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姐在三年中的正法片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28日】2000年春節在我家開法會時,初次對馮姐(化名)有點印象,臉黑裏透紅,胖胖的,典型的農村婦女。在法會上有一個剛從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關押後放出來的學員,講她進京證實法的經歷和在法理上的認識、昇華,當時大家心裏特別激動。之後有一段時間沒有馮姐的音信。再見她時,人有些消瘦,但精神狀態非常好。她跟我講了上次開完法會後,回家收拾收拾就進京上訪,因為以前她不知道在大法和師父受到誹謗和攻擊後應該如何做,現在知道了,那就去做。她進京證實法後被當地看守所關押了一段時間(時間不詳),家裏被迫交了兩千元保證金後被釋放。從那時起,她就全身心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來。

馮姐剛開始是從市裏取回真相資料自己發,由少到多,並帶動了當地學員一起走出來證實大法。當地陸續有人進京上訪,有的光腳從駐京辦事處跑出來(當時還不知道發正念,只知道不應該因上訪受到無理關押)。於是她家又成了流離失所學員的落腳點,因每個人心性高低不同,難免有一些過關的事情發生,她就帶領大家共同學法、向內找,心性昇華後一起出去發資料,她還負責給外地送資料。後來她學會了絲網印刷技術,就開始自己幹,印傳單、印不乾膠、印條幅,晚上大家出去發,有時拿著大包得走一宿才能將資料發完、不乾膠貼完、條幅掛完。並且還負責教能聯繫上的外地學員學習絲網印刷技術,這樣既減輕了市裏資料點的負擔,又避免了傳遞過程中的不安全因素(坐火車、汽車經常要開包檢查),使一批學員真正的投入到正法、講清真相的洪流中,大家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這時她丈夫提出要進京上訪,馮姐心裏雖高興,但有些擔心(因為她丈夫脾氣不好,99年後才正式修煉)。進京上訪能把握住嗎?可別跟人家打起來,給大法抹黑。她丈夫說:你放心,別看我平時不怎麼樣,但這次是幹啥呀!是給大法申冤上訪,一定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一週後,她丈夫平安回來,講他在天安門打橫幅,被北京警察抓住,惡警拿起棒子,沒頭沒腦地打他,他眼眶被打了一個大口子,出了很多血。被抓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一看,怎麼血流不止,怕承擔責任,兩個小時後把他放了。

馮姐的兒子從外地大學畢業回家後,也提出要進京上訪,這次她真有點捨不得,全家剛團聚,兒子又要進京,母子連心啊,不過這次她只向兒子提出一個要求,看完兩遍《轉法輪》後再走。兒子進京後,她心放不下,書看不進去,功也煉不下去。這期間,當地派出所上她家,問她兒子是否進京了,她心又動了,呀!是不是兒子被抓了?他能不能把握住呀?能不能挨打呀?當時我看到她過關過的真是很難,我們就一起學法,師父在《修者忌》中說到:「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她說:這情我覺得原來也修得差不多了,怎麼一到真格的,才知道還差遠去了呢,橫下一條心,這情必須得放。過了一週,她兒子從北京打來電話,說已經證實法並從駐京辦事處跑出來。

2000年11月份,她想再次進京上訪,當時有很多人不同意,因為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她去協調,她還分擔了一些正法工作。她說,你們不要為我擔心,我是去北京正法的,正完法我就回來。正像她走時說的那樣,在天安門打橫幅被抓後,絕食抗議,被灌食多次後,拒不說出姓名,十幾天後,被無條件釋放。我們問她,灌食痛不痛,她一笑說,不痛才怪哪,但一想起師父替我們承受了那麼多,就不那麼痛了。

有一次,她和幾個學員一起去農村掛喇叭,播大法電台的真相廣播,因同去的幾個同修在掛喇叭的過程中,起了歡喜心,被魔鑽了空子,被不明真相的村民報了警,當時村裏只有一條大道,警車前堵後追,兩個同修被抓上警車,她想,請師父幫忙,我不能被抓走,外面還有許多正法的事需要我,她往旁邊地溝的管子裏一鑽。等警車開走後,她好容易才爬出來,其實管子非常窄,按常理根本鑽不進去,管子裏很髒,可她身上一點灰也沒有,因為她還得走好遠的路才能回住所。她想,今天多虧老師法身保護,要不很難躲過這一難。因被抓的是她鄰居,她家也沒法回了,從此流離失所,條件非常艱苦。但她總是嚴格要求自己,每天凌晨兩三點鐘開始學法,煉功,發正念,白天忙著大法工作,開法會,到外地交流,帶動了當地的正法工作。

2001年12月末,她丈夫在給一個資料點送資料款時,被蹲坑的警察抓走。她第2天知道後,對我說:看來我的情還得放,平常在一起時,我總不放心他,督促他精進,看來這次得看他自己的啦(她丈夫被抓後很堅定,未涉及到其他同修)。後來很長時間才得到她丈夫已被非法勞教的消息。2002年春節,她和從南方打工回來的兒子一起過,過年這幾天,吃的是一棵白菜和幾個土豆(這時她兒子已把賺到的工資交給她了)。在初五我見到她時,想給她娘倆改善一下伙食,她說:不用了,我們剛吃完,錢還是用在刀刃上吧。在2002年四月中旬我最後一次看到她時,她跟我談了許久,談了她得法,受益,過關過難,談了她從明慧要求每天早晨5、6、7點鐘發正念後,就一天也沒間斷過,談了她從得法以後,就一次電視也沒看過…她說:電視不看行,但每天要是不學法,那心裏就覺得空空的,沒了主心骨,只有學法,才能破一切執著,才能堅定我的正念,才能不怕吃苦,別看我現在苦,我的心比得法前不知甜多少倍,我把你給我買的麵包、餃子、方便麵,鴨蛋和腸都送給那幾個流離失所做資料的小孩了,他們的年齡和我兒子一般大,如果沒有邪惡對我們的迫害,他們還在家過著舒適的生活,我比他們過的苦日子多,我能行,好吃的還是讓他們吃吧。並對我說:在家弟子也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珍惜正法機緣,助師世間行。

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聯繫上她。前段時間,在明慧網上看到消息說她已被非法審判(結果不詳)。

在此僅把馮姐在三年中的正法片斷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