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願放棄每一個人、每一次機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26日】可以說我時刻把講清真相當做了首要問題。

記得99年7月份時,我就開始向我身邊的每個人講法輪功真相、洪揚大法好,只要一有機會,只要我身邊有人,無論是70旬老人還是幼兒孩子,我從不放過這個機會。

有時兒子約小朋友來,我就說媽給你們多做點好吃的,你把同學都找來吧,孩子們來了一撥兒,我就放真相光碟,然後又來再換一本再放,臨走我又每人準備一份讓他們帶回家去。我當然也給孩子的老師真相光碟。孩子剛上初中,我急忙也給孩子的老師真相光碟。記得有一次我兒子在課堂上講大法好,後來有人告訴班主任,班主任不在意的說:知道了。還有一次上醫院給孩子看病,路上我主動與司機和押車的答腔:他問孩子怎麼了,我說:「這不是嗎,前兩個月我到天安門說句真心話,被抓起來了,孩子吃不上應時的飯、胃疼,哎,孩子沒個媽照應不行啊。」司機聽說警察這樣抓人氣憤極了,於是我把大法真相告訴了他,並送了他兩張光碟。有時我還經常去菜市場發給那些善良的小販。在自己單位發資料已經是經常的事了,每天單位領導見面說:「怎麼又宣傳法輪功啊!」我說:「是啊。」單位同事幾乎是一邊拿真相傳單看一邊對領導說:今天安排我幹甚麼?有位單位領導不看真相,有一天他被單位機床砸的頭破血流,看過真相的同事對我說:「是不是他沒看真相資料?」還有一位對另一位說:「我們家現在全信法輪功了。」最後我對正廠長說:就你沒看了,我不落下你。然後他接了過去。我也經常到公司主管領導那裏去送真相資料。

在單位裏我們領導一開始不理解我,後有一天他見我在收拾十幾年沒有動的破貨架子,底下收拾得很仔細,像在幹自己家裏的活一樣,認真、無怨,我真和從前變了個人似的。於是他大聲對所有的人說:「都學法輪功就好了」……現在我已離開了單位,但我只要一有時機就把新的真相資料再給他們送去。因為在今天這種媒體接連不斷的謊言下,我怕他們沒有了正念。同修問我:講過真相明白的還給不給新的真相資料,我堅定的說:為甚麼不,你如今不見江澤民假戲雖然露了餡還想往真裏演嗎?

講清真相真要符合一些常人的口味盡可能的分析他對甚麼感興趣,再談自己信仰,再談我自己受的迫害,談大法受到的迫害。一天坐一輛人力車,我說:怎麼樣老弟,能掙20元嗎?他說掙甚麼,糊口吧。我說幹啥也不容易呀,就說我們吧……。又一日,見一個較年輕的人拄一個拐杖,我大老遠就說:看你歲數不大嗎?咋搞的?他像見了親人似的說:噯,才45歲,腦……腦……血……,半天才說出來,我一看他沒有不好反應,就說:噯,人生一世不容易,誰能笑話誰呀,來吧,我送你一張光碟吧,對你能有幫助。於是很快幫助放進兜裏去了。

當然真相我也給鄰居,他們多數是要了。有個別的不要,我就看他正要上樓時,把光碟放在樓梯窗上進屋等待,等他上樓了,我再回去檢查,發現就他剛剛經過就沒有光碟,斷定是他拿去了,如沒拿我再拿回來。有時親屬讓幫去幼兒園接孩子,我就將光碟放在每個孩子的衣服架上等。有時也給一起去接孩子的家長,當然有人說法輪功真相他要,有人不要。有時針對時間長短,如來不及講,他沒有一定了解,他是反對的。這時,我就從光碟裏抽出內容小條,說:來送你一張光碟,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或這是中外大預言,對方連聲稱謝。有時也碰釘子:我說送給善良的人。對方說:不要,我不善良。面對此等事,我毫不在意。於是我另想辦法,對這種人我採取給對方郵寄的辦法。我對所有觀念相背的人總是採取間接的辦法。我不願放棄每一個人,每一個機會。有時人多的場合,我只跟一個人說話,兩人談得來,悄悄地給他講,然後送他真相資料。

記得有一次我正粘貼真相資料,就碰見正在執勤的我們片的那個片警。當時我不知道他會在那,當然懷著一顆救度世人的心,也不覺害怕,只是一驚。轉而我馬上說:天要下雨了,怎麼你沒帶傘嗎?他似乎發現了甚麼,可看我一臉堂堂正正,又很善意的樣子,就話裏有話的說:帶傘?然後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徑直朝我剛剛貼過小貼的那條路一點點地摸索著……(記得那時完全用常人的心理對待),過後甚麼也沒發生。以後的日子裏這個小警察基本沒有惡意。

