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蘆島市教養院的迫害無法動搖我堅定的正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3日】我1996年修煉以來身心受益,身體健康了,思想境界提高了,道德高尚了。大法使我戒煙、戒酒,使我明是非知善惡。我修煉後一些人陸續到我家來學功,後來在我家逐漸形成了煉功點。

1999年7月20日後江集團迫害法輪功開始了,所有媒體都開動了,當局出動了大量的警察進行迫害,大有天塌之勢。我很不理解這種做法,就給總理寫了一封信,反映我這幾年來通過大法修煉身心受益的情況和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可是5天後魔難就降臨到我的身上。10月5日那天傍晚,忽然有人告訴我派出所要抓我,叫我躲一躲,我拒絕了。幾年來我沒做過一件虧心事,警察也不能不講理,可是沒想到政府也會被利用來耍流氓。6日晚我被綁架到拘留所。當時我問警察王英憑甚麼拘留我?可是一個「人民警察」卻說出「沒有必要告訴你」這種無理的話。當我被綁架到拘留所的時候那裏已經有很多大法弟子了,我看見許多女大法弟子被罰站,有白髮老人,有中年婦女,已經站滿了5個號。我被關進了6號房。幾天後我們絕食絕水抵制迫害,要求無條件釋放,兩天後我們遭到毒打,一個惡警打我幾十狼牙棒。我被拘留30天。

1999年10月31日晚6時左右我被送到葫蘆島市教養院勞教3年。在教養院我們每天坐在走廊的凳子上,很冷,精神壓力非常大,上廁所成了我們唯一的自由。2000年的一天,我被帶到隊長辦公室,楊大隊長逼我放棄修煉,並恐嚇我,我不為其所動。他惱羞成怒搧了我好幾個耳光,最後一拳把我打倒在床上,我的胸部疼了好幾天。之後我們整天被罰站。

2000年7月20日,惡警劉佳文脅迫我的家人給我洗腦不成,就拿電棍電我,之後把我送進嚴管班,在那裏所有的學員都被強迫整天坐在水泥地上。

2000年11月的一天,惡警劉海厚在教室裏當著所有學員的面把我反銬帶走酷刑折磨,當時王勝利、張福勝等惡警把我圍成一圈,都手拿電棍連打帶電,連續折磨我兩天,之後把我送到一樓一個空屋子裏,罰我坐在和睡在水泥地上一個星期。

2001年9月,我與四名同修被送到一大隊做苦役。我不接受奴役,惡警劉海厚指使犯人當場給我一頓嘴巴,並撿起一根皮帶在我後背猛抽好幾下。

2001年末,我拒絕接受洗腦,惡警劉國華、王勝利、張福勝等再一次用電棍連打帶電,並拳腳相加,同時被折磨的還有幾個同修。

這些只是我身體上承受的一點兒,3年來對我的迫害遠不止這些,那些殘酷的迫害很多是語言無法描述的。可是邪惡並沒有摧毀我的意志,反而使我更加堅信不移,更加珍惜這宇宙大法。

2002年3月,遼寧錦州太和區二中教師徐清芳因給學生講真相被舉報,公安到學校抓捕她,她乘機走脫,被迫流亡。5月,她進京和平請願被綁架回當地,關押在錦州市第一看守所。徐清芳現在身體極其虛弱,走路需要人攙扶,大小便需要用人架著。有消息說徐已經被非法秘密判刑5年,徐清芳正在上訴。

十六大期間,遼寧錦州太和公安分局定名額瘋狂綁架大法弟子。11月2日,為抓捕錦州女兒河紡織廠大法弟子竇蘭英,紡織廠保衛處、女兒河派出所、太和分局惡徒到葫蘆島市南票區竇蘭英的母親家抓她。

近日,遼寧錦州太和區法院欲把大法弟子何濤、鄭豔梅、張麗梅非法判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