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電話 揭穿謊言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28日】師父說「講清真相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還有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為法負責的因素,同時還有你在最後圓滿中怎麼樣豐滿你自己的那個世界等等這些問題。……在這個期間,我們大家怎麼樣利用好這個機會,真正體現出一個修煉人的了不起和偉大的威德,這也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在去年八月底的講清真相交流會上,我們紐約的大法弟子深深地被同修們的發言所打動。經過會上會下與其它地區做得好的同修們的交流,我們深感收穫之巨大,深感我們做得很差,深感我們與其它地區做得好的同修們的交流太少。在開完交流會回家的路上,我們在車上又開了個小型交流會。大家心性提高得很快,對打電話講清真相的重要性有了新的認識。在美國電話組的幫助下,我們很快就拿到了中國各地的電話號碼。

然而一個問題解決了,新的問題又來了。那就是怕心。

師父講過「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在我們打電話講清真相中,有一些同修存有怕心。有的怕跟中國人提法輪功三個字,擔心常人不願聽,掛電話;有的怕講不好,不知從哪切入;有的挑著電話號碼打,撿容易的做;有的怕對方提問題,自己回答不了;有的怕打電話,繞道走,做別的事去了;有的打了幾個,感覺效果不好,就不願再打了等等。其實我們看到了這都是怕心在起作用。通過交流大家認識到: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向可貴的中國人民講清真相,救度著眾生,我們做的是最偉大的事,是功德無量的事,用最慈悲的心去救度世人。怕心從何而來呢?當然在講清真相的過程中,我們也在不斷地提高自己的心性,去掉執著心。這也是師父留給我們的一個最好的修煉機會。

我們體會到:在打電話前先靜下心來發正念,讓一切受騙人背後的邪惡因素解體,發出強大的慈悲救度之心,意想對方必須認真聽我講真相。或一邊聽著普度濟世,一邊打電話。只要自己的心到位,懷著慈悲救度之心而無一雜念的時候,打電話效果一定會好。師父說「對於某些對大法掌握程度不同的修煉者來講,所表現出來的堅定程度也不同,目前對正法形勢感受也不一樣,自身的狀態會造成自身感受的不同,有的可能覺得形勢是嚴峻的;對於某些人來講,可能形勢已經變寬鬆了;對於某些人來講,可能覺得正是救度世人、講清真相的大好時機。對法認識、理解的程度不同會感覺到當前的形勢的不同,這一切都是針對不同的人心的。做得好的就會改變自己周圍的環境,做得差的也會使自己周圍的環境隨心而變化。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態,對環境的感受是不同的,那麼每個人表現出來的狀態就不同。」(《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有了怕心就會被邪惡鑽空子,從而干擾並影響打電話的效果,甚至能使你借各種理由拿不起電話來。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的歷史使命是甚麼?那就是要講清真相,清除邪惡,救度一切可救度的眾生。絕不能再由於怕心而影響整個正法進程。

在打電話過程中,我們認識到學好法對提高心性和講清真相是非常重要的,同時同修之間的交流也應經常進行,它不但能使大家在法理上認識提高,而且能使我們在廣泛救度世人,講清真相中做得更好。

就在我們積極打電話的同時,我們當地有的西方大法弟子們感覺到有力無處使,不知怎樣在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中發揮更大作用。通過學法,我們認識到語言的不同只是反映在我們這個物質空間,而大法弟子的正念都能起到清除另外空間邪惡的作用。我們體會到,西方同修們在電話中對中國人民講一句:法輪大法好,極大地震撼著每一個中國人民的心。你想想一個中國人在接到西方人打去的電話中,告訴他法輪大法好的時候,這個中國人都會想好幾天為甚麼世界上有這麼多人都說法輪大法好。

對於不太會講英語的中國人,我們的西方同修們就用中文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好,真善忍好,有些中國人也跟著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好,真善忍好。另外在中國有不少人會講些英語,特別是大學學生,對外機關工作人員等也喜歡與西方同修們講話,從這一面看西方同修們將發揮巨大的作用。

我們希望其它地區的有時間的西方同修們也加入到打電話講清真相中來。

另外,為了讓更多的同修們加入到打電話講清真相中來,我們有的同修主動提供電話卡;有的同修從找到電話號碼根據需求量發送給有關同修;同修之間每週經常交流談談打的好的和不足的,如何提高等等;並且鼓勵更多的同修參加兩週一次的交流會等等。現在我們這裏已有一半的同修參與到打電話講清真相中來了,有力的配合了全世界大法弟子用電話講清真相的整體行動。

我在打電話中主要以下幾點為主線來告訴可貴的中國人民:

1. 告訴全國人民江XX被以「群體滅絕罪」在國際法庭被起訴;世界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揭穿天安門自焚案是一場有史以來最大的大騙局等。

