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在絕境中闖出來,就是依靠對大法的堅定和對師父的正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4日】本文中的大法弟子因2000年進京上訪被惡警綁架,後被當地看守所非法關押,其間,遭到惡警及被唆使犯人的毒打,在這裏,他親眼目睹了一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之後,被挾持到達某市戒毒所和教養院非法關押,受酷刑,並遭毒打。因為這名大法弟子非常堅定,後被轉入勞教大隊採石場遭殘酷折磨。這名大法弟子以絕食抗議方式自始至終不配合邪惡,堅定信仰。
* * * * * * *

我於1998年7月份有緣得法修煉。修煉正好一年,就是1999年「7.20」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政治流氓集團,開始對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全面打壓,利用宣傳媒體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大法、大法創始人李老師及大法弟子進行造謠、污衊、栽贓、陷害、歪曲事實、惡意誹謗。為了給法輪大法和我們的師父說句公道話,我和本地區大法弟子一行四人於2000年春節(正月初五)到北京上訪。向政府反映我們修煉人的真實情況,正月初六早晨,我們到了北京之後,經過打聽知道國務院信訪辦所在地,並得知,信訪辦是正月初八上班。這時,我們遇到全國各地許多大法弟子進京上訪的。大家商量,上訪的大法弟子聯名寫一封澄清事實的信給信訪辦。我們就來到天安門廣場,不長時間來了一輛警車,從車上下來幾個警察問我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們說是!他們不由分說,個個如狼似虎的把我們推上警車。上車後警察們得意地說:「抓一個能給兩千元,這次收穫可不小。」然後,把我們轉交給各地區駐京辦的警察,遣送回本地。我們同車被綁架的共八個大法弟子,五個女的,三個男的。

2000年春節,我市進京上訪的共有二十多人被綁架,其他人是不同時間被遣返的。正月十六日,獄警說:「上面有指示(實質是「610」犯罪組織的指令),要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軍訓』。」(其實是對大法弟子的殘酷折磨)

上午七點左右,獄警把監倉打開,幾個武警押著我們,這時監獄走廊兩旁站滿了武警,每個人手裏都拿著電棍、壓條(是一種塑料製作的一寸方楞子,有彈性、抽到身體上就兩道血口子),惡警們把我們二十多名大法弟子帶到監獄陰面沒有陽光處,在零下二十多度刺骨的寒風中,不准穿棉衣和棉鞋,只准穿拖鞋,而且牆根底下到處都是大小便結成的冰,就在這樣的地方,惡警們逼迫我們不戴手套在冰上做俯臥撐,有的同修因用衣袖裹住手,而被惡警們毒打,惡警用腳踩住我們的雙手,我們沒有力氣做時,惡警們就用電棍電頭、脖子和麵部,用腳踹大法弟子頭和臉,一個大法弟子被打得臉流遍血。就這樣折磨我們兩個多小時,我們許多大法弟子的雙手掌都凍起鵝蛋大的水泡,然後又把我們大法弟子弄到犯人放風的地方,逼迫我們蹲著馬步走圈,如有走慢或走不動了,惡警們就用電棍、壓條、拳腳相加,壓條不知打斷了多少根!特別是看守所監管大隊大隊長孫XX,還有一個武警隊長,哪個大法弟子走不動,就由四五個惡警按倒大法弟子用腳踩著身體用電棍電、壓條打。把一個大法弟子打得昏死過去還打。惡警隊長和武警隊長打哪個大法弟子,其它四五個惡警就一起上,打哪個大法弟子,同時問煉不煉,說煉就繼續打。

一位大法弟子雙手和腳被銬在鐵欄門上打,最後被抬到監倉,趴在床上吐黑血水。就這樣慘無人道的折磨三天一夜,我們全身沒有一點好色,都是烏、青、紫色。第三天大隊長孫××和武警隊長還有幾個獄警到我所在的監房,問我還煉不煉功,我說:「大法這麼好,能使修煉者達到身心健康,我怎麼能不煉呢!」這時,武警隊長飛起一腳踢在我的臉上,頓時我的口鼻直流血,他和幾個獄警轉身走了,然後孫××揪住我頭髮往牆上磕,把我的衣服擼下一看,我全身烏、青、腫沒有一點好地方,他怕擔責任,沒有說甚麼,轉身出監房。這次惡毒的迫害,使我們許多大法弟子的雙手掌全都脫皮,多數手指甲都掉了,沒掉指甲的很長時間麻木沒有知覺。這次進京上訪每人被非法罰款五千元。

