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證實法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8日】一、大法讓我起死回生

我於73年12月9日在修水庫的工地被板車撞斷了右大腿骨,在醫院醫了半年,釘過鋼釘,做過牽引,但還是留下了殘疾(鑑定為一級殘廢),拄了多年的拐杖,右腿比左腿短了2-3公分。右大腿小腿肌肉萎縮,膝關節和踝關節腫大,常年累月疼痛。為了醫藥費和解決我的生存問題,我先後到過鎮政府、市政府、市委信訪辦、區水利局、市水利局、殘聯、民政局、公安局等處多次上訪。終於在86年給我轉了戶口,安排了一個工作,但工資根本不夠吃藥的費用。到98年得法時,我吃藥共吃了25年,吃的藥可裝上兩大卡車,五臟六腑也都吃出病來了。

89年,我覺得實在吃不下去藥了,就聽人介紹找了一個巫醫看病。錢花了不少,病也沒看好,更糟的是,那巫醫是有附體的,那些不好的東西盡害人,我就不找它了。那東西抓著我不放,每天晚上都找我,我晚上害怕根本不敢睡覺,白天總是迷迷糊糊的。雖然又花錢找其它的一些巫醫治它,但三、五天後它還是照來。到95年時,我的錢也整光了,丈夫也不管我了。我感覺人已被那附體整個都吸空了,風都吹得倒,人也基本上癱瘓了。右半邊身體肌肉全部萎縮,只有打止痛針才能走幾步。我工作的地方有一個帆布躺椅也被我磨出了幾個洞。在家也是躺的時候多,家務活幹不了,每年還有大半時間在醫院住院。幾年時間我死過去六回。

98年9月15日,我慕名到一名醫生那去看病,他聽了我的介紹後,就告訴我只有法輪功能救我一命。我就請了一本《轉法輪》,並將書放在懷裏。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全身一震,像睡醒了瞌睡一樣,從未有過的清醒。我馬上意識到這書不是一般的書。我一回家就看書,白天看、晚上看,鼻涕眼淚不停。只上了三年半學堂的我,幾天下來終於看完了。我看完後就動了一念:我一定要修這個大法。從此我停吃了所有的藥,接著我又到那醫生那住了幾天,學會了動作,看完了李老師講法的九講講法錄像。看錄像時,我感到李老師就是我最親的人,我一定要修到底。我又請回了師父的講法錄音,白天看書,晚上聽錄音,睡很少的覺,每天堅持煉全五套功法(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偷過懶)。開始打坐時,我的右腿彎都彎不了,也坐不正(右半邊身體肌肉萎縮)非常疼。但無論多疼,我一開始就堅持半小時。師父一直不停地幫我清理身體,從口裏流出的像臭水溝的污水一樣,又臭又腥,而且藥味濃烈,右腿也漸漸有知覺並逐漸能彎了。三個月後,右邊身體肌肉長好了,兩腿也變得一樣長了。半年後開始能雙盤,一盤上就堅持半小時。我們鎮上的人看到大法在我身上顯現的奇蹟,學功的人增加了好多。

99年春節,我回娘家看望父母,父親看到我的巨大變化後大吃一驚,問我吃的甚麼藥,我說我甚麼藥也沒吃了,我學了一種很神奇的功──法輪功。我把《轉法輪》給他看,他打開書看到師父的像就說:你師父很偉大,不一般。他又問書封面上的圖形是甚麼,我告訴他是「法輪圖形」,他說:這個法輪厲害,一進屋甚麼東西都不敢進來,難怪你藥都不用吃了,我吃的中藥都不能在你的屋裏熬。99年7.20後我父親也曾對我說:娃啊!是你師父給了你第二次生命,吃木耳不忘樹恩,你怎麼都要把你師父放在心上啊!我也曾對我自己說:你的每一天都是師父給的,是師父延長來的,你要珍惜每一天,用你的一切證實大法。