2. 大法洪傳國內,在99年以前的情況並結合一些典型的例子來宣傳大法的偉大。

3. 大法洪傳國外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並受到各國政府人民的歡迎和支持的情況。

4. 告訴中國人民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的情況,講些歷史上的教訓等,以喚起人們的良知。最後希望他們把這些消息儘快告訴給他們的親朋好友,讓更多的人們知道真相。

以上內容一般只需10到15分鐘就可講完,通常大約有三分之一的人能夠聽完並願意轉告給他們的親朋好友;大約有三分之一的人能夠聽一到四分鐘;大約有三分之一的電話沒人接或是空號。

在打電話過程中,我們常遇到三種情況:

1. 電話鈴響了,但沒人接電話:

一開始有些同修認為響幾聲沒人接就掛了,通過交流大家認識到:這個電話是大法弟子打的,而大法弟子發出的正念在另外空間來看是無所不能的,所以電話鈴每響一聲都是在清除對方空間的邪惡,同時可念著對方的名字,讓他明白的一面記住:法輪大法好!所以這並沒有浪費我們寶貴的時間。當然,過一兩天我還會再打過去,決不放過任何一個可救度的生命。

2. 對方一聽講法輪功的事就馬上掛掉電話:

我們認為首先要向內找,看看是不是在思想中還有甚麼執著心沒放下,如有怕對方掛電話的想法等。如果我們的心態不純,我們的一思一念會直接影響到打電話的效果。那麼對方就真會掛掉電話,那麼真會起這個作用。而當你保持純淨的心態,保持一夥慈悲救度之心的時候打電話的效果就會好。

其次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間干擾對方的邪惡。這樣掛電話的數量就會減少很多。如在最近一段時間裏,有不少中國人在掛電話之前,總是先問我一下可不可以掛電話,我說你聽我把最後兩句話說完再掛,一般都會聽完。

3. 對方一聽講法輪功的事就說與我無關:

針對這種情況,有的同修講得好:如果某地區空氣中被惡人放了毒氣了,你說與我這裏無關,可有一天這些個毒氣飄到你頭頂上了,你不就被毒死了嗎?你說能與你無關嗎?再比如:河裏的水被油污染了,那麼河裏的魚能說與它的生命無關嗎?

如果天下做真善忍的好人都被關到監獄裏或被打死了,那麼世上的惡人就會肆無忌憚在社會上幹壞事,說不定哪天你就被它們給害了,你說能與你無關嗎?等等許多有力的回答都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下面就打電話中出現的一些情況舉幾個例子:

1. 有時也應順著常人執著心走,符合常人狀態,使常人容易接受:

有一次我在給北京市某居民打電話時,在告訴他天安門自焚真相後,他似乎對政府的做法不以為然,他還告訴我說:他讀過「轉法輪」這本書,他覺得有些地方不好理解。在同他講真相的過程中,我發現他對古今中外的歷史很了解,而且這人說話很實在,這樣我就跟他談了一些歷史上的名人和修煉的人,以儘量開啟他的善心,如三國中的人物,濟公和尚等,這樣我們的話題一下子就打開了,我儘量開啟他的善心。後來我把話題引到了岳飛的故事中來了。我問他你怎麼看岳飛這個歷史人物,怎麼看秦檜。他說岳飛是為國為民的忠臣,秦檜是專門迫害忠臣的奸臣。我說對呀,可是這歷史悲劇現在又在我們國家重演了,你看江鬼編造了許多造假案來栽贓到法輪功身上,花了近百億人民幣來迫害做真善忍的好人,到目前為止已打死了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有十多萬法輪功學員被關在勞教所,幾百萬法輪功學員無家可歸。而公安部列了一萬多個經濟貪污分子的名單,大部份貪污分子仍逍遙法外,這些貪污分子利用自己的職權牟取暴利,其中有的人把國家資金,百姓的血汗錢轉到國外自己的公司中去。這些貪污分子從幾十萬貪污到幾十億,從小到大,從上到下,到處都有。你想想國家領導不去抓這些壞人,而卻花了大量人力物力來抓學做真善忍的好人。一個國家的監獄裏都關著好人,而那些犯罪分子卻逍遙法外,你說這個國家能往哪裏去?講到這裏他非常激動,他說他太同意我的說法了,他說他最恨的就是那些個貪官了,……最後他表示要再好好讀讀「轉法輪」這本書,並願意交我這個朋友,希望經常與我保持聯繫。

2. 很多省市一級的幹部越來越想了解真相了:

