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鐵窗下的母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0日】今夜又夢到母親。知道很難再睡,我便披衣起身。外面的月亮很圓。

我不是多夢的人,然而,自母親再次入獄,午夜夢迴似乎十分眷顧於我。

古稀之年的母親,慈眉善目,是方圓幾十里公認的好人,別人有困難,母親就是自己苦點、省點都要幫。這兩年,母親兩次入獄,只有一個原因:她想做個更好的人。

母親一生坎坷。文革初期,父親被打成「走資派」,一家人被下放到農村。在城市長大的母親,硬是學會了做農活。在我的記憶中,母親總是那麼忙碌,有時我一覺醒來,她還在燈下縫補。母親用她纖弱的雙肩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保護著6個孩子。文革結束,父親平反了,我們兄弟姐妹六人先後上了大學,成了碩士、博士,母親卻因積勞成疾,躺倒了。她因嚴重的腰肌勞損,躺在床上幾個月動不了;因嚴重的鼻炎只能靠口腔呼吸,因肝炎、胃炎,她幾乎吃不下甚麼,吃藥、打針成了她生活中的很大一部份。母親日漸消瘦、衰老,頭髮幾乎全白了,她對生活失去了希望。我們做兒女的,除了嘆上天不公,也只能暗自垂淚。

96年,母親剛學法輪功幾個月,奇蹟出現了!所有病痛不翼而飛。修煉兩年後,原來的滿頭白髮全都變成了黑髮。當妹妹告訴我,母親完全變了一個人,臉色白裏透紅,像個年輕人,放下電話我哭了,感謝法輪大法給予她如此美好的新生!

我們城鎮周圍的人看到母親的變化,許多人都來學法輪功。母親成了最忙的人,她每天跑幾十里,義務教功,幫大家購買法輪功的書籍和煉功帶。我家也成了最熱鬧的門戶,來學法輪功的人絡繹不絕,母親總是熱心接待。她曾對我說:「我從大法裏得了好,我一定讓別人知道這法,也得好。」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準則,教人向善做好人,母親嚴格按大法的要求做,她的心胸越來越寬廣、祥和。

後來邪惡的獨裁者不讓煉了,2000年,母親被抓,家也抄了,罪名是煉法輪功,是法輪功的熱心傳播者。在獄中,母親吃發霉的飯菜,忍受恐嚇、謾罵,卻依然平靜地告訴罵她的警察、犯人:法輪大法好,他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一年這樣的折磨,母親的身體狀況急劇惡化,家人四處求情,最後花了一萬多元錢才把她救出來。

母親第二次被抓是今年十月,深夜十一點多警察來砸門。抓她的理由是快要開「十六大」。可是「十六大」結束了這麼久,也沒把母親放出來。七十歲的老人,對「十六大」能有怎樣的影響?

在這遠隔千山萬水的異國他鄉,在夢醒的午夜,母親的音容笑貌浮現在我的腦海,她老人家安慰正在哭泣的小男孩,她老人家送錢給春耕時沒錢買種的陌生人,她病好後幸福的笑容……母親,您總是教育我們,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理解您的心。

親愛的媽媽,您普通,但您在女兒的心目中是善良、堅忍、正直的美德的化身,女兒知道您沒有錯。

媽媽,鐵窗內那白髮的媽媽呀,女兒心中一聲聲的呼喚,您聽到了嗎?

媽媽,善良的人們會幫助女兒救您和與您一樣只為做好人而受迫害的中國法輪功修煉者。長夜將盡,正義必將帶來光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