二、護法上訪證實法

7.20後我市很多同修都到北京上訪,我當時沒錢,就沒去,但我是本市的老上訪戶,哪個信訪部門都知道我原來的情況。我就到市委、市政府、區政府、市公安局等部門去,他們以為又是為了工傷的事找他們麻煩,就不想接待。我告訴他們:我煉法輪功只3個月,25年的殘廢完全好了,我也不像從前找你們的麻煩了,但國家現在卻不讓我煉功,還污衊我們的師父、污衊法輪功,我希望用我親身的經歷證明國家這種做法是錯的。他們都說:我們看你是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我們為你有一個健康的身體而高興,你覺得好,那你就在家裏煉吧!誰知沒過多久,公安局派人來抄我的家,把我的書全抄走了,並把我綁架到派出所,要我放棄修煉。在派出所我看書就放在桌子上,我就把書拿過來抱在懷裏,這時,一個惡警扭我的胳膊,一個搶我懷裏的書。我拼命地喊:書是我的命根子,裏面都是神話。在場的三個惡警都嚇跑了,他們把搶過去的書隨手放在桌子上,但當時我像犯了傻,也不知道再拿回來,只想到我煉功時間到了,他們應該馬上放我,這樣一想,他們就把我放了。回家煉完功,但學法沒書了,我想不行,我明天還得去找他們要。

書抄走的第二天,我到區公安局要書,那個國安科的科長非常壞,不但不還我書,還威脅我說:再要就抓你去坐牢。我一看這裏不講理,那我到市委去。第三天,我又到市委信訪辦,他們叫我找市「610」,我說我原來為工傷的事老找你們的麻煩,我現在煉法輪功全好了,不找你們的麻煩,你們卻老迫害我。我找他們要書,他們不給,其中有一個到我家抄家的壞人叫來門衛趕我走。門衛惡言惡語,但我不為所動,來到市委大門口一側門柱旁坐下,我就大喊:我是煉法輪功的,你們都來看哪,公安不講道理,到我家把我的書都抄走了,我跛了二十五年,藥吃了兩大卡車都沒治好,學法輪大法才3個月,全都好了。我師父最偉大,他們冤枉我們師父、冤枉法輪功……。我一喊,那小門衛嚇得趕快溜了。好多過路的群眾圍觀,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的真相,過了一會,又來了一個門衛和氣地對我說:你說的話別人都知道了,你回去吧!

三、正念正行三次闖出魔窟

自從上訪證實法後,我被警察列入了重點名單,經常派人來騷擾。2000年12月中旬,我母親過生日,兩個惡警找去,騙我說要辦學習班,3-5天就回家,我一時糊塗,就跟他們上了車。我弟弟對我說:姐姐,你這回可能要說不煉功才能放你回來。我告誡自己:一定不能說不煉,嘴說的打嘴,手寫的打手。這次洗腦班上三十多個同修,沒有一個配合邪惡。8天過去了,它們氣急敗壞,把我們全部非法關進了拘留所。我一到拘留所就絕食抗議,我心裏對師父說:這裏不是弟子待的地方,我要趕快回家學法、煉功、講真相

絕食第三天,他們要給我輸液,我把它拔掉,不配合,沒輸成。一個小伙說要給我灌食,我從心底對他說了聲:謝謝,當時他嚇得向後退了三步。我感到善的力量真是強大。後來他們又騙我說:你吃一點,過兩天一定放你。我被惡警的偽善所欺騙,就吃了點稀飯,但不一會全吐出來了。我對它們說:我吃不了你們的飯,快放我回家。他們又找來我丈夫勸我,我已鐵了心,就是不吃不喝,我丈夫也正告它們:她有甚麼三長兩短,你們都別想有好日子過。結果第六天警察就把我放了。

回到家我繼續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惡警三天兩頭派人來找我,拿誹謗大法的報紙、書來叫我看,我說:我不識幾個字,不看。問我看電視沒有,我說對電視不感興趣;又叫我煉別的功,我說:是你們說了算,還是我說了算?一天,區政法委甚麼主任又拿來誣蔑報紙叫我看,還要我罵我們的師父。我嚴肅正告它:「你們當幹部的太下流,不講文明禮貌。我師父是我的再生父母,為甚麼我要罵?那你每天罵你的父母幾遍看看?」他灰溜溜地走了。後來它們再來,我對它們說:我師父救了我一命,連我一杯茶都沒喝,我卻還給你們倒茶,你們不迫害我,我還承認你們是領導,你迫害我,我就不承認你是我的領導。從此以後,他們就沒敢再來。

