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大法資料點安全引起的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31日】前一段時間,一個同修從外地歸來告訴我那裏資料點被破壞的消息。沒過一個月,我們這個地區又一個做大法資料的同修被抓,在短短幾個月中,幾個資料點被破壞,數位做大法資料的同修接連被抓,設備資金損失嚴重。我不由陷入沉思:在這之前,一得到消息我除了發正念加持同修外,並沒多想甚麼。因為網上這類文章很多,說的再明白不過了。而且在出現第一次資料點被破壞之後,我們互相之間的聯繫是按照很安全的辦法,然而事情還是發生了!我想保護資料點的安全辦法必不可少,但前提是大法弟子在做大法工作時能站在法上認識法,否則常人式地做大法工作無論想怎樣安全都是不安全的。

一、看待安全問題不走極端

有些同修一提到安全問題,馬上就想到自身的安危,一牽涉自己的安危,馬上就出現怕心,從而變得疑心很大。因有同修承受不住而說出小王,自此小王對誰都不信任,同修因大法工作找他,他卻避而不見。致使下面的人不能按時得到資料。加之他平時總喜歡用夢中點化來左右自己的看法,不能紮紮實實學法,遇事不能擺正自己的心態,導致做大法工作時沒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而是把自己的安全看的比甚麼都重要,強大的怕心暴露無遺。就在他認為自己很安全時,被邪惡抓走。而同修大李一直認為自己正念很強,根本就不願意提安全問題,對網上的安全文章持反對看法,認為那是怕心。結果被跟蹤兩個月絲毫都沒有覺察,在兩個同修先後通知他資料點被警察蹲坑的消息時,仍認為自己正念強,都是考驗他有沒有怕心。結果兩天後被抓走,資料點設備和現金全部被抄,損失巨大。跟許多同修在文章中提到的一樣,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是能不能真正地對法負責。

二、及時修去在大法工作中形成的執著

初期做大法資料工作,都是同修們憑著自願和熱心去做,並沒有過多想甚麼,規模和範圍都很小。隨著講清真相的深入,資料成倍增加,接觸面越來越大。一些隱藏很深的執著心也暴露出來了。有的同修儼然以負責人自居,對於不符合自己觀點的意見不能以祥和的心態來對待。有的在資金上把握不好,不注意小節,錢花在不應該花的地方。還有的在工作中用人情衡量,喜歡誰不喜歡誰,跟誰工作順不順心,高不高興。這都是初期很少出現的,可是隨著時間越來越長,長期地不注意修自己使執著變得越來越強大,最後就容易被魔心所利用,給大法帶來損失。

三、擺正大法工作和修煉的關係

我曾遇到一個做網上下載的同修,有機會和他接觸了一段時間,他很少學法,幾乎不煉功,發正念也很少。整天坐在電腦前琢磨提高網絡技術。跟他切磋時他的話使我很吃驚,他認為自己做這個工作很重要,所以忙得沒有時間學法煉功。很明顯他把在大法工作中付出多少當成了在修煉中提高多少!多次勸說他都置若罔聞,最後被抓。而且在邪惡迫害中承受不住又說出別的同修,導致數位同修被抓。有不少做資料的同修一忙起來就忽視了學法和發正念,總認為某某事情很重要,學法的時間可以擠一擠。有意無意中往往把做資料看得比學法還重要。修煉是無法用工作的多少來衡量的,只有擺正大法工作和修煉的關係,才能在工作中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紮紮實實走好正法中的每一步。

四、向內找不是妥協

有不少資料點在被破壞之前已有同修發現:作資料的同修已不能站在法上認識法,此時應該靜下心來學法,不宜再做大法工作。有的同修覺得該說的話都說了,人家還不聽,那自己就得向內找了。還有的消極迴避,怕引起矛盾。最終造成了難以挽回的損失。我個人認為:要分清個人修煉和正法的關係,如果同修之間針對個人的失與得,向內找是毫無疑問的。如果是舊勢力針對整體執意破壞,就要嚴肅地用正念予以鏟除。舊勢力加強不向內找的同修的執著心,以便有機會迫害,同時也利用向內找的同修的沒有發覺的執著製造障礙和矛盾,從而達到在其生存的空間繼續滋長的目的。只有站在法上認識法,才能做到真正的向內找,才能破除舊勢力在我們之間造成的障礙,妥協只能掩蓋執著,執著表面的風平浪靜恰恰是邪惡滋生的最好藉口。當我發現那個做網上下載的同修很長時間沒有學法的時候,我提出他不宜再做大法工作,有同修提出:沒有他不行,網上消息全靠他。加之他本人根本就不同意,到最後我沒有堅持我的看法,轉而勸說他一邊工作一邊靜心學法,其結果可想而知。他被抓後網上下載不但沒斷反而比原來做得好多了。如果我當時真的站在法上認識法,是可以完全避免的。

