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處處體會大法神威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14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一名大法弟子。我自小就探索人的起源和歸宿,記得很小剛懂事時就經常問母親,人為甚麼會生病、會死呢?人要永遠不生病、不死該有多好呀!母親的回答是:「這是人生的規律。」帶著這種心情,經常一個人獨坐著望著天空想著:要有甚麼辦法能使人永遠活著,像天上的星星月亮一樣該有多好呢,而且從小愛聽老人們講神仙的故事。後來長大上學了,接受的教育都是無神論的論調,根本不知道修煉的事情,可是知道人活著要當好人,不能幹壞事,和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

隨著年齡的增長與後天觀念的影響,為了自己將來在社會中有立足之地,經常為一點小事和人爭鬥,甚至得不到時氣得不行,導致一身的病,從小就是氣管炎、胃病,怕見光,一見光就頭疼,體育課都很少參加。參加工作後,總認為自己頭腦聰明,有能耐,工作幹得比別人好,有好處都自己得,得不到時氣得夠嗆。為了名、利真是吃不好,睡不好,最後弄得肝病、心臟病、慢性腸炎、常年發燒、嗓子噎,總之一身的病,體重不到80斤。經常人參、西洋參當茶喝,家裏邊中藥、西藥成包成包的,覺得人活得太累。就這樣一天天的拖著,上班也是經常請病假,搞得單位、家庭都不得安寧。

98年3月28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經單位介紹我喜得法輪大法。得法前我不相信一切氣功和修煉的事情,因身體不好從沒參加過任何集體活動,也沒去過甚麼廟,更沒見過修煉是怎麼回事,這次通過工會和同事的勸說,心想著給別人留面子和帶著不相信的心理走入煉功點的。當我剛進煉功點就有人很熱情地給我介紹大法,並且是義務教功,還給我看了師父的照片。當我第一眼看到師父的照片時,就有一種親切和熟悉的感覺,總好像在甚麼地方見過師父,可是咋想也想不起來。就這樣我每天早晚到煉功點學動作,又向老學員借了大法書來看,在這過程中我逐漸的明白了大法的法理,知道師父是來度人的,而且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後感到身體非常舒服,走路輕鬆自在,原來的病症都不翼而飛了,確實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威和師父的慈悲,心中對師父和大法無比感激。

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大家推薦我擔任輔導員,我非常樂意的接受了。儘管我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先生又在外地工作,自己又有工作,確實很忙,但還是把煉功點組織的很好,大家每天在一起學法煉功,體現出大法的祥和,師父呵護,更體現出大法是一塊淨土。我經過了幾個月的修煉從原來不到80斤的體重到後來猛增到近110斤,而且紅光滿面,從原來的勾心鬥角到後來的寬容大度,證實了大法的神威。

99年7.20凌晨單位保衛科長領一群公安闖入我家中,非法抄家,搶走家中所有大法書籍、師父講法錄像帶、錄音帶、教功錄像帶、煉功音樂帶等。當時因學法不深,加之突如其來,不知所措,而且想我沒幹壞事沒有犯法,他們能怎麼樣,書拿去了還得給我,所以沒有極力抵制。就在這時一公安摘師父的法像,我才轉過勁來,說你們不要這樣搞,這是我師父照片,而且是在我家中掛著犯你們甚麼事,書你們拿去了,照片給我放下,就這樣只保住了師父的法像,大法的書籍卻沒保住,到現在想起來心裏真不是滋味。之後公安把我帶到派出所,問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我說法輪功好,大法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體健康,而且講了我修煉前後身體變化,並說他們這樣抓人是錯誤的,要求放我回家和歸還我所有大法的書籍,及錄音錄像帶等。公安說沒辦法我們也是照章辦事,上邊不讓煉了,往後你想煉就在家煉吧,不能再到煉功點煉了,我們也知道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至於你的書籍等以後你們平反了,我們會如數退還給你的,我們暫替你保管住。就這樣幾小時後我被放了回來。