2001年臘月的一天早上,幾個惡警又將我綁架到派出所,要我說跟誰聯繫,哪個人給了我多少傳單?他們說誰誰看到我發傳單,已有充份的證據等等。我當時心不正,在他們的逼迫下,想同修都說了嘛,我一時糊塗也承認他給過我兩張。他們又強行叫我簽字按手印,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我說:我師父說過那些參與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要統統淘汰,但我師父也非常慈悲,一再給人機會,你今天迫害大法弟子,明天不迫害了,並挽回了損失,我師父都救你。他們馬上說:你看,我們一直都沒打過你吧。我說:凡是煉法輪功的人都不能迫害。

當天下午他們把我送到第二看守所,我當時也不害怕,我覺得是偉大的神,不應該在這裏待。我絕食抗議迫害,同時背法、整點發正念、鏟除邪惡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用意念指揮惡警儘快放我回家。第二天,惡警又逼我說放棄煉功,我沒有配合,只是給他們講真相。在號子裏,我也給犯人講真相,她們好多都表示出去後要找我學煉法輪功。發正念時,我在心裏請求師父加持,我要馬上出去講真相、救世人,好多事還等著我回去做呢。結果第三天我就被放了。

回家後與同修交流,同修說兩張都不能承認,因為他們要拿去迫害其他的同修呀。我想是呀,我沒做好,不是增加了同修的魔難嗎?這怎麼能行呢?我要挽回,想到師父的話:「生無所求,死不惜留」我甚麼也不怕,正念很足。我到市公安局找他們的上級領導反映情況,那領導原是我們鎮上的幹部,也認識我,他熱情地接待了我,我講警察前幾天怎麼迫害我,四個警察踩我的腳,逼我說別人給我2張真相資料,我說人要有良心,不能害別人。他說:「你先別急,你先回去,這件事我一定幫你辦好。」我正準備走,那個非法審問我的惡警,將我簽過字的筆錄拿來給領導彙報,剛放到領導桌上,我就一把把它抓過來,撕了個粉碎,並說:「無恥得很!」那惡警羞得恨不得鑽到地底下去。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幫我。那領導叫那惡警先出去,然後他就批評我不應該這樣做。我說:「他迫害我們好人,你當領導的要主持公道,你幫助大法弟子,你就有美好的未來。」他說:「好!好!你回家好好煉去吧!」我說:「謝謝!」

從我得法那天起,一有機會我就向人洪法。7﹒20以後,我更是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揭謊言,救度世人,我除了參加集體的講真相外,平時總是面對面地直接跟人講真相,送真相資料,不管是小學生還是中學生,青年人還是老年人。不論是走路、買東西、上班時、坐車時,我都用師父賜給我的智慧,根據不同的人,採用不同的方式去講,用大法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給他(她)們講。當然,我總是先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並將他們的思想一把抓在自己手裏,不讓他們想不好的東西,這樣每次都收到較好的效果。我體會到師父非常珍惜我們弟子及眾生的生命,我死過去六次,所以更覺得生命的珍貴,我真的很珍惜與我見面的每一個生命,每一個能與我相見的人都是師父安排來讓我給他們講真相救他們的,我不能錯過這也許是他們得救的唯一機會。