2000年7月17日,我正在家建房,就被派出所惡警非法綁架,劫持到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在一個叫「魔鬼號」的監房裏,這個號的刑事犯人個個心狠手辣,再加上受惡警的唆使,他們更是魔性大發,肆無忌憚的折磨我。全號十幾個犯人,每天晚上輪番值班看著我,不讓我睡覺,變著花樣折磨我。白天幹活,犯人每天三至五遍毒打我,這樣的折磨足足半個月啊!我當時真有點難以忍受,就在我最難忍的時刻,我想起師父講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這八個大字在心中出現,我立刻就覺得全身高大,力量無窮,我想這點難算甚麼,怕折磨的心放下了,他們再沒有折磨我,以後又給我轉了號了,我體驗到了心一放下,環境立即就轉變。

大概是在7月23日,獄警要給我們大法弟子非法照相,這時,我遇到一位大法弟子60歲左右,我認識他,7.20以前還是個點的輔導員。可是那天被惡警們和犯人打的頭和臉腫的都變形了,眼睛腫的成一條縫,我幾乎都認不出他,他聲音沙啞,語氣無力的對照相的獄警說:「你們不給我飯吃,也不給水喝,我想找你們領導談一談。」就在當天晚前半夜,他因傷勢太重呻吟,犯人睡不著覺,叫獄醫給治,獄醫說:「吼甚麼?他死不了。」半夜約二三點左右,聽犯人喊:「煉法輪功的老頭死了。」獄警說:「把他抬出來。」一個健康人就是因為不放棄信仰真、善、忍,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爪牙活活打死,也是我們市第一個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

他是1996年春得法的,在修煉大法之前,有多種疾病纏身,特別是糖尿病綜合症,久治不癒,提前病退,經多方治療和煉其它氣功,真是錢沒少花、罪沒少遭,可是病情仍不見好轉。通過修煉大法以後不長時間,以前所有的疾病全都好了,綜合身體檢查一切正常。他正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功效,為了這麼好的大法能叫更多的人修煉,都能在大法中受益,幾年來,他省下來的錢請大法書《轉法輪》,多次步行六十多公里到農村去洪法,他說走多遠也不覺得累,越走腳步越輕。可是就是這麼好的大法,卻遭到江XX那個人權惡棍的殘酷打壓。2000年6月末,他和我們當地十幾名大法弟子,懷著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的心,依然進京上訪反映真實情況,卻遭到非法抓捕。

當時看守所非法關押的七十多名大法弟子得知他被打死的消息後,我們集體絕食四天,提出四點要求:第一、必須立即停止對大法、我們師父的誹謗和誣陷;第二、必須無條件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所有大法弟子;第三、必須允許大法書籍出版發行,給大法弟子一個學法和煉功的寬鬆環境;第四、必須立即交出打死法輪功學員的兇手並繩之以法。惡警們非常驚慌,並允許大法弟子在看守所裏學法煉功,有的獄警承諾以後再也不打大法弟子了。這時,市公安局副局長(「610」非法組織頭目)鄭××也到監獄勸我們吃飯,我們說:「四條要不答應,我們大法弟子繼續絕食抗議到底。」惡人非常害怕,於7月28日早晨五點,在沒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由多輛警車押送,分別把我們十八名女大法弟子送到勞教所,其餘六十多名大法弟子被送往某市戒毒所洗腦班。

我被非法關押五個月後,於2000年12月20日,暴徒們把我、另一位大法弟子還有六個女大法弟子的一起送到市教養院。我在五大隊新收班被非法關了一個月,這裏非法關押了男大法弟子五十多名,後來又給法輪功學員編在一個中隊,中隊有三個隊長,一個隊長姓邢,兩個副隊長。在2001年元宵節那天上午八點左右,有兩個中隊長告訴我們學習,然後他們就拿出報紙念,內容全是歪曲事實的謊言和攻擊大法與誹謗師父的話。這是我立即站起來制止他們,不要誣蔑和誹謗大法!他們就以我擾亂課堂為名,把我拖出去,有個很惡的叫張X,問我你怎麼了?我說:「你們念的報紙全是無中生有誹謗我們師父的謊言。」他沒有話說,然後罰我在外面站半個小時後,叫我進他們那屋裏去,我進屋一看有三個隊長,然後張拿起電棍電我的嘴唇,其他隊長也拿電棍電我,折磨我一上午,中午給我關進小號裏,午後又來了五六個隊長(從沒見過),叫看小號的犯人把小號門打開,把我押到另一個屋裏,他們瘋狂的將我按倒,把我的手反銬上,然後用腳踩我的頭和腿,五六根電棍同時電擊我有兩個多小時,我的臉被他們用腳踩和電棍打的滿臉是血和青腫。

