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正念與安全措施的關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5日】我曾經被惡人綁架並判勞教,後來走脫。在被綁架之前,曾經有很多一起做事的同修告誡過我應該採取一些必要措施、注意安全,比如用來上網的電話就不要用來聯絡;注意清理電腦,不留痕跡;少用手機、多用傳呼;和其他同修聯繫的時候儘量用化名;以前常聯繫的或在一起做事的同修被綁架後要更換電話號碼和做事的房子;做事的地方不要讓很多人都知道,等等。我一方面覺得同修的提醒有道理,一方面又一直有一個疑問:正法弟子走到今天這一步,應該是越來越多地用正念「保護」周圍的環境啊,怎麼還能總用人的想法想問題呢?採取人的措施本身不就是在人的思維框框中嗎?那豈不要被舊勢力安排了嗎?

因為這個問題一直沒有解決,所以在我做事的過程中,不斷地出現各種各樣的「虛驚」和「有驚無險」,比如陌生人來敲門,後來才知道那是來找房東的;搬東西時慌亂中忘了拔門鑰匙,被居委會的人貼紙條告知需拿身份證去派出所取鑰匙,後來同是修煉人的房東幫忙解決;電話鈴響後接電話對方卻不講話,反覆幾次;晚上回來發現陌生人在門口徘徊;去約定的地方給同修送資料,等來等去同修沒來,卻在附近發現了幾個賊眉鼠眼的惡警,於是馬上發正念並走脫,等等。每次都是發現問題後馬上向內找、發正念、加緊學法,而後事情解決。這樣次數多了,就覺得正念真是管用,發現問題後絕不能採取人的辦法,只能用正念。

但再後來因為認識上又產生片面理解,後來越來越不注意安全問題,甚至做事的房子的鑰匙給了7、8個人,身邊的同修一個一個地接連被綁架仍然不換房子和電話號碼,而且對於同修的提醒基本是聽不進去,對於勸我換房子的同修我總是說:把時間拿來找房子不如把時間拿來學法、發正念。尤其排斥使用化名。(對於房子,這其中還有一個細節:當時用的房子租的時候特別順當,而且裏面的東西一應俱全,就像家一樣,連電腦桌和椅子都有,價錢又很便宜,就覺得那是師父的安排,從感情上也不願意換房子。)

這樣過了幾個月,一天,明慧網重新刊登了兩篇幾個月以前的關於安全問題的文章,這引起了我的思考:師父要求我們重大問題看明慧網的態度,而且講過,明慧網刊登的很多都是指導性的文章。那麼這時明慧在一天之內刊登兩篇這樣的文章,一定有其深意,就是說,現在安全問題仍然是我們應該給予高度重視的問題,必要的安全措施還是要採取的。

後來又有同修講:主要是從維護常人這一層的法的角度悟到應該注意安全問題。但我總覺得還不夠全面,自己還是沒有悟透。在這期間又有同修勸我換房子,我一邊答應一邊猶豫。這樣猶豫了一段時間,終於被惡警堵在了家裏。

在看守所中,我一直在不停地找自己,究竟是甚麼地方被邪惡鑽了空子。後來一個同修聽我講了經歷之後,嚴肅地說:你對安全問題的掉以輕心是一個大漏,一次一次地出現「虛驚」「有驚無險」,後又化解,這決不是告訴你就這樣幹沒有問題,而是在一次一次地提醒你應該注意了,你覺得每一次都是正念的作用,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那裏溶了師父的多少東西啊,帶著這樣的問題怎麼能繼續做大法的工作呢?

至此我才切膚之痛地得到了深刻的教訓。在這以後,與做事的同修切磋的時候,我總是把這一段經歷講一遍,讓他們不要重蹈覆轍。可是我發現,沒有吃過這個虧的同修常常不能真正地從根本上注意這個問題。

前不久,兩個流離失所正在做事的同修非常順手地租了一個沒有左鄰右舍的房子,只是房子有點漏雨,但沒有甚麼大礙。沒過幾天就陸續地有消息說他們的房東來要身份證,說是要給居民委(這在當地是很少見的現象)。後來又說有一天聽到敲門聲,開門的時候看到了腳,打開一看卻是一隻哈吧狗。如此幾次,我就提醒他們是不是該換地方了。他們當時覺得狀態很好,認為不應該用這些人的想法來給自己「下套」。不長時間後,就傳來消息說惡警闖進了他們的房子。

經過了這些事,我的體會是:正念很重要,很多邪惡因素能被正念抑制、鏟除。但是一些留下的後患如果我們不去及時地解決,在正念不足、或自己有漏洞的時候就容易出現問題。比如上邊的例子,其實房東在向他們要身份證時就已經在打他們的主意了,只是由於他們那時正念強,又沒有甚麼漏洞,所以危險沒有馬上出現,但是卻留下了隱患,結果在大家都出現問題的時候就出事了。也就是說,發現了跡象後,該用的安全措施一定要用,不要留下後患。

我們已經付出了很多代價,如果每個人都需要用慘痛的代價才能從法理上認識到,那樣損失就太大了。正像師父所說:「無意中你們造成了許多很難挽回的損失。教訓應該使你們更成熟。」(《走向圓滿》)

對於正念與安全措施的關係問題,我覺得自己到現在也還沒有從法理上悟透,希望自己的粗淺認識真能「拋磚引玉,得到悟得明白的同修的回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