到家後我真的很傷心,面對師父的法像邊流淚邊想為甚麼當好人這樣的難呢?難道我們真的錯了嗎?經過幾天的思想鬥爭,理智地想了很久,終於明白了,我們沒有錯,這次國家一定錯了。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在邪惡鋪天蓋地的鎮壓下我沒有動搖,並且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以法為師,每做一件事都用法來衡量對與錯,處處用法來要求自己。而且有空餘時間就走出去向身邊所有人洪揚大法,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大法,向世人講清真相,叫大家不要相信電視說的一切。並講述師父為救眾生吃了無數的苦和樸素的生活習慣,甚麼豪宅、汽車都是栽贓陷害。凡是我走過的地方都向人們講著,講著大法的神奇和師父的慈悲。

2001年3月的一天(星期天)我帶大女兒去市參加考試,家裏只有兩個孩子在家,惡警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又一次抄了我家,拿走了一本《轉法輪》和兩本《法輪佛法(在瑞士法會上講法)》、煉功帶和一部復讀機,還有真相資料。中午我剛到家就被惡警非法帶走,到派出所問我資料從哪來的,我用理智對付惡警,不配合邪惡。他們看問不出的情況下,又叫我罵師父,我說不會罵,從小到大從來沒罵過人。惡警說不會罵我教你,我說你們一個堂堂國家幹部怎麼幹這種缺德事,不幹正事,專教人罵人?真是不可思議。常人還得講個良心哩,更何況我們修煉的人,怎麼能去罵師父啊,師父給我一個健康的身體,給我第二次生命,我報答還來不及呢,一日為師終生為父,這道理你該明白吧?如果我站在你的角度叫你罵你爹,你罵嗎?惡警聽了氣不打一處來,說不怕你嘴硬,就你這樣的最少判你三年刑。我說我沒犯法,你說了不算數。惡警說我說不算,誰說了算?難道是你師父說了算嗎?我說當然是我師父說了算的。這時已到下午4點多了,我心想我決不能呆在這裏,我要出去,請師父幫我,之後我感到身體很難受,肚子也難受,就要求去衛生間,惡警就帶我去了。到衛生間後隔窗往下看看,想從窗口跳下去,就在這時耳邊有聲音說堂堂正正進來,堂堂正正出去,心想既然這樣,那咱就堂堂正正出去!我從衛生間出來,守在門口的惡警把我帶到樓下的值班室,把我交給了另一個警察,說他們有別的事要出去,就這樣我呆在值班室裏大概一個多小時。看守我的警察要去打飯,就對我說你在這兒別亂動,我去打飯馬上就回來,警察剛走,我就請師父加持弟子,起身向派出所大門走去,當時門口站了五、六個男女警察,我若無其事的樣子從他們身邊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的大門,匯入到正法洪流之中。

2001年6月中旬惡警突然闖到辦公室,又一次非法抓人和抄家,這次沒有抄走任何大法的書籍和資料,因這次事先我有預感,在惡人沒到前半小時我把家門鑰匙轉給同修,機智轉走大法書籍資料等,使惡警撲了空。在沒抄到任何東西的情況下,惡警還是強行把我帶走。在公安分局呆了一天一夜,審問口供,我不配合,並且識破邪惡的偽善,用智慧和他們周旋了一個星期。這幾天他們帶我去了一個賓館,而且吃住費用都叫我支付,這七天當中他們不讓我睡覺,想從精神上摧垮我。雖然我一個星期沒休息,但卻精神飽滿,又證實了大法的神奇,當時單位保衛科的一個人在場,事後傳得單位機關都知大法太神奇了。這次他們用的費用預先在我單位借,日後扣我的工資,共用730多元,另向家人勒索1000元,才放我回來。

2001年10月份惡警又一次來辦公室要抓人,我說:「我沒有犯法,為甚麼三番五次來騷擾我,使我不能正常工作生活,我不會再聽你們騙人了。」單位主任也過來說:「她工作幹得很好,而且家裏只有三個孩子,你們每次把她弄走後三個孩子沒媽照顧能行嗎?無論在家庭和單位都離不開她,不就煉個法輪功嗎?沒有甚麼其它事就不要再讓她去了。」惡警說:「沒有甚麼事,只有幾個小事叫她去說明白,半個小時我們再把人送回來。」就這樣又一次強行的被抓到公安局。