最近我20年的朋友突然打來電話,讓我去她那,一路上我去了四個小城鎮,雖然只帶了10張光碟和VCD機,但我還是盡可能的讓接觸我的人聽到了真相。當我到了這個朋友家時,他當晚要去跳舞,臨走他說:我回來咱倆一塊看光碟,希望你不要給我兒子看,我不想讓我兒子接觸(當時他對大法一無所知,只看過電視台演的「戲」誣蔑法輪功),於是他幾乎是命令說:你們各自睡覺,然後竟把燈閉了。記得他剛剛下樓去了,我主意識馬上明白,我不能用人的觀念,我一定要讓這孩子看,不然他媽媽回來,孩子看不著怎麼辦?我以後不一定再有機會來,不能讓孩子錯過這個機會,於是我對孩子說:阿姨不會騙你,你想看嗎?孩子說:想。於是我和孩子一塊看了光碟,孩子明白了。朋友回來看了真相光碟,說:法輪功挺好,有甚麼呀,不就煉功嗎?

同修也經常說我的方法好,我盡可能的讓身邊的每一個人聽到真相。家裏來修電視的,當然我丈夫不太同意我在家裏直接送真相,可我有這顆心,師父就幫我了。正好同修來了,我示意同修送修電視的光碟,於是同修送了他們兩張。丈夫不好說啥,我的心願算是了了。

講真相包括我親人的朋友同事等。我還經常利用機會到我兒子同學家去跟家長聊天。反正沒有反對我的。因為我首先說出了他們執著要辦的事,到了孩子同學家我說:我得跟你們常溝通了,要不孩子的成績可就下降了。當然如果孩子們出去有集體活動,我就打電話讓孩子一塊走吧,我打車。加深了印象後,對以後的講真相很好開展。就這樣不但同學家長明白了,一日連他們家的親屬也拿了真相光碟。

一開始講真相也很難,我就開始從自己家人講起,現在大弟弟說:大法好,我相信。大弟弟單位的兩個同事通過我郵的真相說:我們也信。再說二弟弟,他經常把光碟給他們樓的人放。並且在我給他講的過程中,他慢慢明白要做個好人,不再發脾氣了。二弟媳看光碟後氣憤地說:這江XX真是該死。還有三弟弟,他說:大法好,我相信,我煉了幾天呢,李老師書上說自殺有罪,還能殺生嗎?再說那天電視(2002年5月12日)播那片兒,我一看那女人40多歲,孩子才9歲,我才不信,我把電視馬上關了,我怕受毒害。我有一個妹妹,前幾天我常人的怕心出來了,沒供師父法像,她看我的樣子後,自己拿回家供上了,還擺了鮮花,而且非常尊敬,換衣服時馬上跑到別的房間去。對於此事,我丈夫(不修煉)說:咱做得還不如人家了。還有我母親她經常說:「你們大法要正過來了,快了,你們都「成」了。我相信大法,我一念大法好,我胃都不疼了。」我經常給我爸爸送光碟。他這次來又問:還有新的嗎?他還經常把我給他看的光碟送給別人說:這都是我撿的。至於我丈夫他都支持我去北京。記得我第一次要走時,他說:你走吧。還讓我借500元錢走。當時我二弟也在,說:大姐你實在要走我也不攔你,你別太省了,路上多買點吃的。第二次走,丈夫下班回來見我正寫橫幅,就說:我剛發了錢,要不再拿200元。我說不用了,到了北京警察搜去也沒用了,夠回來路費就行了。還有兒子,他是經常跟同學講真相,還經常被不明真相的孩子圍攻打一頓。我去北京之前,兒子說:媽要去證實大法去了。他堅定地說:你早該走了!人家都去了,就剩你了,猶猶豫豫的。

不理解我的人說:你給大人講我們不反對,為甚麼給孩子講,我立刻回答:江××沒有放過孩子,他把毒害也輸給了孩子,因為我知道這世界上誰反對造就生命的宇宙大法都將有被淘汰的危險,我不能見死不救。於是我對妹妹、弟弟的孩子講了,開始他們就說大法不好的話,我問:誰說的?他們說:在電視上看見了警察抓你們,那你們不是壞人嗎?幼兒園阿姨說你們是壞人。天哪!我的心在流淚了,這麼小的孩子都被江XX的謊言毒害得這麼慘。於是我說:你看姑姑是那樣的人嗎?姑姑這麼疼你們,你們家有事都來找我,我會殺你們嗎?孩子搖搖頭……

反正我是不管別人怎麼想,我只要一有時機就給孩子們講。現在妹妹的小孩每看到大法資料都要撿起再貼到牆上去。還對他媽說:快撿大法資料。

一天下雨了,只見妹妹手裏拿著濕淋淋的一團紙說:這是大法真相傳單,曬乾了燒了吧!我真為這一家人高興,他們不僅僅是我的家人,他們是宇宙大法洪傳時代的幸運生命。

感謝偉大的師尊,感謝偉大的法輪大法。我生命永遠記住這一刻,讓我再喊一次: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