有一次我打到湖北,一個當地的領導接的電話。他一邊聽一邊認真地記,幾乎把我講的大部份內容都一一記下來了。其中包括當地迫害大法弟子的單位,人名,大法弟子的名字,年齡,全國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及國內外大法洪傳的情況。最後我告訴他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並讓他告訴他的親朋好友我所講的一切。他說我明白了並表示要查一查此事。

3. 掛掉電話的人比原來減少了:

一次我打到天津政府的一個部門,是個女幹部接的電話。我說我有幾個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訴你,她說你講吧。首先我告訴她江鬼被以「群體滅絕罪」在國際法庭被起訴的事;她聽完後說你還有別的事情嗎?我說有,接著我又告訴她世界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一事;她聽完後又說你還有別的事情嗎?接著我又告訴她天安門自焚案是世界著名造假案之一的事;她聽完後又說你還有別的事情嗎?我說還有最重要的一句話我要告訴你,請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她聽完後才掛掉電話。

還有一次,我打到黑龍江哈爾濱市,是個市委幹部接的電話,我從他的講話中感到他受害很深,由於自己的心態很純,一口氣把應該講的全講了,他聽完後說,你看看我還不錯吧,能聽完你講的一切而不掛掉電話,我們這裏其他人原來一聽是講法輪功的電話就掛掉,我也想聽聽不同的說法。

4. 電視台的工作人員也願意了解真相了:

一次我給中央電視台十幾個節目製作部打電話,開始時我想到天安門自焚案就是他們一手編造的,心裏就有氣,所以說話態度比較急和硬。可是其中一個製作部的負責人卻對我說:先生你不要著急,慢慢說,這樣我能聽明白,他反倒安慰起我來了。而且每當我講完一件事,他就說我明白,有些他說他已知道了,他一直問我還有甚麼新的消息;另外還有好幾個節目製作部的工作人員能一直聽我講完,而且有的還問是否給每個製作部都打,我說我們會都打到的;有的說你講的這些我怎麼在報紙上沒看到過,我說江鬼封鎖了一切真實的消息來源,你們在國內看不到真實的消息,我們在海外的華僑為甚麼自費打電話告訴像你這樣可貴的中國人呢?就是因為我們不願看到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再發生,不願看到可貴的中國人民再上當受騙,她說謝謝你;我對她們說:你們中央電視台是國家級電視台,報導的事情,講出話都代表著國家的形像,但是你們中央電視台參與了編造天安門自焚案一事,不僅有損於國家的形像,而更重要的是毒害了十幾億中國人民甚至千百萬海外華僑和外國人。這個罪過太大了。她們聽後說對對,不能造假;我還跟她們說:去年你們的焦點訪談節目,報導了一個姓傅的人,說他煉了法輪功後,殺了他的妻子及他的父母。但是這個姓傅的十多年的鄰居馬上在美國站出來說,此人在十年前就是精神病患者,大冬天不穿衣服在大街上亂跑,被送到精神病醫院好多次,當時他就想殺人。我說你們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節目部又將精神病患者殺人案栽贓到法輪功身上,這不可笑嗎?這不又在毒害騙人嗎?她們說你應該找焦點訪談節目部好好說說。還有其它一些節目製作部大多數都能聽完我要講的重要的幾件事後才掛掉電話。

師父說「我們有許多學員在不斷的修煉中確實提高得很快,特別是大家整體上,在共同提高、互相配合上,這方面也越來越好。現在大家就是怎麼樣把現在所需要做的事情做得更好、更細緻一些。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也不應該把希望寄託於所謂的自然變化、外在的變化、常人社會的變化,或者是誰給我們的恩賜。你們就是神,你們就是未來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們指望誰呢?眾生都在指望著你們!」(《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師父還說「為了減少損失,為了救度眾生,發揮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吧!顯出你們的威德吧!」(《正念》)

我們大家都知道,每一次開心得交流會的目的不僅僅在於聽聽同修們的經驗介紹,而更重要的是如何更好地推動本地區和其它地區的講清真相工作的進行。

在我們打電話的同修中,有很多人是參與了其它洪法工作的,大家都在按師父說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做,現在我們需要加強人手和講真相的力度,調動不忙的弟子、更多的弟子參與到打電話講清真相中來。我們感到每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僅要自己做得好,更重要的是要帶動本地區和其它地區大法弟子一起來把講清真相做好。我們是一個整體,如果我們都做到了無私無我,一切都為了他人著想,那麼我們就是金剛不破的整體,一切破壞大法的邪惡將在瞬間被滅掉。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們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應該充份利用好每一天的時間。無數的眾生正在期盼著我們救度他們,無數的佛道神在注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師父把一切最美好的東西都給了我們,難道我們還有甚麼理由再不做好呢?

希望通過這次交流會有更多的中方和西方同修們,拿起電話,揭穿謊言,救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