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善心來化解一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4日】近來本地正法的工作出現一些波折,一會兒是法律訴訟案擱淺,一會兒是領館步步緊逼,好像邪氣囂張,圍繞訴江案所展開的講清真相活動也倍受干擾。如何從法上來認識這些現象的出現呢?

師父法中講到:「正法返回到人間的時候,宇宙上邊一切宇宙因素與生命也就統統做完了,是同步的,是在同一時間完成。上面正法完,我們三界這兒就突破。」(《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那麼,我們正法修煉中所遇到的一切問題是否也是一樣呢?如果我們通過學法和實修,心性得到提高,理性、智慧和能力在另外的空間也就在迅猛突破之中,在壓進了層層大穹的三界之內,也是在層層地突破之中,那邊的障礙消除了,這邊的表現就是問題圓滿解決了。

師父還說:「所以有的時候呢,一下子它會鑽到人的表面上來,表面上看的是此人,微觀上也是此人,可是中間加進了一個別的生命。」(《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那麼,我們在正法中遇到的各種事和人,人講的甚麼話,可能沒有一件會是偶然發生和存在的,都有修煉的含義在其中,由於我們修好的部份完全封閉了的,所以,不管我們修了多少年,修好的那一面有多麼好,留在這邊的部份,必須永遠是一個勇猛精進的修煉人的狀態,時刻從法上來認識一切,我們才能快速突破正法中遇到的阻礙。

我認為在出現很大干擾的幾件事中,都有一個共性,就是修煉的心態問題。例如:在法律訴訟案中,很多同修語氣慷慨地談到,就是要將對方如何如何,這是窒息邪惡,是不承認舊勢力等等。領館出了問題,也曾有不少同修的心被帶動,表現得很激動和氣憤,要用人的方法怎麼怎麼樣。還有的跟領館鬥上了氣,說我就是要每天舉著牌子如何如何。

說出這些現象是想要和大家探討和交流法理上的認識,我覺得在如何認識矛盾的問題上,我們很多時候用了人的理解和人的情,卻用為大法做事的大前提來掩蓋著。其實在如何面對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問題上持續幾年的教訓,不是因為我們沒做事,而是在困難和挫折面前沒有作為真正的修煉人去向內找、用法理糾正自己的心態。

我理解,如果我們的修煉狀態達不到標準(哪怕是舊宇宙的神的標準),那麼對於那些神來講,我們就是執著太大,就是「有病」,那些進到三界中的,不知道正法真相的神,就會以此為藉口,不斷地給我們製造魔難和關。師父慈悲,不忍心銷毀它們,一再給其機會。而在此期間,如果我們修得好,其中的一些神就會無話可說,無法干擾,從而增加了被度的機會。

我理解,師父正法,要救度的是一切的生命,包括舊勢力中的生命,由於它們執意地要考驗正法弟子,從而使自己對正法這件宇宙最大的事犯下了難以挽回的罪,不得不在正法中被淘汰。反過來講,如果我們正法弟子修得好,走得正,它們是不是就沒有那麼多的藉口考驗大法,從而少犯那麼多的罪呢?

當然,事情不會這麼簡單,有著背後更複雜的因素,但面對著這些即將被淘汰的高層生命,我想師父心中有的可能只會是惋惜,而我們有的人心裏有的卻是憤怒和怨氣。而這種心態又怎麼能讓那些舊勢力中的神服氣呢?怎樣才能使它們生出對大法弟子的敬意,停止干擾迫害,從而得到善解和救度呢?我們是修真、善、忍的大覺,是為宇宙中正的因素負責的,所以我們就是要以善的一面來化解一切,不管惡的一面表現如何,我們都不應為其所動,只應該抱定救度一切生命的善念,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在最近的DC法會上,師父也再次明示:「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是修善的,你們要慈悲。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你們都要慈悲地對待,你們都不能夠與常人爭高低、用常人心來看待眾生。你就慈悲地做著你要做的事,不管他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慈悲是修出來的,不是表現出來的;是發自內心的,而不是做給人看的;那是永遠常在的,而不是隨著時間、隨著環境變化的。」

所以,在正法中,我們能不能走正,能不能以一個大覺者的心態看待一切問題是至關重要的,正法的洪勢是不可能無限制地等下去,對於那些一直不肯改變的舊宇宙的神,為了不讓它們的干擾毀掉更多的眾生,我們現在也要發正念銷毀這些「舊勢力的黑手」,但那也是純正純善的正念才能做到的。

法是嚴肅的,對那些神如此,對我們修煉人也是一樣,正法修煉的機緣,一旦錯過,就再也找不回來了。當我們時刻以神的一面主導自己時,我們就能不斷的擴展自己慈悲的容量和內涵,我們才能化險阻為坦途,我們才能完成自己想要救度眾生的史前大願。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