到分局後警察問了一些資料和橫幅的事,我說不知道,警察說:「別人都說了,你就證明一下就可以了。」我說:「別人事情我怎麼知道?」他們說:「你要不說,就送你去看守所。」就這樣下午我被非法關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關了45天,因長時間想念孩子,在邪惡逼迫的情況下,自己一時糊塗,就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注]。這次邪惡又向孩子勒索3000元,才放我回家。出來後通過學法,才知道自己因有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寫了不該寫的東西,覺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沒有資格修煉了,一度思想不能振作起來。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不斷學法、看明慧資料,明白所想的都不是自己,都是舊勢力對我的迫害,用正念鏟除一切干擾,抓緊時間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當思想明白後堂堂正正去單位上班,剛到單位領導就找到我讓我寫甚麼保證書之類的東西,如果不寫就停止工作,我說:「保證書我決不會寫,工作我不但要幹而且還要幹到底。我修大法當好人沒有錯,你們更不能聽信別人瞎說,睜開眼看看你身邊的大法弟子都在幹甚麼?他們為當一個好人,這邪嗎?邪從何來?不要反對大法,給自己留一條金光大道和美好的未來吧!」我又給他們講了善惡必報的因緣關係,最後領導說:「你不寫讓別人替你寫,你只簽名字就行。」我說:「名字我也不簽,你們誰寫誰有罪。」領導說:「這樣下去我不好向上級彙報的呀!」我說:「上邊來了,我會給他們說清楚的。」就這樣我順利闖了過來,而且上面的領導根本沒來找我。

2002年單位讓每個職工參加政治考試,主任把試卷帶回辦公室每人一份,我一看是揭批法輪功的試題,當場就把卷退還給主任,並聲明我不寫,主任說:「那怎麼行呢?局領導特地來電話說保證每個職工都得寫,尤其是你必須得寫,全公司都不看,只看你的。」我說:「只看我的,我不寫大家都不要寫才好呢。」主任說:「你修大法在全局是有名的,領導再三囑咐,特別是你必須寫。」我說:「真要叫我寫,可以,我不寫別的,只能寫法輪大法好!」主任說:「你不要胡來啊,你不寫我就如實彙報上級,到時你就不好辦了。」我說:「有甚麼不好辦的,我堂堂正正的修煉,沒有甚麼見不得人的,上面誰來都行,我還等著給他們洪法講真象呢!而且像這類事情不要再找我,我不會寫的。」主任說:「光我一個人甚麼話都好說,就怕上面不答應。」我說:「我一生除了修煉還是修煉。」之後又給他們講真象。現在我在單位利用業餘時間能堂堂正正學法,而且真象材料大家都看。通過這幾年的摔摔打打,我更加體悟到只要時時保持正念,就一定能夠正行,只有堅信大法和師父就能鎮一切邪魔,無論何時何地都不配合邪惡,邪惡就沒了市場。

從99年7.20到現在光我一家就被勒索財物5000多元,為我的事先生一趟從千里之外來回往返和被警察花去的錢有5000多元,共計10000多元人民幣,給家人和孩子精神上造成的損失是無法計算的。

另外,借此機會再談兩個我身上發生的奇蹟。本來大法弟子都有說不完的神奇故事,我也和大家是一樣的,但總想自己修的不太好,有好多事情不好意思寫出來,在同修的再三說服下才寫了此文。

2001年3月份我從派出所出走後不久,有一天晚上突然感覺自己身體在變大,像大樓、大山,最後大得不敢呼吸了,一呼吸好像整個地球都要吸進肚裏了。這個狀態持續半個多小時。再一次是2002年冬天的一個晚上,半夜起來煉靜功,因當時沒開燈,無意之中看到枕邊的裝大法書籍和資料的書包在發光。當我看到這一景象時沒甚麼特別的想法,只想到自己平時惰性太大,師父在鼓勵我,就沒在意,繼續打坐煉功。等煉完功後看看書包還在發光,我就隨意把書包拿到面前,想仔細看看,當我輕輕摸一下大法書時,光更加鮮豔,真是五顏六色的,而且還帶圖案花型,甚是好看。

在修煉這條路上雖然我修得不怎麼精進,然而確實體悟到師父對我的慈悲呵護,有很多事情用語言真的是無法形容,因為處處有師父的鼓勵,才使我這不精進的弟子修到了今天。在此我特別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並請師父放心,以後一定要更加深入學好法,時時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走正自己的修煉歷程。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