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為甚麼這些絕非修煉人的言行在資料點有市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6日】[編註﹕大法洪傳於世,救度一切可度的眾生。大門敞開,來的人很多。但是,其中有些人來了一段時間了,不但學不進去,沒有從本質上同化大法,反而打著大法弟子的名義,做著一些干擾和破壞大法弟子證實大法的事。以下是某地區資料點發生的一些事情,希望大家引以為戒。

如果大家都對照大法,都看看自己有甚麼人心和執著未去,及時糾正自己,下述這些絕非修煉人的言行在資料點就不會再有市場。]

* * * * *

在今年一月,有同修找到我說要建資料點。後來就和學員A有了聯繫,以前我從不與學員A在資料等問題上有往來。我是在三月份發現學員A和他所接觸的這些同修的問題。

1、這些人經常在各個資料點走動

就我知道的有X處。大都是流離失所的,互相之間都有鑰匙。人越聯繫越多。又到別的地區去聯繫。只要經同修介紹說:這個人做得如何如何好等等,現在流離失所了,沒有地方住,這個人就可在資料點長期住下。

2、經常在各個資料點積堆,十多個人在資料點,閒聊。

不在自己所在的點安靜學法煉功做真象資料而是到處亂走,今天到這個點看看,明天到那個點看看。哪個點人多就喜歡到哪個點去湊熱鬧。大家在一起閒聊,互相捧:你修的如何如何好,他修的如何如何的好……好像根本不知道師父講的修口問題。

3、廣泛聯繫無關人等隨便往資料點帶

在資料點開法會,取資料,經常有陌生的面孔來資料點取資料。動不動一個資料點就去10多個人,甚至更多的人。而且這些人大都是幾進幾出看守所或勞教所的學員。而且都互相之間以「精英」呼之。更有甚者說:我甚麼心都沒有了,甚麼怕心哪,這個心那個心都沒了等等。還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只要有學員介紹說:這個學員是幾進幾出某某地的。有點文化,再懂一點電腦技術,那這人就可以取得大家的絕對的信任,幾個資料點這個人就可以隨時出入了。

4、沒有任何安全意識

只要有人一提安全問題,就會遭到排斥,會說:都啥時候了還談安全,你說出來了,就是物質存在了,是不能說安全的。你把明慧的文章拿給這些人看,他們又找藉口排斥。打電話甚麼都說,例如:來新經文了,我這裏有條幅你要不要。出不出去做等,還有把自己傳呼號、手機號、自己家裏的電話,隨便給一些不太了解的學員。而且還告訴人家你要資料嗎?我這裏甚麼都有,等等。

5、也是最可怕的,這些人普遍都不天天學法,也不煉功。

看到以上的情況,我就了解了一下這些人學法煉功的情況,基本上這些人沒有一個每天都學法的,煉功就更不用說了。有的甚至很長時間不看書學法。每當看到師父的新經文時,不是在法上精進而是在做事上,說快做吧,再不做就不趕趟了等等。

發現這些問題後,我覺得很危險。就建議這些人:先學法,然後再去做其他的事。這時我和學員A談了他們這些人所存在的問題。學員A當時接受了我的建議。這時我提出和學員A斷開,希望他不要再找我。

就學員A的那個點而言,多次搬家。有一次連夜搬出,沒過幾天看沒有甚麼事就又搬回去了。就這樣反覆多次。最讓人不能理解的是,4月學員B被警察突然抓捕,這個人是一家公司的經理,警察把他的手提電腦拿去,說是當天晚上就放了。電腦沒被沒收。這件事有很多疑點。這個手提電腦是用來上網下載明慧文章等,怎麼能輕易放了他哪,而且當天晚上就放了。就在這期間學員A地區的片警曾經四次到學員A家告訴家人說:A已被監控了。他的一切活動市局都瞭如指掌。讓他注意不要往外跑,在家裏怎麼都行。他的家人告訴他片警的話,他說:片警在嚇唬他,胡說的,在詐他。同修把這件事擺開了和他說。他說同修是疑心,怕心。干擾了他做正法的事等。還說:這都是考驗,我們不都沒有出事嗎。沒出事就說明我們修得正,做得好。

幾個資料點同時被破壞後,有的同修被抓,有的同修沒有被抓,而沒被抓的同修中有被監控的,也有沒被監控的,具體情況大家都不掌握,在這種情況下,仍認為自己修得正,修得好,所以沒被抓。在這種心態的驅使下,有的同修仍不在家安心學法,卻又帶別的同修到懂技術而沒有被監控的同修家中,就這樣把警察又帶到這個同修的家裏,使幾個同修又一起被抓。

6、關於情的問題

有的人由於長期離家在外,大家在一起時間長,也就不是很檢點。也有的不是離家在外的,由於和家裏的矛盾越來越大就離開家到資料點去住,而且還為自己開脫說都是自己配偶的錯。開始時還瞞著別人。當有同修給指出時,還說甚麼感情已到了用語言無法表達的程度,沒有任何人能把他們分開,又說:因他們沒有情的那個心了所以才在一起的,云云。以上所說的人有的現在沒被抓。在這裏我想提一下,就在這些人當中有的人以做大法的事來騙錢,希望大法弟子不要給其市場。

7、這些同修被抓後,一些同修對這事的認識

幾進幾出看守所或勞教所的同修,特別是歷盡迫害的同修,認為自己沒有怕心了,就不存在被抓的問題了,覺得自己已經都承受過了,不會再有魔難了。他們周圍的一些同修,也有這樣認識的,說:他們受了很多苦,遭受到那麼多魔難,把怕心都去了,也不會再有那一難了。所以她們才表現得不注意安全等。正因為這種種沒有在法上的認識,也讓邪惡鑽了空子,導致又一次被抓。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