2002年4﹒25前,派出所所長到我家問我到不到北京上訪,我問他:「北京那地方老百姓能不能去?」他說:「能去」,我又問:「北京那地方是不是江××的私有地?」他說:「不是,是祖先留下來的。」我接著問:「現在政府不讓上訪是不是違反憲法的?」他說:「沒錯」。我問:「你們當官的為人民服務究竟是管好人還是管壞人?」他說:「當然是管壞人,但上級領導叫我怎麼做就怎麼做。」我反問他:「他們叫你殺人放火你也幹嗎?難道你是江××的狗腿子?!」他笑了。我又給他講了發生在我們當地的龍捲風、冰雹、洪水造成的災害和人畜傷亡等,就是迫害好人造成的,如不醒悟,自身惡報不遠。他說:「我求老天保祐。」我說:「你迫害了大法弟子,誰都保祐不了你,你們要再來找我,那說不定我甚麼時候也要走到北京去喊冤。」他說:「我們也是身不由己啊!」

2002年5月13日早上,我在上班的地方給一顧客講真相並給了一張真相光盤給那人,被我單位一惡人看見,它將那人手中的光盤騙去舉報給單位領導,領導用碟機一看,上面沒說甚麼不好的話,就沒有管。那惡人不死心,又打電話到市公安局舉報我。當天上午就來了幾個惡警抄我的家,抄到一些真相資料。他們就把我綁架到派出所,哄騙我說出這些資料的來歷。我早看透了他們的邪惡本質,堅決不配合,我發正念並請求師父加持,把我的功能打出去,把他們的思想抑制住,不讓別人看見我。一會兒警察都先後出去吃午飯,原有十幾個人的辦公室,一下子空了,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派出所。我心想,我做的是宇宙中最好最正的事,我沒有錯,所以我就回家了。警察吃完飯一看我不見了,像炸了鍋,到處找我,我們那個小鎮不到一會功夫調來了十多輛警車找我也沒找到,後來惡警打電話給我丈夫,他就跟警察說我在家。他們一哄而來,騙我丈夫說:「我們把她喊去了解情況,完了就叫你去接她,保證沒事。」我不配合,他們七、八個大男人硬是把我強行綁架去,我的襯衣都被撕破了。一直到晚上很晚,他們還是一無所獲,就把我關到第一看守所,我不停地發正念,看守所不收我,他們說暫寄一夜,明天就接走。要我簽字,我不簽,完全不配合。管教找了幾個犯人把我抬進號子。第二天提審我時也是叫三個犯人抬我到審訊室,我一看來的是兩個警察,我一到審訊室就站起來,單手立掌對準他們發正念,並說:「你們趕快放我回家。」惡警說:「這回一定叫你吃國家糧,上兩回絕食我們把你放回家了,這回你餓死也不放你。」我說:「我沒有那個概念,是你們非法綁架我,我才不吃你這牢飯,不喝這牢水。」我馬上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一向寂靜的看守所被這正義之聲震撼了,審我的那個惡警馬上嚇得跑出去了,還一個惡警也坐不住了。結果沒審成,管教又叫三個犯人來抬我回號子,我叫她們放下,我自己走,我一邊走一邊高喊「法輪大法好!」她們趕快架住我的胳膊把我抓進了號子。我跟號子裏的人講:「我過幾天就回家,因為我沒做甚麼壞事,完全是無私無我的為別人好!」我也給她們講真相,她們很願意聽。

我絕食絕水的第四天早上,管教叫四個男犯人強行給我灌食,我請求師父幫助弟子,並發正念清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惡,意想自己是頂天獨尊的神一樣,不許邪惡迫害。他們用竹片撬我的牙齒,牙都被撬鬆了幾顆,滿嘴是血,當時我動了一個不正的念「我這邊畢竟是肉身,不能讓邪惡弄壞。」結果嘴張開,就被灌進去一點。但食物到胸前時像甚麼東西給堵住,我馬上悟到是師父在幫我,我就集中力氣高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結果灌進去的都又噴出來了,幾個犯人直喘粗氣,他們說:「你很了不起。」我給他們講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奇蹟。勸他們不要幹這種迫害好人的缺德事。一個警察說要給我下鼻管,我說:「那可是缺德,你們也是受江××的矇騙,千萬不要幹這種對你們自己未來不好的事。」結果他也不堅持了。