五、重視學法時的外來干擾

我們都知道學法的重要性,只有靜下心來學法,只有不間斷地學法,我們才能明慧不惑,才能不讓邪惡鑽我們的思想空子。那麼及時鏟除學法時的外來干擾,對資料點的同修顯得尤為重要。有一個資料點的同修個人能力很強,印刷,購買耗材,維修設備,對外聯繫和籌集資金幾乎一人全包了。他要求出的資料都得是精品,每件事都要自己動手才放心。每天大量的時間都用來做工作,甚至忙到深夜。學法的時間非常少。等到發覺狀態不對時,想抽出時間來學法,已很難擺脫外來的干擾。就在他忙於做資料時被破門而入的警察抓走。資料點的同修學法時的外來干擾有時會體現在:一學法就有人找去做認為很重要的事,或在工作中要達到甚麼目標執著強為時而在腦海中反覆干擾以至靜不下心來。如果不能清醒地排除干擾,保證每天都有一定的時間學法,那麼干擾會越來越大,隨著時間越來越長,積累的思想空子也越來越大,被魔利用的執著膨脹得越來越強,此時其人已變得盲目衝動,很難做到向內找了。這也是非常危險的。這就是為甚麼有的資料點同修也看到網上的安全的文章或經歷教訓之後仍不能找到自己執著的原因所在。

六、「堅定正念就是最好的辦法」

有一個同修曾跟我說:有甚麼可怕的,不就是一條命嗎?言下之意他可以放下生死。其實已經是默認了邪惡的迫害。堅定正念並不等於不怕死,那是我們對師,對法的堅如磐石而金剛不破的堅信,並且由此產生的佛法神通而使我們無所不能。如果我們走得正,邪惡就會失去賴以生存的藉口。我曾遇到一件事,那是在冬天,我早上五點多鐘出去發真相材料。天很黑,周圍一個人也沒有。剛走進一個居民小區,就聽背後有人喊我:你站住!當時我的心態不穩,有些害怕就趕緊躲到樓裏去了。從樓上的緩步台的窗戶往外看,有一輛閃爍著警燈的車停在下面,周圍有四,五個人在大聲嚷嚷。看到這些我認為自己被蹲坑的堵住了!大概有十來秒鐘,我的思維很混亂。但隨後我就平靜下來,因為這一刻我想起了正法口訣。我馬上從樓裏出來,想從別的出口脫身。結果發現這個小區只有一個出口,而警車恰恰就停在那個出口。當時已不允許我做甚麼選擇了!我轉過身朝那輛警車就走過去了,當時我有一種非常強烈的感覺:沒有任何邪惡能動的了我!越往前走這種感覺越強。沒有想到是,當我走到這輛車的面前的時候事情居然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那輛車並不是警車,是個拉煤的貨車,那個閃爍的燈並不是警燈,是幾個手電筒在來回搖晃,那幾個人也不是警察,只是幾個卸煤的工人而已!我恍如中夢中醒來,方知剛才只不過是一場戲中戲罷了。自己的執著歷歷在目,不由得十分慚愧。堅定正念的過程就是一個不斷在法上認識法的過程,一個不斷擺正自己心態的過程,其中包含著能否清醒地認識自己的執著並不斷地修去執著的過程。我們在自願做大法工作中就是在不斷堅定正念,用理智和智慧去冷靜對待出現的一切問題而逐步走向成熟。如果我們做到了,那邪惡在最後的垂死掙扎中還有所謂的考驗我們的藉口嗎?

後記:在寫這篇文章時我有好幾次都不想寫了,在我的思想中總認為我寫的這些同修們已多次提到了。最終資料點的沉痛教訓不能不使我把這些寫出來。由於個人悟性所限,有些地方表達的並不是很清楚,有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9/24975.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