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路上的大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28日】記得在2001年盛夏的一天,那天天氣很熱。我一早出來去到批發市場買東西,因路不熟,去批發市場的大路(小路不認識)正在施工,我按照記憶中的大方向走,越走路越難走,問當時施工人員,他們也不太清楚,(除了施工工人看不到居民)。那時我已經汗流浹背了,這時看到遠處來了一個騎小三輪車的本地人,一下有了希望,想問一問路。等到她騎到離我近的地方,我馬上迎了過去,問:「大姐,請問到批發市場怎麼走?」她說:「我也是到那兒的,沒修路之前走過,現在變化太大了,我也認不清了,這麼著吧,你坐上來,(指她的人力小三輪)咱們倆一塊找去。」我忙說:「不能這樣,您比我歲數大,還是我帶您吧。」她忙說:「這個車我會騎,別人騎不定好使,別客氣了,天氣太熱了,看你衣服都濕透了。」不由分說,她已經伸出手拉我上車了。我想這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不能錯過。這時我已經開始計劃著想怎麼和她講真相了。我有意把話拉回來,想從德這開始,再提大法。我說:「大姐,咱倆真是緣分,我看您這個人真善,我師父說過。「人無德,天災人禍……」話剛說到一半,她馬上接過來「地無德,萬物凋落。」我們倆個幾乎同時手指著對方,異口同聲的說:「你是大法弟子?!」

在流離失所的日子裏如果能遇到一個大法弟子,那真是說不出的高興,我們沒有常人間的客套。我們倆一見如故,開門見山,她說:「我剛從XX過來,我一早撒真相材料,完了後想到這兒(批發市場)購些材料做真相……。」邊說邊走,前邊的路,車子無法過去了,都是坑。大姐說:「這麼難得,咱們聊會兒吧。」於是,就地坐在工地的碎石堆下,聊了起來。

大姐看上去有60多歲,豪爽、正直、俐落又熱情。她問我:「你是哪煉功點的?在哪兒住?……」我告訴她:「我現在是流離失所。」她二話沒說,忙問我有地方住嗎?沒有就到她那住。我告訴她我現在有地方住。她告訴我,她開了一個扒雞店(自己加工),所有員工都是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她管吃、住、行,扒雞店的收入幾乎都做了真相和功友的一切費用。當談到鎮壓迫害時,她講了她去證實法,被抓後堂堂正正闖過來的經過。面對目前的洗腦班她堅定地說:「我哪兒也不去!她們來過(610和惡警)我就是不進洗腦班,來一個講一個,來十個講十個(指洪法)法怎麼好,不管是屋裏,還是外邊(門外是集貿市場)我都大聲洪法,聽的人越多越好,我誰都不怕,叫我寫「悔過書」咱不會,大字不認一個,要抓我那就絕食抗議,它們沒招……」看到她維護法的無私無畏的行為我深為感動,臨分手時,她對我說:「記住,以後你有困難時來找我,沒地方住也來找我,沒真相也來找我,只要是法上的事別忘了來找我……」我不住地點著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有淚水伴送大姐遠去的身影,到現在也難以忘懷。

後來我按照大姐說的地址找過二次,都沒有找到。最後一次聽一個攤主說是有一個扒雞店前些日子撤了。雖然我不知道大姐現在在哪兒?但我看到她那無私無我、一心為了法的堅定的心,我想她不管在哪裏她都會在正法的路上做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