第二天上午,隊長把我從小號裏弄到他們屋裏,對我說:「昨天你擾亂課堂,向我們認個錯。」我平和地告訴他們說:「我沒有錯,而真正錯了是對大法和我們師父的誹謗以及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在這場對好人的邪惡迫害中,你們要清醒、理智的辨是非,不能受謊言宣傳所欺騙和矇蔽,要記住善惡有報是天理的因果關係。」那兩中隊長聽完我說的話,臉也紅了,誰也沒說話。過一段時間,他們對我說:「你認個錯吧,我就把你從小號裏放出來。」我心想你們妄想!我是為了證實大法,維護大法才被你們非法綁架來的。站在常人角度,好像認個錯給他們一個台階下。我如果認錯,為了從小號出來享受安逸,那不等於配合了邪惡破壞大法了嗎?不就等於邪惡造假報紙,迫害大法誹謗師父,我認同是真的,而我們是錯的嗎?看表面為一句話好像挺簡單,其實不那麼簡單哪,一句話就已經決定,你是在維護大法、證實大法,還是破壞大法了。我當時就果斷的對他們說:「我沒有錯!你們讀報紙的內容全是造謠、污衊、栽贓、誹謗大法和我師父。」這時大隊長刑XX來了,他問我:「你有沒有錯?」我仍然斬釘截鐵地說:「我沒有錯!」然後刑告訴一個隊長,去多拿幾根電棍再叫幾個隊長來,不一會工夫電棍拿來,還來了幾個隊長,再加上屋裏有八九個隊長,他們把我手反銬上,按在地上壓住我的同時用電棍電擊我,最後電我的電棍都沒有電了,刑才停下,他說:「你贏了。」意思是電棍電我不好使,然後就用手打我臉,當時我的臉全是血,這樣折磨我一上午之後,又給我關進小號,小號裏的折磨更是慘無人道,從早晨五點開始,就叫我抱腿坐,直到晚上十點左右,天天如此四十天啊!這時,我臀部都坐出水泡了,疼痛難忍……就在我在小號被非法關押期間,2001年3月19日,酷刑強迫轉化開始了,從瀋陽馬三家傳來許多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毒辣方法,教養院的男女大法弟子只要說煉,每個人都要遭到七八根電棍電擊,直到沒電為止。從2001年3月19日開始,凡是送往教養院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到以上的酷刑迫害。我被非法關押四十天後,又把我轉進嚴管班,從到嚴管班我就坐小板凳(凳面寬8釐米高是18釐米),從早坐到晚,我的臀部都坐爛化膿了,「3.19」瘋狂迫害強迫轉化期間,教養院迫害致死三名大法弟子。

