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堅定的正念破除邪惡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3日】我是1996年有幸得法的。在1989年修煉以前不幸患有嚴重肝病,經本市各大醫院及北京302醫院多方醫治無效,對生活開始絕望。修煉法輪大法後,按照師父的教導,做符合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好人,對社會積極奉獻,對家庭盡己職責,對人生樂觀向上,不久疾病康復。

就是這樣一部對人類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高德大法在1999年7.20以後卻被中國當權者江XX出於一己之私,無視廣大法輪功受益者的呼聲,發動了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滅絕人性的殘酷鎮壓。現將我被迫害的事實陳述如下:

由於99年7.20以後信仰自由被剝奪,江氏集團控制所有國家的喉舌編造謊言欺騙中國及世界人民。在這種情況下,我本著對眾生負責的態度於2000年10月份利用公休到北京上訪,結果被天安門警察強行帶入警車,送到分局轉我到市駐京公安辦事處,期間被搜身及辱罵後強迫朋友交2000元錢才放人。

後來,我向周圍同事講真相被廠領導知道後,在2001年3月份本單位書記指派一車間工人到我住處通知我到廠辦有事,到後單位書記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我回答是,並向其陳述自己修煉法輪功的理由。結果她不但不聽,並限我在下午3點以前寫出不煉功的「保證書」交到保衛科。我下午上班時,剛到工作崗位,保衛科一行二人就來取「保證書」,我拒絕寫,他們到書記處彙報後,到我下班時,突然闖入七八個人不讓我回家,讓我到車間辦公室睡覺,我堅決不從,並表達我修煉與上訪的權利。保衛幹部用警棍指著我說:「XX黨說話了,打死你活該。」一直周旋到下半夜三點多我才回到住所,本車間五、六個人守在我的門口看著我。次日早7點左右,保衛科長帶二名保衛人員及車間3~4人強行綁架我到市610洗腦班。9天時間內610人員強行給我洗腦,並以工作相威脅,廠裏派6人看著我,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並被勒索罰款1500元錢。

同年八月三十一號我和另一同修到附近市講真相,被當地公安人員強行帶入警車到公安局後,五、六個民警對我倆拳打腳踢,另一個男惡警用腳猛踢我的胸部,因我倆堅決不妥協,惡警強行將我倆治安拘留,讓我們喝生水,基本不給飯吃,半月後又轉為刑事拘留,每天被強行幹10多小時的活,睡覺也要在監室值勤。一個月後,惡警看到我倆不妥協,無招可使,便瞞著我騙去家屬2500元,才放人。到家後,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廠領導哄騙我的妹妹做我的工作,要我上班。當時是國慶節,別人都公休,卻不讓我休,騙我說要我把拘留期間的工作日補一補。

就在10月11日這一天,我正在工作,突然廠保衛科一行多人,由車間副主任帶領,圍住我說書記有令要我去「轉化轉化」。我堅定地正告所有在場的人說:我本來是修真、善、忍做好人,你們要把我往哪「轉化」呀,你們不要再迫害我了,我覺得應該轉化的是你們。在僵持了10多分鐘的情況下,保衛科一幹事用手機把保衛科長叫來,開始動武。10多人挾持我從三樓到樓下,一輛紅色麵包車已經在樓下等著了,車上坐著廠領導、二保衛人員、二車間同事。我一看就跑,他們七、八個大男人往車上拖我都累得滿頭大汗,大約半小時後,他們把我穿的衣服扣子都撕掉了,圍觀同事100多人在場。上車後,我被綁架到了省610洗腦學校,接著又拉著我到勞教所醫院查體,並強行抽血做各種檢查。完畢後,要我上車,我不從。因二個保衛人員動不了我,廠領導就唆使該醫院二個警察幫忙,一人抓著我的頭髮往車上撞,另一個用腳踹我的臉、鼻子,流了很多血,並猛踩我的胸部。到洗腦學校後,我不下車,該校一領導冷笑著對我說:「進來了就由不得你了,必須『轉化』。」 他們把我安排在樓底一套間裏間住,裏邊一人看著我,外邊一人看著我,窗外二個女警察監視著我,完全失去了自由,並扣我的工資供監視我的同事吃高檔自助餐。第二天,我就被帶到勞教所(該所非法拘押著多名法輪功學員)強行洗腦。把我分在一個班裏,由十幾個在強行折磨下被所謂「轉化」了的人,不間斷的胡言亂語,想說服我放棄修煉。

我看到這些昔日的學員被殘酷迫害後內心的痛苦和長期失去自由的無奈,我看到她們內心深處未曾泯滅的良知還在,我便用大法的法理反過來喚醒她們的正念。僅三天就有人告訴我,她們是被逼迫去「轉化」別人,有指標,要不就長期關押。邪惡之徒給我十二天的時間,要不就勞教。我心裏牢記師父的教導,用堅定的正念,破除邪惡對我的迫害。我用智慧對勞教所惡警說:「你們突然把我抓來,我要求回去換內衣。」回去後,當晚正好是週六,我利用他們人鬆懈的一面,在下半夜三點左右,先發正念清除內外空間場的邪惡,並請師父加持,用神通把鐵窗櫺扒彎,爬出去跳牆(約5.5米高)並在牆上爬行50多米闖出了魔窟,從此流離失所至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