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怕心與安全

——兼談圓融地理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4日】最近和一位同修談到資料點的安全問題,我覺得她的資料點存在明顯的安全隱患,有必要採取一些安全措施。她認為只要保持正念,師父就會保護我們,我們是在做偉大神聖的事,不要談安全問題,這是怕心。並且委婉地拒絕我再談下去。聯想到同修們經常在明慧網、正見網上討論正念、怕心與安全的問題,在此我想談談自己的認識。

保持強大的正念,讓邪惡無漏洞可鑽,師父就會保護我們,這是肯定的。但是正念的內涵很深,包含的內容很廣,不能簡單地以「常人的不怕」來理解正念,我們不能走極端,強調一方面而忽略另一方面。其實以為自己「正念」很強而不採取必要的安全措施恰恰是念不正的表現。我在這方面是有深刻教訓的。

一次同修們在我家交流,有位學員要用我家的電話和外地功友談去北京上訪的事,而他是知道我家的電話是被公安竊聽的。我叫他不要用我家電話,他認為我們應放下生死,還怕公安竊聽甚麼。當時我覺得自己並沒有怕心,也覺得明知道不安全的方面應儘量避免,但不願別人說自己有怕心,這個不正的念頭使自己同意他的這個不正的行為,結果導致公安很快找上門來要抓走我。不久這個學員也被抓捕,並很快出賣了幾十位同修。

反思自己這個教訓,覺得自己在法上還沒有悟透這個問題。逐漸地這方面教訓多了,同修們也在網上多次談到安全問題。經過兩年多的學法和思考,我如今對此有如下體悟:

1、談安全問題及採取必要的安全措施是應該的,關鍵是帶著甚麼心。就像濟公吃肉一樣,他沒有對肉的執著的心,吃甚麼都是無所謂的。帶著怕心談安全問題、因為害怕而採取安全措施,和為了不給大法帶來不必要的損失、為了對大法負責、對自己能否完成歷史使命負責、對同修負責,為了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考驗而談安全問題有著本質的不同。同樣的事情帶著不同的心態去做會有不同的效果。不要只注重表面的形式,就事論事,而要看自己做事時的心態。不要看濟公吃甚麼,而要看他有沒有對某種食物的執著心。師父在看我們的心,舊勢力也妄圖抓住我們的執著心迫害我們。特別是怕心,是舊勢力迫害我們的藉口之一。

2、在安全問題上也要符合常人狀態修煉。師父在講法中講到要保護學員的同時,也批評了那個走在大街上不怕汽車撞的人。那個人拿著大法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我想那些不注意明顯的安全問題卻指望老師保護的學員多少也有類似的問題。師父講過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佛法是超常的,但是我們在常人中修煉的弟子能符合常人狀態的地方要儘量符合常人狀態修煉。他有意表現得那麼超常,有意或無意地表現自己的不怕,同時還帶著自己不易察覺的許多常人之心,如歡喜心,顯示心,也不考慮這樣會不會給常人留下對大法不好的印象,抱著對大法不負責的態度,師父會保護這種人嗎?師父說:「這是破壞大法,不會保護這種人的,其實真修弟子不會這麼做的。 」(《轉法輪》)

所以我悟到,在安全問題上也要符合常人狀態修煉。必要的安全措施是應該採取的,能消除的安全隱患也要主動去消除。邪惡搞破壞時也要符合常人狀態的,你在家中坐著,它也不敢突然把你來個大頭朝下吊起來。你不打那個被壞人竊聽的電話談上訪的事它也不敢告訴壞人你要去上訪了,叫壞人來抓你,儘管它在另外空間看得清清楚楚。那種明明有可以採取的安全措施卻不願採取,有能消除的安全隱患卻不想消除的人和那個走在大街上不怕汽車撞的人很相似,自以為自己這樣做是正念強的表現,其實恰好是正念不足的表現,或許還有許多自己沒有意識到的不正的思想,希望師父以佛法神通保護自己有意不符合常人狀態的超常表現,這不是為難師父嗎?師父保護你了,舊勢力又會怎麼說呢?

3、採取必要的安全措施,主動消除安全隱患是必要的,但只採取這些常人的辦法卻是遠遠不夠的。因為這場迫害不是人對人的迫害,我們要看到這場迫害的實質,看到表象背後的原因。這是舊勢力以考驗大法和大法弟子為由利用邪惡生命操縱壞人進行的迫害。首先我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包括借大法弟子有漏進行的迫害,多發正念運用功能神通主動鏟除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鏟除妄圖破壞資料點的邪惡;同時走正自己的正法之路,保持強大的正念,注意向內找,主動清除自己各種不正的思想,不動常人之心,這樣就會堅如磐石,讓舊勢力無懈可擊。但是正念的內涵很深,堅信堅定只是正念的一方面(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我們不要簡單地理解正念。正念是怎樣形成的呢?「那是在修煉中打下了的堅實基礎,是長期學法奠定的。」(《北美巡迴講法》)是堅持紮實地學法,並將學法和修煉結合起來,以法指導自己實修形成的理性與實踐的昇華。

總之,不注意安全帶來的教訓不少了,我們應採取必要的安全措施,主動消除安全隱患,同時保持強大的正念,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考驗,主動鏟除邪惡。這幾個方面我們都要做好,不要強調一方面而忽略另一方面。我們要擺正方方面面的關係,不要走極端、片面地看問題、斷章取義師父的法。大法是圓融的,我們也應全面地貫通地圓融地理解大法,這樣才能圓融圓滿地處理好修煉中遇到的問題,擺正方方面面的關係。不能圓融地理解師父的法是修煉不成熟的表現,也是邪惡迫害的藉口之一。走向邪悟的人中就有不少人愛走極端,抓住師父的這句話而不聽師父另外的話,甚至把這一段法與那一段法之間對立起來。圓融地理解法能使我們走的更正,做得更好,少走彎路,減少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自己摔過的跟頭和身邊同修們沉痛的教訓使我明白了應圓融地理解大法。

最近看到有同修在心得交流材料中談到,有些沒有經歷過被抓被關的同修不重視安全問題,我也深有同感。師父說:「實踐中我也看見了,多數學員被迫害後,能夠更冷靜、更理智地認識大法與修煉的嚴肅性。同時也更看清了這場迫害的嚴重,不再像當時帶著那麼多常人心做事了,這些心逐漸地放下了,所以他們做的事也越來越純正,越來越好,越來越堅定,更加理智了。」(《北美巡迴講法》)我自己經過了被抓被關後認識到了應該更加嚴肅地對待安全問題,但是我經常看到明慧網上有資料點被破壞的消息,感到非常痛心。我希望自己的教訓是同修正法路上的鋪路石,願同修走的更正更穩更好,不再摔我摔過的跟頭。如果要經過迫害才悟到修煉的嚴肅性,舊勢力豈不會說是它們的迫害幫助我們提高了心性?

希望大陸同修本著對法負責,對眾生負責,對同修負責,對自己負責的態度,嚴肅地對待安全問題,避免給大法帶來損失。「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是對的,但大意莽撞、因為怕麻煩而掉以輕心的執著心是應去掉的,是不嚴肅不負責的表現。這種表現只有邪惡看到了才會高興。開著天目修的同修看到了資料點是邪惡破壞的重點,它們想方設法鑽漏洞搞破壞,我們應去掉自己有漏的地方,破除舊勢力的這個安排。

以上個人認識,如有悟得不正之處,望同修以法為師並請同修慈悲指正。

另外,我有一個建議,希望同修能把好的安全措施和容易出問題的安全隱患歸納在一起登在明慧網上,以供大陸同修參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