2001年8月9日,我從嚴管班被轉送到某縣最黑暗的勞教大隊採石場,我們同去的是二十名非常堅定的男學員,到那裏以後,惡警和犯人整天研究,怎麼變著花樣折磨和迫害我們。我們大法弟子就絕食抗議,惡警們把我們同去的八人送到某鎮磚場二大隊嚴管班,這時,一名大法弟子絕食四十六天抗議,另一名大法弟子晝夜戴銬子四十三天,我們在那吃的是雞飼料。那麼大的關山,還把我們十二名大法弟子分別分在兩個中隊,每個中隊六個人,每個大法弟子有兩個犯人包夾,邪惡勢力非常害怕我們大法弟子形成一個整體的力量,所以他們不擇手段的想分散我們、孤立我們。我們同修互相說一句話,他們都非常驚恐、害怕。包夾大法弟子的犯人在惡警的授意下,經常慘無人道的折磨大法弟子,還說是政府叫幹的。我們學員就絕食抗議,有一次一位大法弟子被犯人毒打之後,去找大隊長田某反映情況,田不但不處理打人兇手,反而把這位大法弟子關進小號和另一位隊長用十五萬伏高壓電棍電擊他的頭部,長達四個多小時,事後這位弟子在小號裏總感覺頭昏。這時,我絕食抗議,教養院院長高X把我當成帶頭的,說就拿我開刀,把我關進小號裏,同時叫張獄醫(也是隊長)給我灌食,張獄醫找了幾個犯人到小號,把我的雙手反銬在鐵椅子上,兩個犯人按著我的頭,另一個犯人拿筷子雙手用力撬我的牙縫,我的嘴角往外流著血,然後用膠管從鼻孔插到胃裏,用高鹽水和粗麵往裏灌,我的鼻孔也被插破,往外淌血,因為膠管粗,灌的又急,嗆地我直流眼淚,真是非常難受啊。灌完食後,他們又把我的雙手反背銬在牆上的鐵環裏,晝夜只能背靠牆坐著,過了三四天後的一個下午,院長高×叫管小號的於隊長,把小號門打開把我弄到屋裏,一個隊長把我手反銬上,用繩子把我的兩條腿捆起來,然後高×拿個凳子坐在我身前,拿一個高壓電棍,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那麼粗大,我看比十五萬伏要大得多,然後就電擊我的頭,邊電邊說:「你們不是能上網嗎?我就不怕你們告。」就這樣折磨了半下午,那天在場的有院裏的書記王某、科長宋某、小號隊長於某、還有另外兩個隊長。我在小號關了二十八天,臨放頭兩天書記王某和隊長田某又去用電棍電擊我,這時一位姓尹大法弟子遭到嚴重迫害,還有一位王姓大法弟子耳朵被打破,縫了五針,我看惡警們太邪惡了,我再一次提出抗議。在2002年9月6日,惡警把我送進嚴管班,叫三個犯人監視著我。9月8日,那天科長宋某安排犯人念誹謗大法的書給我聽,我說:「我不聽,你們不要念了。」這時,三四個犯人一起來打我,並告訴我這是政府叫我們打你的,聽就沒事,不聽就打。然後我去找科長宋某證實,是不是他指使的。見到他後,我就問他:「是你告訴犯人打我嗎?」他不回答我的問題,他以為我是求他,然後我說:「我不是想乞求甚麼,我只想證實一下是不是你叫他們幹的就完事了。」他還是不說話,看來大法弟子真正能放下一切執著,去面對迫害時,邪惡是驚恐、害怕的。僵持一段時間,我轉身回去了,就這樣每天被打四五次,少則也是二三次,整整折磨我三天。在9月11日,他們又把我關進小號,白天一個犯人看著,折磨我,晚上兩個犯人折磨我,管小號那個隊長於某也經常去折磨我,我在小號又絕食抗議,張獄醫以灌食為名用邪惡手段來迫害我,我不向他們妥協,繼續絕食,抗議惡警對我們的邪惡迫害,這時小號於隊長叫犯人把我的衣服全部扒光只穿一條褲頭,把門打開凍我,一直凍到晚十二點鐘,大家知道北方九月末已經是寒氣襲人了,就這樣凍我七天七夜,還不讓我睡覺。看我那兩個犯人告訴我,是陳叫他們幹的,邪惡對我所有的酷刑都用上了,看我還是不放棄信仰真、善、忍,並堅定的在維護大法和證實大法,那個獄醫張大隊和管小號的於隊長更加窮凶極惡,張大隊拿著高壓電棍來電我,看我一聲不吭,於隊長說:「我就不信他那麼抗電」。他接過電棍繼續電我,我還是一聲不吭,然後張獄醫害怕了,量我血壓一看,他們再也不敢灌食了。

就這樣在2002年9月28日,又把我送到嚴管二大隊繼續迫害,從來到這裏,就被晝夜戴銬子,一直到2003年1月16日期滿釋放為止才摘銬子。回想這三年多來,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及其幫兇,對我的邪惡迫害其手段卑鄙、毒辣、慘絕人寰,真是邪惡至極啊!

以上所述只是冰山一角,細節過程真是罄竹難書啊!三年多邪惡對我殘酷的迫害,我能在九死一生中闖出來,最關鍵的一條,就是對大法的堅定和對師父的正信。師父說:「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體驗到,只要我的正念很足,邪惡就是一個紙老虎,甚麼也不是。

從1999年7.20至今,江氏政治流氓集團,人權惡棍所發動了這場史無前例的對好人的鎮壓,使無數人因堅持信仰「真、善、忍」的大法修煉者受到殘酷迫害,有多少修煉者因為不放棄信仰「真、善、忍」而被迫害致死。有多少大法修煉者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精神病院、洗腦班,有多少大法弟子被迫背井離鄉、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又有多少修煉者被非法開除公職、開除學籍無法計數!為甚麼?就是因為按著「真、善、忍」宇宙大法去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就被江氏那個政治流氓剝奪了公民的生存權利。我們強烈呼籲國際法庭和國際人權機構,能為我們所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討回公道,並儘快將江澤民這個罪魁禍首繩之以法,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我們師父的清白,還大法弟子的清白。

我呼籲全世界所有正義善良的人們,共同制止在中國所發生的這場浩劫,讓邪惡之徒受到應有的懲罰,使善良正義永存人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