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路上的一朵梅花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7日】我縣有一位女同修,正法以來像雄獅一樣勇猛精進。同修背地裏均稱她為「幹將」。我就稱她為「梅花」吧。梅花身為農家婦女,無論農活多忙從不耽誤洪法講真相。她常常夜間出去小半夜,第二天照常下田幹活兒。她走過的地方多達七個鄉鎮、幾十個村子。她曾把真相資料貼在派出所的牆上和門上,把傳單發到派出所的院裏。去年梅花流離失所後依然投入正法,縣城及方圓幾十里的鄉鎮都留下了她正法的足跡。幾年來梅花掛出去的橫幅,撒出去的傳單不知有多少。她是我縣正法路上盛開的一朵梅花。下面是梅花九個典型正法故事。

(一)

梅花和一同修夜間去鄰鎮,走著走著遇到一條河。當時正值初冬時節,河水結了冰花兒。梅花毅然決然脫下鞋襪,高捲起褲腿,樂呵呵的背著同修趟過冰冷透骨的河水。此時,梅花正身帶著例假,如果是常人是受不了的。事後那同修一直擔心她身子骨受涼。神奇的是梅花身體毫髮無損,充份體現了大法的超常。

(二)

梅花和一同修帶了上百個條幅,300多份傳單,下午乘車來到一個偏僻鄉鎮。天剛黃昏,她倆步行往回返一路掛條幅撒傳單不知過了多少個村子,徒步走了一夜70-80里路,梅花的鞋子走漏了底,回來後她的雙腳打滿了血泡。

(三)

梅花帶著兒子(孩子沒修煉)和一同修深夜在回家的道旁掛條幅不慎被「蹲坑」的巡警發現。該警察駕駛著摩托瘋狂的追捕他們,明亮的摩托車車燈照在了他們的身上,他們迅速臥倒,車燈照在他們的臉上。可是警察就是看不見他們。「人就在這兒,咋沒有了呢?眼瞅著他們跑,跑哪去了呢?」警察自言自語。他們看見警察用車燈轉著找,不時晃在他們臉上、身上。神奇的是他們有驚無險。

(四)

梅花獨自出去護法,回來路上漆黑的夜幕下被來往運行的車燈照個通明。藉著亮亮車燈梅花發現村子附近的十子路口停著的警車和「蹲坑」的警察。當她發現的時候,對方也發現了她。說時遲,做時快梅花急速右轉彎,徑直奔向北去的公路。惡警驅車追趕,梅花一邊發著強大正念,一邊朝田地跑去,終於脫險。

(五)

梅花伴我騎著車去我們地區的一個「死角」,大約20-30里遠的兩個村子撒傳單。返回時在第二個村子我倆一邊推著車子一邊撒著傳單。夜幕裏突然一輛摩托車亮著耀眼的車燈迎面飛馳而來,隨後調過車頭追了過來,嘎然橫在梅花的面前。從摩托上下來個胖胖的男子,立時盤問梅花,她很理智的與對方周旋,我在一旁也理智地搭腔。胖男子最後說:「現在法輪功投傳單。這兩天正選舉,我是巡邏的。」他很是不好意思,很客氣的讓我們走了。胖男子駕駛著摩托遠去了。我倆繼續做真相直到全部做完。

(六)

國際二級公路路旁每隔100米矗立著一根根水泥電線桿,面向過往車輛及行人,梅花選中了這一地理優勢環境。一個夜裏她在皎潔明亮的月光下,用桃紅色的油漆把「法輪功好」「法輪大法好」「大法好」「還大法清白」等標語寫在了根根電線桿子上。一直寫到鎮所在地的街面,長達大約5里。那鮮豔奪目、光彩照人的標語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保存了一個月之久,有的保存了三個月之久。後來惡徒用紅油漆塗抹。梅花用藍色的油漆在紅色油漆上重新寫上標語。這一次又保存了二十多天,惡徒又用黑油漆塗抹,梅花用黃色粉筆在黑色油漆上寫標語,保存了很長時間直到下雨沖刷掉。梅花又買回繪畫用的大幅白紙和紅色油漆。我倆一起合作,共寫了48份標語。用石粉煮成漿子,糊在了梅花三次寫過的根根水泥電線桿子上。這第四次的標語保存了半個多月。惡人去破壞時,標語和水泥電線桿子已牢牢地融為一體,怎麼也摳不下來,還說法輪功弟子用了一種特殊的膠。無奈之下,惡徒用墨汁塗抹。後來下大雨,墨汁全部被沖洗乾淨,「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紅色大字又重新展現,保存長達三四個月。

(七)

梅花的一個親戚孩子辦喜事,邀請她出席。臨行前,梅花雙手合十對著師父的法像說:「師父,今天我參加訂婚儀式是小,助師正法、講真相救度眾生是大。請師父加持弟子把有緣人引到弟子面前,清除障礙有緣人得法的一切邪惡因素,讓另外空間不正的思想因素全部解體。我所到之處邪惡全滅。」梅花到親戚家,屋裏屋外是高朋滿座,人流如梭。叔叔主動招呼她,囑咐她如何信佛。梅花借題發揮,開口洪法講真相,室內的百號人頓時寂靜下來,全聽她講,梅花越講聲音越洪亮,講完後有人提出「自焚」是咋回事?她就把自焚真相講給在場的眾人聽。眾多的親朋好友明白了大法真相。弟弟見姐姐在屋子裏大講法輪功,懼怕出危險,便拽出姐姐,梅花來到屋外,又面向院裏的上百人洪法講真相,眾親友勸圍攏過來洗耳靜聽,有的也提出不解的問題,梅花一一解答。這一日二百多人明白了大法真相。有的表示以後要學法輪功。

(八)

一個半夜時分,村委會一群人來梅花家裏騷擾。梅花義正辭嚴地質問他們說:「法輪功哪點不好?我修大法做好人,村裏人都知道,哪點錯了?」他們說:「上訪不對,是鬧事,你們真、善、忍怎麼不忍呢?」梅花鏗鏘有力的回答道:「我們不是不忍,我們是和平上訪,不是鬧事,是向中央反映真實情況,4.25國務院朱總理已經給批示:不宣傳、不反對、不打棍子,這一批示被羅幹扣壓,羅幹的連襟何XX又有意去天津挑起事端,天津抓捕了幾十名大法弟子,所以導致了4.25大上訪。」他們又問:「非去北京反映,在當地反映不一樣嗎?」「因為北京說的算,當地政府說了不算。」……「我認為進京上訪不是參與政治,更不是擾亂社會治安。上訪是偉大的行為。」梅花直截了當地闡明了自己的觀點。村長讓婦女主任和梅花再談談,婦女主任說:「人家做得挺好,我沒啥談的。」最後村幹部們很客氣禮貌的告辭了。

(九)

梅花被迫背井離鄉了,在外漂泊至今。雖在風風雨雨中流浪,但她護法之志未衰。一直為正法工作辛苦奔忙。以法為師,以苦為樂,她一旦時間有暇,不辭艱辛和男同修騎自行車奔赴偏遠的農村正法。她把我縣的「惡人榜」真相貼滿縣城。她不知疲倦地奔波幾十里,把惡人榜真相貼在她所在鎮的派出所。她的護法行為有力地震懾了邪惡,該派出所所長休病假長達三個月之久。

最後用師尊的一首詩與同修共勉:

正念正行

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