第五天,獄醫給我量血壓,我心裏想:「讓它高。」結果高得嚇人,認為儀器壞了,換一台又量,還是高得嚇人,獄醫嚇得到處打電話請求。到了第六天,我人已起不來,不能動了。同號的犯人高喊獄醫,叫快送我回家。她們說非常害怕我死在她們號子裏,獄醫也怕,他馬上派人用車把我送到市醫院輸液。我當時心裏很清醒。輸液到半瓶時,我心想我是神,沒有病輸甚麼液,結果針眼起包,我就把它拔掉,並大喊:「我沒有病,趕快送我回家。」他們一看輸不成液,就又把我抬回看守所。上午十點多鐘,來了我們鎮周圍幾個派出所所長,分局、市局的公安也來了不少,要我承認他們轄區的傳單是我撒的,逼我說出傳單是哪兒來的,並說給我傳單的人已被抓,那人都說了,叫我承認。我都不配合,他們又逼我丈夫勸我說,說了就回家。我都識破了他們的詭計,並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還是一無所獲,當天下午就把我放了。來接我的一個警察說:「我們費了好大勁把你弄進看守所,你師父又派我們把你接回家。」我說:「你們知道得還真清楚,那我真心希望你們善待所有大法弟子,這樣你們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進看守所,我身上帶的四十元被上帳了,第二天我又到看守所要錢,一個管教說我小器,我說:「大法弟子的錢來之不易,而且都是救命錢哪!」他一愣把錢退給了我。

四、到派出所、市「610」講真相

過了幾天,我又到派出所去要書,並藉機講真相,一警察說:「你膽子真大,到這來宣傳法輪功,我拿手銬把你銬起來。」我笑著對他說:「你有權力、有銬子,我們老百姓找你們反映情況,解決問題,你就這樣用銬子為人民服務?」他馬上改口說:「不好意思,我說笑話。」其實書呢,包括我們鎮上很多學員的書被收去後都放在派出所的一個櫃子裏。幾個月前的一天晚上,我帶了一個布袋到派出所,門從裏頭鎖著,我想到《轉法輪》裏師父講了,「用手一指那鎖頭就開了」,我也用手一指,那門就開了。我裝了一袋還沒裝完,後來我又和另一同修進去將裏頭的大法書、資料全背出來了。因為派出所就在我家附近,我一有時間就去「要書」,給警察講真相,並對來派出所辦事的人也講真相。我按師父的要求做,在師父的加持下,我沒有任何怕心,沒有任何顧慮。我就是真心地為他們好,真心地想救他們。

後來,他們說書上交了,叫我到市裏頭要。我又找到市委「610」,那個甚麼主任要帶人給我錄像,想搞甚麼名堂。我立即發正念,並站起來,用右手掌對準他們說:「你們好邪惡,我又不是犯人,怎麼這樣對待我?」那幫人馬上灰溜溜地走了。我又找主任要書,他說:「書多的是,但不能給你。你們為甚麼向社會發傳單,還罵江××是政治流氓集團?」我說:「它用錢收買人演『自焚』的戲來陷害我師父、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這還不流氓嗎?我師父的書你這裏都有,你可以看一看,哪有像電視、報紙宣傳的那樣,從今天你給不給書這件事,也可看出你對法輪功的態度,也是我師父在給你機會。」他說:「法輪功裏像你這樣的人很少,很多都說不煉了。」我說:「沒鎮壓前像我這樣受益的有上億,現在說不煉了還不是被你們逼迫後違心說的。我勸你,為了你自己也為了你妻兒的生命的永遠,不要再迫害法輪功了。」我又給他講了一些善惡有報的事。後來,我出市委大門時,那個門衛已經認識我了,他得知我沒要到書,就給了我3本小冊子,說是法輪功昨天晚上發的。我對他表示感謝,並希望他記住「法輪大法好!」

師父啊!是您一次一次地把我從地獄裏撈起,又一點點地把我洗淨,賜給了我新的生命,在您的慈悲呵護下,我只是做了一個弟子應該做的,您卻讓我的功長得比火箭還快,也讓我看到一些殊勝壯觀、美好的景象。弟子真的是無以為報啊!唯有珍惜每一天,做好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一切,才不負您的慈悲苦度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