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北京同胞講真相的感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8日】一、真實的感受

我自己打電話不是很多,和其他同修一樣也有拿起電話緊張得不知道說甚麼是好的過程,但通過打電話和各種直接講真相的方式,確實感受到「大法徒講真相,口中利劍齊放」(《快講》)的殊勝。「講真象的目的大家已經清楚了,就是要揭露這場邪惡的迫害,叫世人知道,叫宇宙眾生知道。你們在這裏講,你們層層修好的身體也在層層不同的天體上講。」(《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最近在通過「非典」向北京人講真相中,感受比較深。在電話中我是這樣跟對方說的,我是海外打來的電話,因為我也是北京人,非常關注北京「非典」的情況,也希望你和你的家人能夠平安渡過這一難關。對方一般都是比較感謝。之後我將北京「非典」的一些新消息和嚴重情況簡短地告訴他們,並將三月份北京發現「非典」之後,正是召開十六大的期間,在江××的控制下召集各大醫院開會,要求掩蓋事實封鎖消息,對外的報導是說控制住了,這種欺騙導致了今天「非典」的爆發。(對方都能夠耐心地聽)。緊接著告訴對方江××已經被告上了國際法庭,它不僅是在「非典」的事情上欺騙了中國百姓,在法輪功的事情上也同樣是欺騙了中國人,這時我用簡短的時間將法輪功真相告訴他們。基本上對方都能夠耐心聽完我打的電話。最後我一般是一個祝福的話結束。

二、心態純正時

我感覺我們直接講真相時另外空間有一個場,當我們心態比較純正時,正的場就強,智慧和慈悲會從心底油然升起,真相會越講越好。而心態不穩定時講真相就受影響,說話也不流暢,真相也講不清楚。

我們每天拿出一點時間直接講真相是重要的,這並不像我們人的觀念認為的影響了我們做其他的事情。許多我們以往認為不可能的事情發現都是觀念,最初我打電話的時候覺得一個小時也打不了幾個人,應該去作些效率高的事情,後來感受到這是一個相輔相成的過程。這個過程是一個破除人的觀念的過程。

當我們在每一件事情上就是按照法的要求去做的時候,我們講真相中昇華的心態會反映在我們的其他助師正法的事情中。我們在製作講真相的資料中,在編寫真相片子時等等會如此有機的結合,師父在《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說:「我希望每個大法弟子不要把形式看得太重,你自己的修煉、你自己的提高,你在邪惡中證實法、救度眾生,你堅定地走好你自己應該走的路才是最重要的。」

三、難以用語言表達

今天上午在發正念時淚水止不住順著面頰流淌。我們在修煉中所走的每一步都傾注了師父的心血,無論我們作任何助師正法的事情,事無巨細都傾注了師父無限的慈悲與呵護。我們都是師父從地獄中撈起的生命,師父將我們這些業力滿身的生命洗淨,又給予了我們永遠都無法報答的「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的至高無上的榮耀」!(《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那麼我們將師尊給予我們的救度眾生的使命做好了嗎?我們不負眾生的期望了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