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不配合邪惡才能從魔難中闖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5日】有一次我去同修家,公安在抄家,把我也拽進警車拉走。回憶起幾天前一連串不祥的預兆,首先做夢中我和很多人被關進一個屋裏,過兩天我家廁所堵了,緊接著鄰居家發水,而且我的臉腫起來了,嘴巴上長一個大包,電話卡是新買的,打給同修卻顯示錢不夠,種種跡象分明是不讓我出門、暫時不要跟同修聯繫,我悟到要出事了,心想這次送資料的事讓別的同修做吧!但悟到了沒做到,於是被鑽了空子、被抓進派出所。一進派出所,我藉機向所有的人講清真相,包括來告狀的民眾、公安和看守我們的人,他們問我姓名住址,不說就遭幾頓毒打,後來分局領導騙我,只要說出姓名住址就放人。想起家裏還有好多資料要送,我信以為真報了姓名,過後十分後悔,我怎會輕易相信那些騙子,這不是配合邪惡了嗎?那位同修她家一屋子的真相資料、小冊子、橫幅全是我送的,公安欺騙她如果把事情交代清楚就讓她回家,結果包括我在內的同修都被出賣了,公安一次又一次地審訊,要我說出東西的來源,我再也不上當了,不該說的一句都沒透露。

剛抓進派出所時,我將傳呼機扔到廁所裏,看守我的人聽到了聲音,叫公安來把傳呼機撈起來修好,第二天因為我的傳呼機,連累了兩名同修被抓進來,那麼他們是怎麼被抓呢?原來公安接到傳呼後,就給同修回話說:「你大姊被汽車給撞了,現在昏迷不醒在某醫院裏。」而且還讓醫院的護士跟同修講話,同修信以為真,就到醫院看我,就這樣被抓了。其中一位同修是老太太,不配合邪惡,惡警問她住址、姓名都拒絕回答,沒兩天就放回家了,另一位同修惡警問他甚麼,他就說甚麼,結果被送進勞教所。警察是抓壞人才對,我們做最正的事,不該無理被抓。只要我們正念足,邪惡自會消滅,配合邪惡等於把自己送入虎口,加重對我們的迫害。

區公安分局隊長審訊我,要我交代真相資料的來源,逼我說出橫幅從哪來的?恰巧有個公安手拿一條橫幅進來說:「剛破了一個案子,看看兩條是否一樣?」一比對果然一模一樣,隊長要我交代清楚,我拒絕回答,心想我又沒犯法,他沒資格審我,無論他問我啥都緘默不語。最後筆錄寫著拒絕回答、不語等字,叫我簽字、按手印,我不屈服,年輕惡警又掄起拳頭打,我跟隊長說:「你看你的部下,當你的面就打我。」隊長無話可說,年輕惡警不懷好意地對我說了一些輕薄的話。

後來我被判了七年徒刑,我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幾天後被送進市看守所,搜身後非得讓我穿上號服,我全力反抗,管房的、犯人和警察都拿我沒辦法,幹警領導說不穿就不穿吧!從此沒人讓我穿。管房的對我說些不好聽的話,我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果然一會就閉嘴了。在這裏遇見了在馬三家被邪悟迷惑很深的學員,如今明白過來了,他回家後就後悔了,不但他如此那些在勞教所被洗腦出去的人,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明白過來了,又都投入到正法中來了,我真為他高興,但畢竟走了彎路,在法理上提高較慢,有些行為配合了邪惡,例如背監規、穿號服等,其後果是邪惡加重迫害。每天一有機會我就教他背《洪吟》和短篇經文,他很認真地學很快就背下來了。我們一定要在法上提高才能堅定和跟上正法的腳步。

這裏有個女犯曾待過一家教養院,當時是小頭目很有勢力,她很喜歡法輪功,掩護法輪功學員煉功,不讓其它犯人欺負法輪功學員。很多犯人關心我,主動給我被褥、衣物、生活用品等,我們相處融洽。有一次惡警把其它牢房的女犯叫來幾個,把我拖到隊長值班室,將我按到鐵椅上,胳膊用鐵夾固定在鐵椅扶手上,強打點滴,那幾個女犯年紀很輕約20歲左右,十分關心我,一個女犯說她以前怎麼掩護照顧絕食的大法弟子。當時她快出去了,想找到以前認識的法輪功學員學功。

有一個30多歲的女犯,以前是在專賣店做生意,因為賣黃色光盤被抓,她說沒進來前,根本不了解法輪功,聽媒體報導都是不好的,這裏結識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現在全明白了,媒體的宣傳都是騙人的。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個女犯人,認識了法輪功學員後學起了法輪功,在被送進一所監獄,離開之前做了一個夢,過幾天會有五個人從這裏出去,真的沒有十幾天,我們絕食抗議迫害的五個大法弟子就回家了。

院長找我談話,讓我吃飯,我堅定地說:「失去自由的飯我不吃,失去自由的水我不喝。你們不用勸了。」第二天一幹警悄悄地告訴我,院長看你絕食太堅決了,現在給你往家辦呢!當他們強行給我打點滴時好幾次想拔掉,但又不忍心連累那些女犯,怕她們因此被體罰,其實這都是人的情沒放,心想要是惡警領導進來就好了,拔針就不會牽連他人了。果然惡警領導來了,我突然就把針拔下來了。這時送來一個同修打點滴,雖然她拼命反抗仍無濟於事,不久一次院長惡警和犯人一齊動手強迫那位法輪功學員打點滴,我當時虛弱地躺床上,不忍見那些惡人迫害同修,就坐起來拔針,嚴正地告訴他們不許這樣待她,他們怕我反抗,就住手了,後來那位同修說她在這已經待了7個多月了,曾經絕食但禁不住偽善的幹警哄騙吃飯了,我說這一次一定要堅持到底,這次她真的表現很好。

過幾天被送到大北監獄,犯人要我穿號服,我反抗說甚麼也不穿,幹警說算了別讓她穿。當我走過去時那些男犯人都往我這看,我對他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正在絕食,他們都非常佩服地伸出大拇指。我們一共五個人,絕食十多天已奄奄一息。醫生給我打點滴,我還是沒放下情,怕連累看我的犯人,後來我悟到不能再讓情束縛了,我不該配合邪惡任何的命令,於是我猛然拔掉針頭。絕食12天後,院長親自來給我把脈,市委書記、610辦公室主任、公安局長都來了,見我奄奄一息,他們怕擔責任就把我放回家了。

師父《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解法》中有這樣一段話:「從另一方面講,舊的勢力能幹了它們要幹的,弟子們哪,那還不是大家默認了它們所要幹的嗎?叫你去你就去,叫你寫你就寫,叫你怎麼樣你就怎麼樣,抓你判你你就無可奈何地默認。當然,是心裏有執著放不下造成的,可是越放不下被迫害得越厲害,因為操控破壞大法學員的邪惡生命看得見你的執著和執著甚麼。那些放下生死的弟子甚麼都不怕,邪惡也害怕,可是那是因為他們修得好才放下的。」

回顧我所走過的路真是這樣,唯有正念正行,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配合邪惡,才能從魔難中闖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