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話講真相體會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10日】一、打電話

打電話對於我來說好像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每次在明慧網上讀到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心裏難受至極,有時對著屏幕眼淚長流,很想直接給那些惡人打電話,但是一直又害怕打電話,心裏有一種非常無奈的感覺。

後來知道有了電話小組,而且看到打電話的同修的體會談的都那麼好,就想反正有同修給他們打了,我就努力埋頭做自己應該做的吧。再看明慧,有時看到迫害的案例我就越過了……

最近電話組每天給大家發一個郵件,裏面有詳細的迫害案例和電話號碼。開始時,我看看就忽略了,後來每天來一個郵件,我心裏不安起來,難道打電話真的只是電話小組的事情?甚麼是自己應該做的,甚麼是自己不應該做的,在有師父評註的大法弟子體會文章「不分正法工作項目,大道無形有整體」中有這麼一段話,「當大家都把自己項目以外的事都當作別人的事,就人為的把我們的整體切成了很多小塊,把有力的整體削弱成零散的力量,甚至在有不同意見時,還互相削減力量。」

於是我開始琢磨著打電話……

第一天晚上我在房間裏看著電話轉了幾個圈,想起來自己有一篇文章還沒有寫完,心裏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坐下來開始寫文章;

第二天晚上我在房間裏看著電話又轉了幾個圈,想起來還有一個電視片等著剪輯,心裏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坐下來開始剪輯電視;

第三天一個經常打電話的同修跟我講,你呀,這麼著,第一個電話,拿起來之後就說一句話:「法輪大法好!」要是太緊張你就馬上掛了。第二個電話,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三個電話,說:「法輪大法好,中國鎮壓法輪功是錯的。」……

第三天晚上,坐在電話旁邊,把有關電話的資料打開研究了半個小時,我覺得怎麼著今天我也得把這電話給打了,結果我給我自己的姨媽打了一個電話,而這個電話在兩年前我就醞釀著應該打的;

第四天晚上,坐在電話旁邊,把有關電話的資料打開研究了半個小時,我很為自己難過,修煉這麼長時間了,打個電話竟然這麼害怕,這怕從何處來。我對自己說,如果你今天還不打電話,你真的就不配做師父的弟子。我拿起電話,本來只想說一句話,「法輪大法好!」結果是跟對方聊了10多分鐘,把「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美成立和江××在海外被起訴的消息都告訴了對方。

放下電話後,我竟然是渾身哆嗦。感覺那使我害怕的真的就是一層物質,那種種阻止我打電話的都是人的執著心,如果我不去衝破它,它們就死死的阻擋我,而當我真的勇敢的去衝破它時,它們甚麼也不是。

二、修去執著無一漏

有一個同修總是不放過講真象的機會,洪法的效果非常好。她跟我講的一段話,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她說我們講真象就應該是像一個天真爛漫的孩子,手裏拿著一個五彩斑斕的美麗的氣球,孩子要告訴每個人他的氣球是多麼漂亮,在他的心裏,應該沒有先評價一下這個人是一個甚麼樣的人,他就只有一個非常純潔的目的,那就是他要告訴人們這個氣球好看。而我們大法弟子也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告訴人們大法好。當我們把自己人的東西捨盡時,我們心中只有慈悲。

「忍中有捨,而捨盡方為無漏之更高法理。」──《圓容》

「捨是不執著於常人之心的體現,如果說真能坦然而捨、心不動者,其實已在那一層了。可是修煉就是為了提高,你已經能捨此執著了,那麼為甚麼不把怕執著本身也捨掉呢?捨它個無漏其不是更高的捨嗎?」──《無漏》

再讀這兩篇經文時,我有了更多的感悟,無論我們做著甚麼正法的工作,打電話、發傳真或者是做電視、報紙的、或者是向各級政府講真象的,如果我們真的把自己當作一個神、當作一個覺者,如果我們真能將自己人的東西捨盡,如果我們真能做到「執著無存」,那我們在向人們講真象時就不應該再有各種顧慮、也不應該有任何的所謂的障礙了。我們做的節目也應該都是純正美好的。所有的障礙其實是來自我們自身,是我們自己的執著和有漏在干擾和阻礙著我們自己。

現在再打電話,我是非常的沉著、冷靜,我明顯感覺到曾經包圍我的那層厚厚的物質已經沒有了,感覺自己那麼純淨,講出的話也是那麼有分量,同時也感覺法賦予了我無盡的智慧和力量。

最後引用師父的經文和大家共勉:

快講

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

點滴體會,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