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蘆島市交警大法弟子被關入精神病醫院摧殘三個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9日】我是一名普通的法輪功修煉者,32歲。95年通過國家公務員考試成為一名警察,96年4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小時候,作為教師的父母,特別關注我的學習成績,可偏偏事與願違,所以經常遭到父母的責備,自尊心受到很大傷害。由於相互間的不理解,我與父母的隔閡越來越深,積怨成堆,逆反心理使我越加任性,玩鬧成性,成績下滑,更遭父母斥責,我的童年在憂鬱和喝斥中度過,毫無快樂可言。

工作後,雖然不愁吃穿,但我與父母的矛盾有增無減,見面不是他們看我不順眼,就是我故意頂撞他們。心裏的不愉快導致我年紀輕輕體弱多病,頭痛、感冒成了家常便飯,後來又添風濕病,整天腰酸腿痛,苦不堪言。95年經考核當上交警後,冬天即使穿很厚的棉衣,在外面站不到20分鐘,腿肩就痛疼難忍,不得已在年前請近一個月病假度過最冷的時光,生活中沒有陽光,簡直不知今後漫長的日子如何打發。

就在我身心極度不健康之時,96年4月份喜得大法。當時我一口氣讀完《轉法輪》,一直困擾著我的迷茫一掃而光,終於弄懂了人為甚麼活著,活著為甚麼有那麼多的痛苦,痛苦又是怎樣造成的,人生的目的是甚麼。我的人生觀都發生了改變,天地也變新了,我身上所有的不適在不知不覺中不翼而飛,感到身輕體健,心情愉快,慢慢也能理解父母了,家庭中充滿了歡聲笑語,父母的斥責變成了誇獎。即使在凜冽的風雪中僅穿毛衣毛褲站崗執勤也不會腰酸腿疼,法輪功使我身心受益,家庭和睦。生活中按著「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沒有抽煙喝酒等壞習慣。工作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不收禮品,對工作負責,我對今後的生活充滿了信心和希望。

然而,萬萬沒想到,江羅政治流氓集團開始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我僅僅為了按「真、善、忍」作一個好人,說了幾句心裏話,卻遭到了非人的折磨。

99年4.25以後,我多次被市公安局長楊中舟等找去談話,強迫我放棄修煉法輪功,還說是上級指示,否則開除。

99年7月19日,我充滿著對政府的希望和信任,依法進京上訪,只是想向政府反映我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的真實情況,哪曾想上訪辦變成了拘捕房,我被北京公安綁架,當晚送至錦州,21日被葫蘆島公安局非法行政拘留7天。

99年7月26日,市公安局脅迫家人把我強行送進錦州市康寧醫院(精神病醫院),住5號病房,當天下午1點鐘,在未經任何詢問和診斷情況下,由副主任王智等五、六個人強行將我摁倒在地床上,野蠻地注射治療精神病藥物。藥力發作,我昏睡過去,直到吃晚飯才被護士叫醒,飯後讓我服藥,我拒服。王智威脅道:「你若不吃就給你下鼻飼,強制你吃。」這樣我被他們強行綁在床上,從鼻處插一根胃管,鼻子、喉嚨疼痛難忍,眼淚不住地流,那個滋味真是難受極了,注射大量破壞神經的精神藥物,又使我昏睡過去。第二天,我渾身無力、流口水,幾十步遠的廁所對我是那樣漫長,每天昏睡,不叫不醒,本來修煉大法後健康的身體竟被折磨成這樣。儘管如此,我頭腦清醒,始終明白自己是大法修煉者。主任馬東方和王智趁機想從我口中得到他們想要的,我說:「法輪功好,大法已溶入了我的思想中、血液裏,現在我被你們弄得沒有一點力氣,但你們永遠也改變不了我的思想。」馬東方非常生氣地說:「今天不談了,以後再找你。」他們時不時派人來威脅恐嚇一番。十幾天後,我全身肌肉開始僵直,硬邦邦的,走起路來像木偶,渾身疼痛無比,度日如年,整整煎熬3個月之久。

99年10月30日左右,市政法委陳丕志找我談話。「煉不煉?」「煉。法輪功講『真、善、忍』,大法好。」僅僅因為我說了幾句真話,又被強行關入葫蘆島市行政拘留所,非法關押7天。

99年11月5日,我接到市公安局督察部通知,我被開除公職,理由僅僅是:「修煉法輪功,屢教不改。」

2000年7月4日,當地派出所在無任何事實根據情況下,僅僅怕我進京上訪而以「擾亂公共秩序」的莫須有罪名將我非法拘留30天。

在眾多大法弟子無辜被抓慘遭迫害,在申訴無門,上訪無路的情況下,2000年12月我毅然走上了天安門,喊出了我的真心話:「法輪大法好」,想讓被惡毒謊言矇蔽的善良人們聽到我的心聲,卻被非法關押到石景山看守所。我拒絕惡警對我一切無理的要求,惡警唆使十幾個犯人輪番折磨我。當時是零下十幾度,它們殘忍地扒光我的衣服在刺骨的水龍頭下足足沖了我近1個小時,一犯人問我法輪功好不好?「好!」話音剛落,我的腰部被狠命踹了一腳,眼前一黑,差點失去知覺,隨後犯人一擁而上,我成了它們腳下的皮球。僅在此看守所一宿,就被它們變花樣折磨四通。致使我雙耳膜穿孔,渾身多處青紫色,腰部嚴重受傷,當時無法正常行走。

2001年1月3日,我被所在地派出所接回,直接關到拘留所非法拘留1個月。想讓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的陰謀破產後,它們氣急敗壞將我非法判3年勞教,關押在葫蘆島市教養院。

在勞教所,對於和我一樣的不放棄信仰的大法弟子,惡警強迫我們幹各種力工活,強制洗腦,並兼有威脅、恐嚇,稍有不順,就被拖出去施電刑、毒打,各種折磨的殘暴行徑令人髮指。

2001年11月末的一個晚上,邪惡們又動用防暴警察來迫害我們這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善良的大法弟子,一個一個從屋裏硬拖拉出去殘暴的毒打,慘不忍睹。

我作為一名普通法輪功修煉人,僅僅說了幾句心裏話,為了按「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就被這樣殘酷迫害。還有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正在邪惡的看守所、勞教所、監獄各種洗腦班遭受著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和痛苦煎熬,可他們仍以各種和平方式不厭其煩地告訴身邊人也包括迫害他們的人:「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千萬別反對大法。他們不圖名利,不需任何回報,只希望聽到和看到大法真相的人們在當前亂世中對大法心存正念,真的為自己的生命選擇一個美好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