管這個警察是打我或者是打其他的學員被我看到了,我都要去制止。但我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最近我學了師父二零零二年三月《北美巡迴講法》的經文後我才明白。

師父說:『中國國內有些學員有時做得不是太好,當他們被抓去迫害的時候,那些惡警在打他們時,打得很厲害。可是,那個時候有的學員,正念是不足的,所以遭受的迫害就更加嚴重。邪惡在打他的時候,他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也沒有想到,我求救師父幫助。有的求救師父的時候也帶著強烈的怕心。很多當被打得很痛的時候嘴裏卻在喊:「媽呀!媽呀!」完全把這迫害視為常人對人的迫害了。那麼這個時候我去保護他,這些舊勢力它就不幹了,因為它在維護著舊的宇宙的理。它認為那是宇宙的唯一理,新宇宙它看不到。它就要說:「這是你弟子嗎?你看他把你當師父了嗎?他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了嗎?他有正念嗎?他放下生死了嗎?他做到金剛不動了嗎?」這個時候師父真的被它們指責得無話可說呀。當然了,一時一世的表現不能說他就不是我弟子了,它們也懂,它們就會說:「我們打他的目的就是要把他正念打出來。你看他連你都不認嘛。他也不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 』

因為這個學員不僅不怕了,她還說自己是法輪功學員,等於說是師父的弟子,那些惡警還怎麼敢打她呢?師父說:「大法弟子在兩種情況下它們動不了。一個就是堅如磐石,它們不敢動。因為那個時候它們知道,不管你舊的勢力也好,舊的理也好,這個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誰再去迫害,我是絕對不饒它。」(《北美巡迴講法》)

我曾經被轉了好幾個看守所和監獄,遇到了很多的警察和在押犯人,每當惡警或在惡警唆使下的犯人要打我時,我都這樣想:我不能讓這些無知的生命犯下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我必須得制止他們的迫害,使他們免於遭淘汰。每當我動了這一念時,我都能用各種非暴力的方式制止他們的迫害。所以從我被抓進去到出監獄的這幾年,沒有哪個警察或犯人敢動我一下的。師父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

在這場迫害剛開始的時候,有個別學員在上訪的過程中,警察打他的時候還給警察說謝謝。我不認為這樣做是對的。師父說:「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轉法輪》)。如果我們能從法上去認識法:那些惡警打大法弟子,犯下的是迫害大法弟子的罪。不僅這個生命將來要被淘汰掉,與它相對應的宇宙體系的很多生命也要被淘汰掉。這可是比殺人放火還要嚴重的事情啊!我們怎能看著不管呢。給它說謝謝不就是等於認同了迫害了嗎?!能這樣做嗎?

所以我認為不管是在國內或國外,我們在證實法,講真象的活動中如果有警察或國外的一些親共團體的人渣來搞破壞打人的時候,我們在場的學員都應該去制止(當然修煉人不能使用暴力),如果正念很強的話我們發正念都能把這些壞人定住。制止邪惡的迫害其實也是慈悲眾生,救度眾生的行為體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